您所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魅力兴安 > 兴安板路 >

造福后代 功传千秋

 2013-04-16 15:15:09  浏览:

引子

录像镜头一:屋顶,被白蚁蛀蚀的檩条,竹竿轻轻捅去,片片朽木残屑掉在堆放半尺多高作业本的桌面上。

录像镜头二:泥墙裂缝纵横,檐下污泥浊水,水蚊和苍蝇在水面上飞来窜去。几个学生从破门洞里钻出钻进,嬉戏打闹。

录像镜头三:黑板油漆斑驳,像古装戏中的花脸。课桌凹凸不平,没有屉板,书包吊在桌脚上,摇来晃去荡秋千……

这是1988年抢修中小学危房工作中,县教委拍摄的录像片镜头。当时,全县中小学校舍的危房率为10%。如果按每个学生占有4平方米校舍计算,全县每l 0个学生中就有1个学生处在危房下读书,心身健康直至生命受到严重威胁!然而,按照当时国家能够拨出用于改造校舍的经费额计算,要完成全县危房的改造任务,至少需要40年以上。

我们的教育落后了,形成了低素质的人口区。在现代科技知识日新月异的今天,我们还能再等40年吗?40年后,世界将成为怎样的高科技时代了呢?40年,我们等得起吗?

经济建设设呼唤人才,人才渴望教育培养。抢修危房,改善办学条件,再不能等待了!

推波助浪的一着棋

1988年7月的一天,—辆小车载着县教委主任周耀群,在兴安通往界首的公路上奔驰。上午的太阳还不十分灼热,但此刻周耀群却全身热乎乎的了。他跑了全县12个乡镇的大部分学校,带着仆仆风尘,又一次来至界首镇。

作为主管学校建设的周耀群,他对全县校舍状况可说是了如指掌,湘离龙禾小学教室残破的门窗,邓家学校聚积在教室边的浊水,漠川庄子学校鸽笼似的寝室,高尚乡江东屋顶千疮百孔的校舍……,一幅幅、一幕幕飘浮在他眼前,使之心如刀绞。现在,各级领导者不再是只喊口号,而是真抓实干办教育了。群众在党的政策的感召下,潜流在他们身上的助学兴学热情进发出来了。为此,他激动、感奋,全身热血奔涌。经过几个不眠的晚上,一个方案在他胸中构成了:树好界首这个典型,以点带面,推动全面。

还是1986年的时候,界首石门村公所就靠国家拨一点、群众捐一点、勤工俭学集一点的“三个一点”,修起了全县村级学校第一栋钢混结构的教学楼,树起了一面旗帜。抢危工作一开始,这个镇就闻风而动,全面铺开了。周耀群相信,界首一定能带出个好头。

生长在浸染着红军鲜血土地上的界首人民,他们挥汗奋战4个月,终于在全县率先完成抢危任务。突出的成绩,引起了县委、县政府主要领导的高度重视,县里在这里召开了抢修中小学危房现场会。此后,一场轰轰烈烈的抢修中小学危房的大会战,在全县掀起了高潮。

一双双指尖渗血的手

在抢修危房、改善办学条件的热潮,全县教师如同在讲坛上耕耘一样,无私地奉献了他们的力量。他们爱生如子,多年来在低矮破旧的教室里上课,曾多少次发出“救救孩子吧”的呼吁。他们在殚精竭虑的教学生涯中,多少人在梦中都为学生坐在危房下读书担惊受怕。置身在抢修危房的热潮中,老师们的热血比任何人都沸腾了。

1988年暑假,天气干燥异常,仿佛一根火柴就能把空气点燃。正是在这炎热季节里,界首镇抢修危房进入了高潮。

界首镇小学的13位老师,在校长赵顺燕的带领下,自己动手,维修校舍。他们那很少挑百斤重担的双肩,硬是一担一担挑走了200立方泥土和沙石,把个操场整得一马平川。他们又操起建筑工人的行当,买来石灰、河沙、化灰、拌沙、搅浆、砌沟、刷墙、补漏,还精制了几百块水泥瓦头。白天累了一天,晚上躺在床上,全身骨节没有一处不痛,疲倦袭来,在朦朦胧中睡去,身子象腾云驾雾,痛感总在牵扯着神经末梢,把劳累一天的老师拽入似我非我的梦境之中……特别是他们拿惯粉笔的手指,在碱性极浓的石灰水的咬蚀中,先是皱皮、疹白,后来就露出疹癍状的红点——被石灰水咬出的伤痕。出血的指尖不小心触在硬物上,立刻传出抽心的痛来。但把1斤多重的水泥瓦头搬上屋檐,又一块一块装好,怎么能小心得不碰着指尖呢?于是就常常从劳动中传出怕冷似地"咝咝”吸气声,也常常因此而传出阵阵爽朗的笑声来。

必须提到的是,这14个人,除了校长赵顺燕,其余的全都是女性!

一只红包和=百五十斤石沙

“再穷也不能苦我们孩子”,人民群众蕴藏着巨大的集资兴学热情。这热情一旦被点燃,就会释放出无穷的光环。

1988年8月,一个平平常常的日子。华江乡升坪村五保老人宋志礼,天不亮就起床了。屋里很黑,他对着火塘燃烧着的柴禾的亮光,认认真真地把自己打扮了一番:脚上穿着政府发给他舍不得穿的解放鞋,身穿洗得干干净净的对襟布钮扣汗衫,又摸索着把胡子刮了一遍。等到刚能看得见屋外树影,他就上路朝学校走去。他家离学校15公里,他平时一年到头也没有出过这样的远门。毕竟年高体力差,走路“踩蚂蚁”,正是“秋剥皮”的天气,日近中午他走到学校时,全身汗流浃背。

顾不得坐一坐,他在改建校舍的工地找到了校长,从胸前口袋里摸出一个小红包,双手捧着递到校长面前:

“学校太破旧了,该修修了。我出不了力,这50元钱表表我的心意吧。”

校长不肯接钱:“您老的心意我们领了。这钱您得留着,您孤身一人生活不容易呀!”

五保老人生活十分艰难,这钱是他从口里一分一厘节省下来、积攒起来的。

性直的老人愠怒了,声音几乎是低吼:“嫌少?还是嫌我无儿无女的老头?”

校长只得眼含着热泪,双手颤抖着把小红包接了过来。他代表全校师生,深情地向老人鞠躬,声音有些哽咽地说:“谢谢您!谢谢您!”

五保老人捐资建校的事迹很快传开了,群众助学兴学热情掀起了高潮。

在崔家乡,傲传诵着这样一则故事:田兴村群众面对上级检查验收越来越逼近的日子,心急如焚,两间茅屋似的教室,虽经过多次修修补补,但总修不了风雨剥蚀的残年惨象,莫说外村人,就连本村人也不忍心看。校舍已不可能再维修了。为修建两间同样面积的平房教室,村民小组头头召开了几次会议,但一次次作出的集资方案又一次次被他们自己否决了。群众生活太苦了,有几户人家到外村去碾米的钱都困难。但不管日子再怎样过得紧,总不能再是整天提心吊胆地让孩子们在危房下读书了,村民小组干部根据实际情况,提出群众献工献料建校舍的主张,每个劳力捐献250斤石和250斤河沙。没几天功夫_,建校所需的石料和河沙都备齐了。坚韧的田兴村人,终于以其顽强、吃苦和不服输的劲头,如期完成了兴建学校的任务。

兴中有栋“状元楼”

1990年5月的一天,副县长秦立伟把粮食局、供电局、林业局等单位的主要领导召集在县政府小会议室开会,商讨为兴安中学建楼集资。

兴安中学这所有60年历史的老校,校舍还是很差。老师住房紧,青年老师结婚没有房子。学校连大礼堂也没有,召开全校师生大会,只好坐在露天操场。为筹资兴建兴安中学多功能大礼堂,在这次会议上,秦立伟开门见山地对与会者说:“今天请大家来,就是为兴安中学建大礼堂集资。”

他微笑而恳切的目光掠过在场每一个人的脸,讲述了“百年大计,教育为本”与振兴经济的关系,讲述社会办学的地位和作用……在会议上,各单位都表了态;

林业局捐3万元;
 
粮食局捐3万元……

各单位共捐了20多万元。加上个人捐资和财政拨款,筹集了60多万元。在全县各单位以及广大干部群众的大力支持下,经过一年多的施工,一座面积1300多平方米,集开会、体育、文娱为一室的多功能大礼堂,在兴安中学校园内拔地而起,她那雄姿、华丽、美观的现代建筑,列在全地区10所县重点中学大礼堂之首。

孩子们的天堂

常言道:一分耕耘一分收获。经过几个春秋挥洒汗水,凝聚了全县人民的热情和心血改变了办学条件的学校,如今处处是孩子们的天堂。在一次全县教育工作会议里,我随着与会者参观了护城和湘漓的几所学校。

汽车驶过县城刚刚竣工的二级公路,向护城村学校驶去。公路两旁,稻花飘香,果花斗艳,浓郁的芳香随风阵阵扑进车窗,沁人心脾。我眺望窗外,矗立在公路旁边的护城学校大门映入眼帘,校门上红旗迎风招展。汽车驶进学校,银灰色的大铁门徐徐张开,金色的“护城学校”几个大字,在黑色大理石的衬托下闪闪发光;大门顶棚下五只融盯呈棱形状分布,令人想起卡拉OK厅华丽的灯景。进入大门,二幢三层教学大楼和综合大楼雄踞在平坦的矮坡上,给人以雄伟、威严之势。这时,恰逢学生们的朗朗书声传来,令人生出大楼如鸣笛启航的巨轮的感想,她正载着朝气蓬勃的孩子们,驶向知识的海洋……

参观完护城学校,汽车又朝着董田学校驶去。

董田学校位于乳洞岩旁边。正是雨过天晴,远处峰峦还缭绕着几许如烟薄雾。在接天的群山脚下,董田学校建有三层的二瞳教学楼,被翠山碧峰一托,显出特有的英姿,特别是操坪中央那座巉岩壁立的假山,与楼影一起倒映在环绕假山的水池中,更显得情趣盎然。还有教学楼对面用几百个啤酒瓶作装饰绣起的儿童乐园,在阳光下熠熠生辉,最是赏心悦目。课间休息了,孩子们在儿童乐园荡秋千、坐滑梯,在楼前草坪中追逐、游戏,如彩蝶翩跹,乳燕呢喃,令人仿佛置身天上乐园、人间仙境……

现在,全县已建起129栋钢混结构的教学大楼,面积达121000多平方米,占校舍总面积35%。80%的学校修了校门、围墙,95%以上的学校绿化美化。无论你想到哪所学校走一走,都能欣赏到比较新颖的校园,令你赞叹、留连:啊,在兴安的乡村,最优美的地方是学校!最气派的楼房是学校!

并非是结尾

6年前,如果有人指着最破烂的房子,说:那就是学校。人们不会惊异。6年后的今天,有人指着挺立在乡村中间如鹤立鸡群的大楼,说:那就是学校。人们也不会惊异。因为,全县人人都知道,是大家用自己的双手,托起了教育的春天。

我国春秋时代有一位政治家管仲,有人问他考虑一年的生活怎么办?他说种谷;十年呢?他说种树;一辈子呢?他说树人。为了“树人”,全县人民付出了艰辛的劳动,他们为兴安教育事业的勃兴奠定了坚实的基业。我们可以想见,随着人们教育意识的不断增强,助学兴学定会开出更加绚丽的花朵,兴安的教育事业定会以巨人的姿态,昂首挺胸跨进新的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