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魅力兴安 > 兴安板路 >

义学古风传教化

 2013-04-16 15:16:45  浏览:

同治五年(1986),漠川始建“忠烈祠义学”,至民国15年(1926),忠烈祠义学改名为启明小学,也就是解放后漠川中学的前身。漠川义学的兴办,凝聚了陈克昌与陈秉彝祖孙二代人的斑斑心血。

陈克昌取程氏为妻,生二子玉麟、有裕。陈克昌喜得二子,将自己当年无法获取功名的心愿,全都放在两个儿子身上,他在家里设馆延师,教子习文。二子陈有裕,生得目清眉秀,读书过目不忘,五岁开蒙,到十二岁时,已读完《中庸》、《论语》,八股文章,也做得滴水不漏,花团锦绣。那教书的老先生也满口赞个不绝,常对陈克昌说:“此子聪慧,日后必中状元。”把陈克昌喜得口都合不扰来,只盼着陈有裕快快长大,金榜题名,光宗耀祖。不想一日陈有裕染有风寒,竟一病不起夭折而去。

陈克昌受此打击,悲伤欲绝,好久才恢复过来。于是他把对儿子的希望,全部寄托到本乡子弟的身上,他希望地方上能出几个人才,金榜题名,完成对陈有裕的心愿此时陈克昌已是富甲一方,家乡如有义举,他常常出重资相捐,“尤尊重读书人,师事师友,常加馈贻”。

陈玉彝领团练进攻灌阳会党,不幸中伏战死后,留下一个半岁的儿子秉彝。夜静人深之时,陈克昌常常抱着陈秉彝,带他走进忠烈祠,面对着陈玉麟的牌位,潸然泪下,如今,他所有的希望,只能寄托在孙子的身上了。

陈秉彝长到五岁,陈克昌在家开设私塾,同时,他将几个当年随陈玉麟战死的瑶族壮丁的遗孤也一起接来,陪伴陈秉彝读书。春去秋来,几经寒暑,陈秉彝渐渐长大。

同治五年,漠川举子文达尊高中状元,是自宋代开科以来,漠川考取进士第一个。陈克昌设下家宴,宴请文达尊。席间,文达尊说起家乡救生衣落后,感慨不已。此时,兴安早于宋代便开办有县学,康熙五十六年,知县任天宿又创办临源义学,乾隆年间,在溶江、车田、高田等地开办“瑶地义学”,由县府司库每年发给馆师俸银,免费召收当地瑶壮子弟入学。但漠川办学尚是空白。对于家乡教育落后,陈克昌也颇有感触,当下陈克昌决定,出资创办漠川义学,为家乡的教育振兴出一把力。

是年11月,陈克昌报请县府教谕署,请求在漠川开办义学。很快,教谕署复准开办。

陈克昌出资白银二千两,购买田产五十亩,以田租为义学膏火之资。义学定址在忠烈祠内,名“忠烈祠义学”。学生三十五人,均为本地贫穷人这及瑶人子弟。学生入义学,先学《三字经》、《百家姓》、《千字文》、《幼学琼林》,练习描红、蒙影、托手写字。稍大后读“四书”、“五经”,并涉及经、史、律、诰、礼仪,学作“制义”(八股文)。“忠烈祠义学”开办后,漠川学风大盛,学子勤奋,乡人赞颂,更有一些富绅纷纷出资助学。忠烈祠义学开办三年,就有数名学生考取生员,入县学学习。据县志载,同治十年,更有漠川瑶童一人,入泮县学。

陈克昌开办义学后,陈了达成自己培育陈秉彝的心愿外,并给漠川的教育带来极大的推动和发展。自同治五年(1986)后至光绪三十一年(1905)科举废除止,这39年间,漠川共考取进士五人,文举十八人,武举二人,另有贡生七人,此一成绩,与陈克昌创办的“忠烈祠义学”渊源极深。

陈克昌积极创办义学,造福乡里,其孙陈秉彝自入泮后更加努力,几年后以乡试第七名中举。光绪3年(1877)陈秉彝终于高中进士,让陈克昌的梦想成真。陈秉彝入仕后,先后在海南、贵州等地为官,颇有政绩。光绪13年,陈秉彝任贵州通叛,其年大旱,安顺一带农村颗粒无收,当地官府无朝廷命令,积谷不放,百姓不忍坐毙,聚会抢谷。官府派兵镇压,抓获饥民数十人,按律应斩。陈秉彝不忍百姓受死,暗中在上奏文件中将“抢”改为“盗”,救了这些被押饥民。彼岸秉彝的义举在当地传为美淡,陈秉彝离任时,百姓相送三十余里(后陈秉彝官至四品)。陈秉彝生有七子,先后在忠烈祠义学学习,(其中二、五子分别考取举人,入仕后官至五品)。在陈克昌死后,陈秉彝退出仕途,回乡倾心义学,继承祖交遗志。他的四个儿子先后入仕,长子陈直方为五品衔福建补用盐大使;二子陈直效为国学六品衔布政司理问子直、陈直痒为云南试用知县,陈直明为云南检查厅厅长。光绪三十二年(1906年)清学部奏定《劝学所章程》,各县成立劝学所,区乡设劝学员,陈秉彝出任漠川乡劝学员,他引进新学,在义学中新设国文、算术、体操等课程,对学生灌输革新思想,首开漠川新学之风。

140年后,忠烈祠义学成为现在的漠川中学,现漠川中学内仍保留有建祠校碑三块。如今的漠川中学学风炽盛,人才辈出,近年来,在乡级中学考试中都保持着全县首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