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魅力兴安 > 兴安板路 >

执政为民者的心声

 2013-04-16 15:17:19  浏览:

宋孝宗乾道元年(公元1165年),历经坎坷的张孝祥被任命为广西静江(桂林)知府兼广南西路经略安抚使。他抱着为振兴国家、民族,为人民作一番事业的雄心,兴冲冲南下,在进入桂林外围屏障兴安严关时,先到关前的滑石驿休息,并到驿站旁的碧玉泉洗手,解渴。奔涌不息的泉水,激起了他的诗情,当即写下《入桂林歇滑石驿碧玉泉》绝句一首:

百折崎岖岭路头,一环清駃石间流。

须君尽洗南来眼,此去山川胜北州。

诗首句点明碧玉泉的位置与环境。次句写泉水流量大而奔涌的隋状。‘‘駃”音决(jue)是良马的意思,用来形容泉水奔流,颇具新意。三四句写他对南国山水的热爱,当时的桂林,虽已获“江作青罗带,山如碧玉簪”的称誉,但在人们心目中,仍是一片荒凉并使人生病的瘴雾丛生之地,所以后七年来桂林接任此职的范成大离家时,他的家人还哭着为他送行!可是此时的张孝祥心情颇好,他教那些对南方怀有偏见的人们,用此碧玉般的清泉洗尽眼中的污垢,正视这片明秀的土地,说它本来比北国的山川更美丽富饶啦(这里的“须君”是“君须”的倒装),这在当时,是难能可贵的。同时,他还填了一首《南歌子·过严关》词,这样写道:

路尽湘江水,人行瘴雾间,昏昏西北度严关。天外一簪初见,岭南山。北雁连书断,秋霜点鬓斑。此时休问几时还,准拟桂林佳处,过春残。

词头两句写严关的地理位置与环境,第三句写度严关时的雾霭蒙蒙,形似日暮黄昏,而并非指心情阴暗,上阕术二句写过严关后立刻就能看到南边那“如碧玉簪”美的桂林山岭。此处的“见”与“出现’’的“现”字同音同义,用一“初”字表现惊喜心情。上阕用瘴雾环境反衬玉簪山岭的美秀,实褒非贬,实扬非抑,是针对一般人对此“江南瘴疠地”的诠释。这里,作者笔下的南国山水是秀美可爱的。词下阕抒情,用的还是反衬手法。起始三句写当时的南国处境和形势:北国半壁江山沦陷金人之手,连那曾给汉使苏武传递书信的鸿雁都飞不来了;这让人添忧愁的伙霜,更催人易老,叫人双鬓长上白发。接着诗人却告慰朋友和亲人道:你们不要问我到这边远之地能几时回乡,我唯一的心愿是打算在秀美、温润的桂林这块好地方,度过美好的春日,想长久地干一番事业哩!词表达了作者壮志和忧民思想,与他平生其他诗词中流露的爱国情怀,豪放悲壮的格调完全一致。初读这首词,我们很容易被‘‘路尽”、“瘴雾”、“昏昏”等字眼所迷,没看到反衬的另一面,误以为作者此时的心情为悲凉,无奈,实际上并非如此。

张孝祥在桂林为官仅一年,但恪尽职守,为察民情,除弊端,兴农业做了许多好事,这可从他写的几首兴安诗中找到证据。他的《罗江驿》绝句中说:在六七月间,他就两次经过这里,可见他下乡观察之勤,大概也就是这一年的六月间吧,他在兴安灵渠上看到提水灌田的筒车,不由诗情奔涌,写下一首五律,并写了一则诗序:

过兴安县寄呈交代仲钦秋阁

前日出城,苗犹立稿。今日过兴安境上,田水灌输,郁然弥望,有秋可必。乃知贤者之政,神速如此,辄寄呈交代仲钦秋阁。

筒车无停轮,木枧着高格。

粳稌接新润,草木丐余泽。

府公为霖手,号令行顷刻。

 愿持一勺水,敬往寿南伯。

诗中的“仲钦”,为人名,当时应是兴安县令。序中的“立稿”,说的是禾苗干焦得如干草般直立;“秋”,丰收。诗首联说的是灵渠两岸转动不停的筒车在日夜提水灌田。据记载,仅在两公里多长的灵渠北渠上,从前就有20多架筒车。“高格”,指的是接竹筒车之水的架在河岸上的横木与木枧。颔联的“粳稌”(音jing tu)指水稻。稌是糯禾,是稻的总称,“润”是雨水,这里指筒车提上渠水。“丐”是求,“泽”为雨露,是说筒车之水除灌田外,还给草木带来了恩泽。颈联写作者由筒车之水想到为民父母的“府公”,“县令”们,他们是播洒及时雨的人,只要他们号令一下,子民们顷刻(立即)就会得到好处,受到利益。这两句是全诗的主旨,也是作者律己的信条。尾联是说,自己愿意拿一瓢清泉当作美酒,去奉敬为民服务的父母官,而言外之意是说,我愿把仲钦为民办好事架筒车的事迹去上报给上级知道。看,张孝祥多么仁慈,多么心诚,多么崇敬执政为民的官员。这在当时,以至于今日,能如此关怀百姓命运的父母官,都值得我们学习与崇敬。在视察兴安期间,张孝祥还专门写了一首题为《兴安》的五律:

提封连岭海,风土似江吴。

仙去山藏乳,商归斗算珠。

劭农多乐岁,厉俗有通儒。

 已过炎关了,吾行且缓驱。

这首诗从兴安的地理位置、人情风俗,景物特点、商业贸易、农业、文化各方面进行了描写,全面进行了歌赞,可算是历来诗人最全面而高度地肯定兴安的一首诗歌作品。首联“提封”原指诸侯、皇族宗室的封地,此处该指县境,“连”字肯定必安交通地位重要,兴安是湘桂走廊咽喉地带,是楚粤交通必经之地,故说它连接起了五岭与入海的通道。这里对中原来说是边境之地,但它接受中原文化很早,故风土人情与先进发达的“江吴”一带并无多大差别。颔联写兴安的景物与商业贸易,兴安多山洞,且洞中多有清甜流水,滋润五谷禾苗哺育百姓,县城南的“乳洞岩”就有“冠绝南洲”、“湘南第一”的美誉,岩分上、中、下三洞,下洞流出的甘泉可润数百亩禾苗。张孝祥题写的“山藏乳”,以点代面写兴安景物之美。兴安县城自上而下即建成夹水设店的水街,灵渠上航船的商贾,从船上伸手就可买到店内所需的货物,这里南来北往客商众多,贸易发达,故店主晚上在灯下“斗算珠”以清点一日的营业收入。兴安柴方水便,土肥粮丰,所以美好的农家(“劭农”)经常有“乐岁”(丰年)。自秦以来,兴安便成为中原文化与百越文化的交汇之地,出了许多诸如宋英宗的副宰相唐介,大中祥符年间的侍郎唐则等文人重臣,时与张孝祥有交往的蒋允济就是当时有名的清官名儒,故说“厉俗有通儒”。“厉”通“励”,与上句的“劭”相对,是劝勉、激励之意,“通儒”是指博古通今、学识渊博的学者。兴安是块地杰人灵的好地方,过了严关,进入县境中心,我要放慢坐骑的行速,好好将它看个够。这是首兴安颂诗,是热爱本职、执政为民的父母官发自肺腑的歌唱。至今读之,仍能激起我们对这方土地的热爱!正因为有这样的文化底蕴,兴安镇2005年为中央电视台评为全国十大魅力名镇也就不足为奇了!

张孝祥爱桂林、爱兴安,在他任职的一年内,对兴安这个中等县,竟留下了七八首诗词,足见他感情之深,视察之细,足见他执政之勤。可就是这样一位好官,却再一次遭到“主和派”馋言诬陷,他在桂工作才一年,才能尚未完全施展,又被当局解职,调任荆南、荆湖北路安抚使去了!在告别桂林北上之时,他再一次来到严关的滑石驿碧玉泉,写下一首六言诗,抒发自己要继续为民执政的心志:

世事风经雨过,此身迂坎乘流。

 折腰不为五斗,辙环或遍九州。

前两句写“主和”派掌权,致使世事艰难,国家民族遭受多灾多难。自己一生饱受曲折、坎坷。想当年考上状元,使秦桧让儿子中状元的梦想破灭,就遭到秦桧等人诬陷而下狱,以后虽得张浚提拔出仕,也几次遭贬,如今来桂方一年,又被谗言蜚语击中而解职;这里的“迂”是曲折之意,“坎”是不平的意思,而“乘流”乃上下浮沉。第三句是反陶渊明那“不愿为五斗米而折腰”辞官挂帽,言下之意是我是为国为民而当官!正因为不与当权者同流合污,恐怕此后还要遭受谗言诽谤,被流放各地,走遍全国!“辙环”,是指流放时乘坐车子留下的印痕。这两句是作者立誓要执政为国为民,而不愿归隐,要与造谣中伤的坏人斗争到底的豪言!

张孝祥,前人仅因为他出自秦桧余孽汤思退门下,后又被张浚所赏识,就认为他政治态度不明朗。但我们从他在桂执政仅一年,而对兴安留下了这么多的诗词,表达了他对兴安和桂林的真挚热爱,也表达了他执政之勤,爱民之深的热情来看,他的立场是鲜明的;再联系他生平看,态度是明朗的。他的兴安诗,是留给后人的一笔宝贵遗产。今日读来,还令人兴奋。联想他一生的遭际和命运,更让我们无限感慨。这些诗歌,是推动我们积极向上的动力,更是促使我们把兴安这座全国十大魅力名镇建设得更美好的精神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