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魅力兴安 > 兴安板路 >

痛惜丢了《凌霄八哥图》

 2013-04-16 15:18:32  浏览:

兴安“灵渠诗社”的编委李由老先生逝世一年多了,但诗社的同仁们仍记得他每当谈到诗画、他便抖动着飘拂的长髯、连声叹息他丢失的一幅宝贵图画的情景。那是抗日战争时期,一代画师张大千与兴安著名指画家曾恕一合作,联名赠送给他的《凌霄八哥图》……

1943年前后,李济深任桂林办公厅主任,由于政治开明,武汉、长沙又相继沦陷,于是张大千与许多文化名人都聚集桂林,使桂林成了一座文化名城。这些文化人也常到兴安参观和浏览灵渠,在此吟诗作画,他们与兴安一些党政要人及文化界人士也常有来往。出身于兴安书香门第的兴安籍画家、小学教师曾恕一自然成为与他们交往密切的常客。

当时由于国难当头,教书人大多失业,曾恕一的生计自然成了问题。他想开一个画展,靠卖点画来解燃眉之急,便到高尚镇去找老朋友李由帮忙。李曾在兴安街上长住,与曾常有诗词往还。李由爽快地给了他十块银元,同时还把自己在桂林旧货市场偶尔廉价买得的一卷上等宣纸送给了曾恕一,曾十分感激。在朋友的帮助下,曾恕一的画展非常成功,当时的《中央日报》、《解放日报》记者都曾来采访,一位观画的新加坡华侨还送给他一条吕宋烟,一时传为美谈。

曾恕一为李由帮助自己度过这一难关而铭记不忘,很想送李一幅画来作为回报。恰巧碰上张大千来兴安游览,他便与张大千谈及此事,并请张大师与自己合作一幅画来赠送恩人。张大千早被李由的慷慨解囊精神感动,二话没说就欣然同意了。曾恕一铺纸,张大千挥笔在纸上画了几茎凌霄花藤与几朵金黄化朵,然后曾恕一接过来,又用心画上了他平生最擅长的一对八哥鸟,刹时间,一幅妙趣横生、积极向上的《凌霄八哥图》跃然纸上。舣舣署名之后,曾恕一又将它装裱好,恭敬地送给了李由先生,同时还将自己另作的几幅画,一并送给了李由的兄弟一…

李由得此厚礼,非常高兴,将它视同宝贝,当即用一个专用纸盒装好,珍藏起来。1944年秋,日军攻陷广西,兴安沦陷,1945年日寇投降,接着又内战爆发。好容易盼得解放,可李由却因家庭出身原因,家中多次被查抄,幸亏这幅小画并未引起“目不识宝”之人的注意,《凌霄八哥图》仍继续留在李由身边。

后来,李由的女儿长大成人,嫁给了全州县凤凰乡后塘村的唐德赞。女婿是位国画爱好者,上世纪五十年代中期,他看到了这幅《凌霄八哥图》,爱不释手,并说此画放在李家,恐不是久长之计,便请求岳父让他拿回家去保管。李由先生几经沧桑,又见环境恶劣,觉得女婿说得在理,就让他拿走了画,只是嘱咐他要妥善保存,不要使明珠失色。

女婿带回画后,平日里常拿出欣赏把玩,有时还临摹描画,可此后政治运动一个接一个的升级,他也不敢多看这“封资修”之物了,生怕会惹来飞来横祸,便用纸包好,将它塞于一间旧房屋檐之下……

一过几年,旧房瓦破漏雨,恰好唐德赞有事外出,家人请来瓦匠修补屋顶,待唐德赞回来,屋顶已修补完毕,他焦急地去寻《凌霄八哥图》时,早已黄鹤飞逝,不见踪影了!去问瓦匠,他回说没有看见,自己无根无据,怎好下口追问?何况这是“封资修”的东西,自己确也弄不清它到底丢失于何时……总之,这幅寓意中华民族团结向上的无价之宝《凌霄八哥图》从此失去了下落!

待到物换星移,云开雾散,宝珠被清除去尘垢,张大千终被人们承认是一代国画宗师、华人骄子,而曾恕一也被誉为“北潘(天寿)南曾”自成一家的指画家时,那《凌霄八哥图》终又被人提起,可它早已无处寻觅!难怪时已85岁高龄的李由先生,一提起这事就捶胸叹息,就连我们这些从未见过此画的闻者,也都扼腕叹息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