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魅力兴安 > 兴安板路 >

严关玩雪

 2013-04-16 15:21:27  浏览:

古严关位于兴安县城西南15华里处的灵渠西岸,北地四时山峰矗立,青山滴翠,山畔小村绿树,犬吠鸡鸣,灵渠如一条青丝带绕山而过,时断时续,好一幅如诗似画的风光。

旧时,灵渠上建有水关,扼守着来往船只,而陆上群山之间却有土墙连接,堵住了各处缺口,就剩下狮山、凤岭间的那条唯一的狭长孔道连接南北。就在这两山之间建成了高大的城墙,组成了南北的屏障。而严关,就建在这峡谷间,真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险。

严关,还被人们称为是中原与岭南少数民族地区的分界线,宋李师中就在《过严关有感》中称“严关便是玉门关”,把它说成是人文地理和南北气候的分界线,范成大说:“严关,或谓之炎关,桂人守险处,朔雪多不入关,关内外风景迥殊,人以为南北之限也。”刘克庄说:“关北关南气候分,雪飞不过古来云。若非曾发看山愿,老大何因入瘅云。”张栻说:“驱车出严关,触热归路长”。都将严关与炎热联系在一起,说此是“江南瘅疠地”的地点。张孝祥更说得清楚:“路尽湘江水,人行瘅雾间,昏昏西北度严关。”可见严关在人们心目中的印象是何等深刻;关外雨,关内雪,此话流传了千百年!

此座“自汉迄今,岭南战事常系于此”的雄关,此块曾发生过多次严酷战事的古战场,真的就是“北雪南雨飞不过”的分界线么?当然也不尽然,大雪之年,关南一样有雪花飞舞,不过,因为严关一带重峦叠嶂,风雪受到了山岭阻碍,变得风缓雪稀一些罢了。可是,因严关被文人墨客吟咏过上千年,这里的杨八姐故事也流传了上千年;马墍等名将守关的故事亦被人传诵了数百年,这种因地理条件而形成的气候分界,又因历史渊源而让人凭古吊念,更使它蒙上了一层神秘色彩。严关玩雪,自然便成了兴安的八景之一。

每逢大雪之年,县城内外的男男女女,便登上古严关城墙之上,去看那漫天飞舞的雪花,关北,天空花团锦簇,飞棉飘絮,让群山披上厚厚的银装;而关南,却如梨花柳絮,软绵绵地给山野洒一层银粉,倒也别有一番情趣。彭榕的《严关玩雪》诗就记下了这一情景:

一夜雪飞不过关,满山都是玉为颜。

重楼十二城一座,白玉京原在此间。

随着时代的更替,这种“关南关北气候分”的界限早打破了,那“严关关外不逢春”(范成大诗)的现象也早已不见了。如今,起伏在群山峻岭间隔断南北交通的关墙早已拆除,除个别地方尚有一点残迹之外,人们早已辨别不清哪是关内,哪是关外了,昔日的“鸟道”早已为畅通南北的公路、铁路所代替,鸟道,早成了坦途。险要的严关成了历史的见证,变成了历史的陈迹,作为广西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而留存,供人们参观游览。关前关后,都是一派欣欣向荣的田园风光;关内关外一样是新楼幢幢;近处、远处,乡镇企业的烟囱林立,人们再没有“天文离卷舌,人影背含沙”、“生归喜复嗟”(宋•陶弼诗)之叹了,真正能见到“车如飞电马如流”的繁荣景象!严关,已变成一幅全新的景象,“严关玩雪”,也会玩出另一番新意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