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魅力兴安 > 兴安板路 >

探漓江源

 2013-04-16 15:23:24  浏览:

找爱晶莹透亮的漓江。

为探寻漓江之源,我到过灵川的海洋坪,在树木繁茂的龙母山下踏着银杏的落叶,察看了幽静深邃的龙母岩,但那是一汪死水,虽然岩壁上有“湘漓二水之源”摩崖,岩前石壁还有宋人陈邕的《海阳山灵泽庙碑记》,说什么“泉出深窦,溢注于溪”,我却怀疑它的可靠程度,明明没有泉水溢出,湘江却照样奔流,岩水哪是湘漓之源?沿沟而下,我才发现其中的奥妙--原来,满沟处处是汩汩的水井,据说周围有108眼之多,才汇成滔滔河水,形成江水源流。后来,我又在一口泉水边看到一块倒卧的石碑,上刻“沮洳”二字,一查字典,原来是“由腐烂植物埋在地下而形成的泥沼”,说湘漓二水发源于泥沼之中,来自地下的海洋,能目睹这胜景,也算我三生有幸了。

可后来得知,海洋坪与漓江无关,不过是湘江的一段短小源流,真正的湘水之源还是都庞岭山系中的白石河。一听我不由又疑惑起来。一位主张湘漓同源的前辈安慰我:说海洋坪是湘漓之源也并不错,《前汉书》就这么讲;所谓湘江、漓江,无非是后水人在灵渠凿通之后,取一水相离之意,不信,你查《说文解字》,还找不到“漓”字呢,把龙母岩看作湘漓源头不也合情入理么?

这话确也在理,可当我正在宽慰之时,不料读到了清人唐一非的《漓水源流考》,他说史禄在分水塘置分水坝,“决湘源以会于漓江……不曰分湘水为漓江……则漓必另有一江矣。”并指出这漓江乃是发源于猫儿山千溪万壑中的大溶江!这话有理又有据,我不得不承认“湘漓同源”不能自圆其说,于是萌发了上猫儿山探漓江源的兴致。

为此,我三上猫儿山探寻漓江源。

第一次是在一个晴朗的初秋,我登上了海拔2142米的猫儿山山顶,在圆溜溜的“天灯石”上欣赏了山下云海林涛、云蒸雾走的奇异景观,观看了陡似刀削的悬崖,寻访了清初就存在山顶极盛一时的灵峰寺旧址,知道它是座石墙石瓦的古庙,庙中的菩萨有非常灵验的传闻。此时,庙址已改建为电视差转台,日夜给千家万户传送欢乐。我在高山矮林旁逗留,仔细观看了那一片莽苍苍的古木,见它们枝桠上全生满苔藓,形似一位位长须佝偻的老汉,在这里树无巨细,大伙都一般高低,一致向上,分不出灌木、乔木,谁敢想“出人头地”,谁就会受到高山风的惩罚,削去那强要出头的脑袋……方圆480平方公里的猫儿山,山上处处是流泉飞瀑,谁知道哪是漓江的源流?虽说这趟登山收获不少,但终究目的未达,心总怏怏……

第二次上山是在“人间四月芬菲尽”的夏初。这时,我已问清底细,知道漓江发源于生长铁杉的那片原始森林,上山时心里充满了信心。谁知在山下是艳阳高照,和风习习,可到达山顶,早风云聚会,大雨哗哗,处处尽是流水叮咚,飞瀑飘雪,山顶的雾粒竟有雨珠般粗细,迎面飞舞,叫人五步之外便不辨东西,加上寒气逼人,浸人肌肤,这样的天气,又哪里去寻漓水的源头?但既已乘兴而来,总不能扫兴而归,我们还是将汽车停在海拔1800米处的八角田铁杉林边。

八角田,方圆几千亩,里面尽是遮天蔽日的原始森林,生长着上千棵似松非松、似杉非杉的铁杉,它们都干粗虬枝针叶,树树相连可又各自独立、互不交叉覆盖,这是冰川期留下的孑遗植物,与银杉、银杏同为我国植物园中的珍宝!我们下得汽车,就直往铁杉林里钻,没上十步,走在前边的小王便一下陷进了沼泽之中,此时只见四处汩汩作响,冒着气泡,小王的双腿越陷越深,自小腿至膝盖,至大腿,小王吓得一脸铁青,我们也急出了一身冷汗,好容易站到一棵枯倒的枯枝上,才将小王拉出。小王领受了一番红军过草地的滋味,我们也不敢贸然去寻漓江源了!只好回身公路,望着莽苍苍林海嗟叹。后来,人们告诉我,要是误入这片原始森林,即使不陷入泥沼,也会迷路走不出来。没寻到漓江源,好在看到了数千棵杜鹃花竞放的胜景。据说,世上杜鹃花共50余种,而猫儿山上竟有30来种,红的、白的、黄的、紫的应有尽有,别处的杜鹃花多是矮小的灌木,但这里的杜鹃花却高达两三丈,棵棵碗口粗,花开上万朵,树树都珍贵稀奇,能有机会在这杜鹃花王国徜徉,此趟还不算虚行。

八月末,我终于又有了三上猫儿山探漓江源的机会。兴安旅游局要在红军长征翻越过的老山界路上修一座凉亭,树一块纪念碑,邀我去当写碑记的参谋。原来,上初中就读过的《老山界》竟在猫儿山上!上山看罢老山界亭和碑址后,汽车又一次开到铁杉边的公路上,一座古色古香的油漆竹门将我们迎进老林,一条弯弯曲曲的新砌石径直达古林深处。下车时,满山阳光普照,踏上石径,却是浓荫四合,不见天日,就象是走在刚开放的一处洞穴之中,只觉寒气逼人。眼前枯木倒卧,枯枝倒挂,古藤古树纠结在一起,树与树之间又长满高高的篁竹,充塞了每一个空间。虽是八月深秋,这里还有竹笋上长。一条小溪迎着石径流来,溪中满是落叶衰草,岸畔却尽是芳草芝兰。越往里走,光越暗,水越小,只感到幽静、潮湿、清凉,林外几声蝉鸣,反倒增添了这里的空寂。在山下穿一件衬衫还觉烦热,到这里穿上了预备好的棉毛衫和外套,仍觉寒侵肌肤。

走着走着,突然有人“哎呀”,一声惊叫,一看,原来是他只顾观看两边景致,一脚歪出路面,陷进了棕黑的泥沼。他这一声喊,惹起一阵欢笑,却惊动了路旁一只黄色的松鼠,吓得它翘起尾巴急匆匆爬上树顶,瞪着眼惊惶地望着我们这群陌生客人。看着松鼠,导游的同志告诉我们:猫儿山自然保护区,是华南一处天然的动植物王国,这里有植物900余种,动物110多种,光珍稀动植物就有30多种!要是运气好,还可以看到此处独有的毛冠鹿、金猫、锦鸡等珍禽异兽。近年,还有猎人发现过快要灭绝的华南虎重回此处的痕迹!现已定为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列为全国自然保护区示范单位。

向里又走了约200米,终于望见一方石圆桌,四张石墩凳,此时溪尽路止,来到一棵两人才能合抱的铁杉树下,这铁杉,小桶般粗的树根条条裸露,伸向四周,而树底下却冒出一股清泉,形成为路旁的小溪,沿路又收纳眼眼泉水,到公路边时已成了潺潺水流,变为叮咚山泉。“这就是漓江之源!”我不由惊呼起来。导游一听笑了:“别忙高兴,这不是漓江源,这水流向西北,经资源入龙胜,成为浔江。象这样的溪涧大小有45条,分别流向东南西北,成为漓江、资江、浔江的源头……”

“那漓江的源头又在哪里?”我有些怅惘沮丧。“别急,再跟我来,这条路还没开出。”向导拨开篁竹,在前引路,向前走了20来步,又是一条小溪横在眼前,却缓缓流向东南。向导说:“这才是真正的漓江源,在这数千亩的铁杉林中,不知有多少这样的山泉。才汇成了漓江的源头。溪流下山,便成了三条小河:乌龟江、杉木汀、龙潭江;到华江瑶族乡政府前,它们汇成六洞河:出华江地界后,又汇合川江、黄柏江、富江,便成了滔滔巨川.这就是古书的沩水,即今日的大溶江。秦始皇开凿灵渠,就是引湘水到此汇入大溶江,成为沟通南北的大动脉,创造了运河史上的奇迹!”

人们常说兴安县城东边的分水塘铧嘴坝“湘漓分派”,其实那不过是引湘入漓的灵渠源!离真正的漓江源头还有80多公里!海洋也不是湘漓二水之源,只有八角田才是浔江、漓江和资江的源头;海洋坪的泉水来自地下,八角田的清泉却真正出自泥沼,这里才是真正的“沮洳”!有趣的是湘江源头处处长满白果林,而浔江、漓水之源却处处都是铁杉,它们同是冰川期受过严寒考验。富有生命力的活化石!原来这条条清泉与故国的悠悠历史都紧紧相连,真个渊远流长!高山长绿树,树树孕清泉,清泉汇巨川。青山不败,绿水长流,这是哲理,也是真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