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魅力兴安 > 兴安板路 >

越城岭碧血殷殷,故北门临眺省耕

 2013-04-16 15:27:25  浏览:

\

明代耕田图

“越岭歌风”和“北廓耕耘”都是兴安八景中不可或缺的胜景,彭榕老人当年为它们作画,植入了很深的寓意。

越城岭,指兴安城西北三里左右大湾陡背后的那列矮岭。据北魏郦道元《水经注》云:“湘水之南五十里,谓之始安峤,即越城岭也。”乾隆五年(1740年)版的《兴安县志》载:“汉高祖时,遣周灶击南越,越据险为城,灶不能逾岭。”即此。这条小岭,为什么这么出名?明初永乐年间编的《永乐大典》引《元一统志》说出了答案:“自秦时有五岭之说,皆指山名之。考之地志,乃入岭之途五耳,皆非山也。自福建之汀(州)入广东循梅(县),一也;自江西之南安逾大庾入南雄,二也;自湖南之郴(州)入连(县),三也;自道(县)入广西之贺(县),四也;自全(州)入静江(桂林),五也。”原来五岭说,是指古代由中原进入岭南的五条通道,并非指山名。由东往西,越城岭正好处在第五条通道上。所以越城小岭在历史上才这么有名。那么,当年彭榕老人创作“越岭歌风”时,在越城岭上,他看到了什么,想到了什么呢?

在遗垒残壕中,他看到的是殷殷碧血,除了前面提到的秦将周灶、南越王赵佗外,汉将路博德、赖恭从此处出兵征讨南越;唐朝静海刺史刘士政与长沙刺史马殷在此交过战;还有五代时楚王马希范在此抵御过后汉的精兵悍将;在清代咸丰七年(1857年),全州人满登科率农民起义军数千人经兴安攻打桂林,在越城岭遭到清将蒋日沣和县令张元亨的伏击,血流遍地,伤亡惨重。透过这殷殷碧血,老人又在想些什么呢?从他留给我们的画作和题诗来看,老人心目中的越城岭高大威严矗立于画的中心,像一道屏障一样挡住了北来的寒风。岭头上一圈圈整齐排列的营寨,从中我们仿佛听到汉高祖刘邦斩蛇起义时率领战士们齐声高唱《大风歌》的歌声。老人在创作此画时,正值抗日战争的紧要关头,在抗战的歌声中我们举目北望,仿佛看见一座又一座的“越城岭”,在硝烟中崛起,阻挡着南侵的“寒风”;而每座山岭的上空,都缭绕着《大风歌》的旋律。

《北廓耕耘》则是展现兴安古城郊外田园农耕的风光。兴安县城,史载只有东、南、西三门,而无北门。为什么没有北门?从彭榕老人的画中,我们或许能找到一点答案。

明代景泰年间(1450—1456年),兴安县城迁到鄂王台和凤凰台上,也就是现在县政府和原护城公社那一带。县城搬来之初,并未建城,至明成化十五年(1479年)才开始建城。说来也怪,新筑的兴安县城,只开了东、南、西三门,没有北门。这可不是历史的巧合,仍是迷信思想在作怪。此次不开北门,用的已不再是唐朝元和三年(808年)以前的“不利于令”这一愚蠢的借口了,因为有柳宗元的文章在,从卢遵当县令那时起,北门开了就未曾再关闭过。这次不开北门的借口,据说是怕北风吹泄了兴安的灵气。灵气吹走了,兴安就出不了名人或大人物了。况且民众要吃水,城内已有九口井;要去灵渠,只需出东门,用不着出北门,对百姓影响也不太大。所以大家也就安居无言了。就这样,兴安县城无北门,一直持续了四百五十多年,一直到近代拆除城墙为止。

但是,虽然北门不开,城外的千百亩良田“渠田垌”,究竟生产状况如何?是否有水灌溉?农民是否辛勤耕耘?却是县官老爷们关心的事。如是,就有人出主意,在封堵的北门城楼上建一个高高的凉亭,老爷们不需出城,只需登上亭子,就能看到城外渠田垌的生产情况。这个“馊”主意一出台,立即博得赞赏,还给它取了一个好听的大名:“省耕亭”。

有了省耕亭,春耕时节老爷们在一片妩媚的春光中站在亭上看那连成一气的红花、黄花、紫花、白花,花丛间蜂飞蝶舞,春风习习,中间还夹杂着吆喝耕牛快走和放牛娃闲下来时的嬉闹声,不但惬意舒心,而且能亲“临”“省”耕,岂不是美事一桩吗?于是乎,登省耕亭看耕作风光,便成了官老爷们经常要履行的“公务”。后来登亭临眺的人群范围扩大了,逐渐演绎成文人雅士在亭上吟诗作对,观赏田园风光的佳处,“临眺省耕故北门”就成了典故,也成全了彭榕老人的“北廓耕耘”画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