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魅力兴安 > 兴安板路 >

兴安的古墓群和汉窑、宋窑遗址

 2013-04-16 15:38:02  浏览:

兴安是整个桂林地区发现古代墓葬群和汉窑、宋窑遗址最多的地方。

在兴安境内发现的溶江石马坪秦、汉古墓群、界首镇毛屋拉汉墓群、湘漓镇大鱼塘汉墓群、石山尾汉墓群和界首镇郊南北朝墓葬群等大量古墓葬,遥居桂林地区之首。迄今为止,桂林市及其他县还鲜有汉代以前墓葬发现。这充分说明兴安建城的历史早于桂林建城的历史。在考察时还发现,这些墓葬大多集中在居住城遗址以北的地方。这一现象是否表达了这些先民们都是由北方迁徙而来,死后灵魂要北归的意愿?如古零陵城内的居民,死后集中葬在该城北面的毛家庄、合家、双藻田和野鸡冲一带。溶江越城内的居民,死后集中葬在该城北面的石马坪一带。而居住在城台岭灵渠岸边的居民,死后大都葬在偏北方向湘漓镇的大鱼塘、白塘等地。

在界首镇东郊,面积约为两平方公里的东汉至两晋时期古墓葬群遗址内,其中几座古墓经发掘后,发现均为砖石墓道,有甬道,有棺穴,还有左右室。墓砖均有几何纹饰,墓葬规格相当高。出土文物中,铜器、铁器、陶瓷器具非常精美,反映出当时兴安地区先民们已具有相当高的生产能力和生活水平。

界首镇狮子塘汉窑遗址和兴安镇架枧田村汉窑遗址的发现,反映出在两汉时期兴安烧制砖、瓦、陶器的技术水平。狮子塘汉窑遗址南北宽约三百米,东西宽约三百五十米,占地面积约十万平方米。现可见四座马蹄窑窑址。每座窑室直径四米左右,窑壁可见火红色的烧结土窑壁。遗址内汉代几何纹砖、板瓦、绳纹筒瓦以及生活用陶器如陶罐、碗、壶的碎片随处可见,残片堆积厚达一米五。这些残片与秦城遗址、古零陵城遗址及溶江、界首附近汉墓中出土的文物从质地到造型完全一致,而这两处汉窑遗址都处在湘江和灵渠岸边五百米之内,这对研究兴安汉代制陶工艺,灵渠沿岸制造业、航运业和建筑业的演变与发展都具有重要意义。

宋代兴安的制瓷业飞速发展,颇具规模。从宋徽宗大观元年(1107年)起,一直到宋宁宗嘉定十七年止百余年间,在今严关镇同志村委和界首镇城东村委的瓦渣岭一带,先后建起了数百座的瓷窑。宋代严关窑位于严关镇原政府后背小山上,西临灵渠。以仿北方及江西的吉州窑瓷器为主,大量烧制日用的瓷碗、盏、碟、壶、瓶、钵、炉等。纹饰方法有印花、划刻、手书。图案有“双鱼海水”“婴戏图”“缠枝花卉”“天下太平”“春夏秋冬”“寿山福海”等。1963年自治区文物考古工作队在严关窑遗址区发掘了一座宋窑,窑的制作形式为龙窑,依山而建,长度约四十米。在窑址中发掘出一具保存完整的“海水双鱼纹”制碗印模。印模高十三点七厘米,口径十五点五厘米。现保存于自治区博物馆,是广西最早发现的完整印模之一,属国家一级文物藏品,对研究严关窑的生产、使用有重要价值。界首镇的瓦渣岭一带,原来就是一个相当繁华的集市,后毁于一场大火,而在瓦渣岭发掘到的瓷器碎片,年代均与严关窑基本相同,窑的遗址散布在约一公里范围内,瓷器碎片较为集中在桂黄公路东面的山坡上,因为桂黄公路从遗址中间穿过,修路时窑室作坊毁损严重,已无法寻觅。附近村民在公路两旁垦荒时曾挖出过成叠的瓷碗。从此处出土的碗、盏、罐、盘上面纹饰有菊花纹、鱼纹、荷花纹、缠枝纹等;釉色有绿釉、黑釉、蓝釉、乳浊釉、褐色釉以及窑变等;瓷器底部均有六个支钉痕迹。可推测当时系采用印花制模,支钉烧造法工艺烧制瓷品。兴安宋代的瓷窑产品以其丰富多样的纹饰、造型及独特的窑变成为岭南宋瓷中的佼佼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