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魅力兴安 > 兴安板路 >

湘江战役中的朱德和周恩来

 2013-04-16 15:43:53  浏览:

\

1934年12月1日是个不同寻常的日子,这天,军委纵队渡过了湘江。

这天是个晴朗的好天气,红彤彤的太阳从湘江的东岸缓缓升起,染红了江水。一支队伍从东山里开出,越过湘江,向西面一带大山急速行进。他们多数穿着灰布军衣,缀着红领章,戴着有红五星的小八角军帽,身后背着斗笠,脚下穿着草鞋。还有不少穿着便衣、头上缠着黑布的农民夹杂在其间。如果细看,很容易看出这是一支非战斗部队。这支队伍里骡马多,担子也多,还抬着一些笨重的东西。他们已经走了整整一夜,脸色发青,显得相当疲倦。这支特殊的队伍,便是红军总司令部和中央纵队。

朱德和周恩来骑着马从队伍里奔出来,岔进一条江边小路,似乎要赶到前面。朱德的神情虽然相当严肃,但从他的嘴角、那些皱纹,都可看出他慈祥的本性。他俩的眼睛都布满血丝,已经有几个晚上没睡觉了。早晨的冷风一吹,加上盘旋的敌机在头上不断地光顾,把瞌睡虫都赶跑了。他们只在敌机轰炸扫射时,稍稍躲避一下,飞机刚刚越过头顶,就又紧张地向前赶。虽然中央军委的两个纵队和红军司令部已陆续渡过湘江,但仍有五、八、九军团还在后面,形势仍岌岌可危。为了保证全军安全渡江,朱德和周恩来整夜都在指挥战斗。

这天凌晨一点,朱德给一、三军团下了紧急命令,要求他们继续阻击由兴安北上、全州南下之敌,并钳制周浑元追击部队。给一军团的命令是:“全部原地域消灭全州之敌、由朱瑭铺向西南诸道路保持在我们手中。”紧接着,又以中央局、军委、总政的联合名义,指令一、三军团严格执行。电报最后一句话是:“望高举着旗帜向着火线上去!”直到凌晨五点,他俩做完了最后的部署,才赶了回去。尽管中央纵队和军委纵队正在渡江,但听着北面一阵紧似一阵的枪炮声,两人的心情仍然十分沉重。他们在马上不时转首向北,望着炮弹掀起的滚滚浓烟,判断着战场的形势。

前面不远处就是湘江。红军沿路丢下了不少笨重的东西,愈往前走,丢弃的东西愈多。在一处稻田里,他俩看到有好几架铅印机和石印机歪倒在那里,上面还缠着粗绳,插着杠子,附近却是一摊摊血迹,想来是刚才敌机轰炸,抬机器的人死的死、伤的伤,就把机器丢在这里了。这些是中央苏区印刷厂的机器,许多印刷品,包括《红色中华》和中华苏维埃的钞票,都是这些机器印制的。他俩皱了皱眉头,谁也没有说话。

到了江岸,眼前触目惊心的场面使他们立刻变了脸色。在数百米宽的江面上,不断漂过红军战士的尸体、死掉的骡马,还有红军战士圆圆的斗笠……红军指战员的鲜血已经染红了江水。

这种场面,让久经战阵的人也不免痛心疾首。朱德那张脸绷得像铁板一样,周恩来也不禁低下头去。他们好半天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转过身,沿着江岸向南面界首渡口走去。

界首,坐落在湘江西岸高高的河岸上,南距兴安三十余里,是一个有几百户人家的小镇,一色青砖瓦房。红军把许多小船连接起来,在这里搭了一座浮桥。红军队伍正浩浩荡荡地跨越浮桥,嘈杂的人声、骡马的嘶叫声和杂乱的脚步声混成一片。

朱德和周恩来从队伍旁边走了过去。

彭德怀正同他的参谋人员在这里指挥渡江,看见了他们,不无埋怨地说:“你们怎么现在才来呀?带这么多东西,像打仗么?”彭德怀气不打一处来,“这问题要解决,我们付出的代价确实太大了。”

朱德深有感触地点了点头,又望着彭德怀问:“老彭,现在情况怎么样?”“就是北面何键攻得凶,这个狗娘养的!”彭德怀狠狠地骂道,“刚才我还同林、聂通过电话,他们打得苦哦!有一个团被敌人包围住了,后来突出了两个营,又钻到敌人堆里去了。伤亡很大!有好几个团的干部负伤、阵亡!我再同他们联系,电话线都断了……”

说话间,几架敌机已经从低空猛冲过来。“轰轰”几声巨响,浮桥两侧的江水里,立刻腾起高高的水柱。桥上顿时人喊马嘶,乱作一团。由于人们争着过桥,拥挤不堪,有许多人和马掉到江水里。后面的敌机紧跟着发射机关炮,射杀着桥上和落水的人们。江面上顿时又漂起了一层圆圆的斗笠。

“你们快到那面去!”彭德怀推着朱德和周恩来到北面一带的柳丛里,对着下面高声喊着,“不要拥挤!不要停下来!不要管天上,它抓不了人!”朱德和周恩来也站在江岸上,挥着手喊:“同志们!快走啊!这里停不得!”

那些趴在地上和乱藏乱躲的人们镇定下来。他们在机关枪“嗒嗒嗒”的射击声中站起来,继续前进。伤员们也挣扎着站起来,互相搀扶着,一瘸一拐地走着,在他们走过的地方,洒下了斑斑血迹。轰炸的烟尘过后,江面上又是一片红军战士的尸体……彭德怀看着周、朱二人,不安地说:“总司令,我看您和周副主席快走吧!”“恩来,你先走。”朱德说,“我还要到一军团看看。”“算了,我看不要去吧!”周恩来说。“不,情况可能有变化。”朱德听着炮声说。周恩来还想劝阻,朱德摇摇手,诚恳地说:“恩来,你先到油榨坪去吧,赶快把电台架起来,掌握全盘要紧。”“好,那就听你的。”周恩来说着,又郑重地对彭德怀说:“老彭啊,无论如何,你们要守到下午五时,掩护全军渡江完毕;一定要毛主席他们过了江才能撤退;撤退前还要向军委报告。”彭德怀点点头,以一个老军人的风度坦然接受了这个艰巨的任务。周恩来同朱、彭握手告别,率领着一行人向西去了。

这天晚上,刚找到休息之处的周恩来听到朱德赶来的消息,忙出屋迎接。“总司令,你今天可辛苦了!”周恩来说着走下台阶,把朱德迎到屋里,在灯光下看见他前胸上和裤子上都有斑斑血迹,不禁吃惊地问:“你负伤了?”“没有!”朱德嘿嘿一笑,说,“放心,子弹什么时候也不会碰我。”警卫员解释说,他们在松树林里碰上一个负伤的小鬼,满身是血,走不动了,总司令就把他抱上马了。

“总司令啊!”周恩来感叹道,“你的精神是值得我们大家学习的,可是你毕竟是五十岁的人了,不像我们。”朱德憨厚地一笑,坐在竹床上反驳道:“恩来,你是我的入党介绍人,怎么把我的岁数也搞错了?我离五十岁还有两年多呢!而且不是我夸口,我从小是经过劳动锻炼的,身板硬朗着呢。”周恩来一面吩咐给总司令送上饭,一面关切地问:“一军团那边情况怎样?”“唉,我们真要感谢那些英雄们!”朱德不胜感慨地说,“在那一带起伏山地上、松树林里,完全是拼刺刀啊!你拼过来,我拼过去。我们伤亡很大,敌人伤亡也很大。有一个团被敌人包围了个里三层外三层,硬是拼出来了!我们真要感谢他们,这些保卫了党中央的英雄!”周恩来点头同意,同时又叹了一口气,说:“代价真是太大了!”他捂着胸口,心里觉得很不好受。朱德也沉默了。他的面前,仿佛又出现了血染的湘江,那漂着的尸体、文件和圆圆的竹斗笠……

面对如狼似虎的敌人,红军将士以顶天立地的气概英勇抗击,为中央纵队和后续部队过江争取更多的时间。后面的部队不分白天黑夜,不顾饥饿疲劳,争分夺秒,急奔湘江渡口。浮桥炸断了,会水的战士泅渡,不会水的战士拉着背包绳过江。敌机疯狂地向江中的人群扫射,炸弹落进抢渡的部队中。倒下的红军不计其数,殷红的鲜血将碧绿的湘江染成了“赤水河”,烈士的尸体和遗物浮满江面,顺流而下。此情此景,惨不忍睹。

这时,国民党军的进攻也更为激烈了,北上的桂军和随后“追剿”军主力,向红军各部发动了全面进攻,企图一举夺取渡口,封住红军渡过湘江的道路。一、三军团在湘江两岸死死地顶住湘军、桂军的进攻。

“‘红星’纵队正在向江边前进!”“‘红星’纵队已接近江边!”“‘红星’纵队先头部队已开始渡江!”

终于,彭德怀听到了“红星”纵队已经渡过了湘江的消息,不禁长长地出了一口气。

不一会,电报告知九军团已经过了江,担任后卫的五军团也来到了江边,中革军委命令三军团除了六师留下一个团,等待五军团三十四师移交阵地外,主力可以全部撤过湘江。

接到军委的命令,彭德怀命三军团五师从新圩撤了下来,在河东岸的六师也开始向江边收缩,由于敌军推进很快,六师十八团被敌军堵住,未能渡过湘江,被敌军包围在湘江东岸。

在激烈的枪炮声中,彭德怀率三军团的主力离开了湘江岸边,与一军团会合,向西撤去。

\

红军突破湘江渡口遗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