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魅力兴安 > 兴安板路 >

五里峡泛舟

 2013-04-16 15:48:55  浏览:

兴安的确是一块宝地,广西境内著名的清江秀水大多从这里发源:西北的越城岭山脉,流出了清澈透明的漓江、洵江、资江;东部的都庞岭,崇山峻岭间奔涌出湘水之源东江、漠川河,汇成浩浩湘江,奔入八百里洞庭。烟波浩淼的五里峡水库,正是拦漠川河水而成。水库大坝长不过210米,但它却储蓄着一亿立方绿水,水流可通达全县三分之二以上的乡镇,渠道长达200余公里,灌溉良田20余万亩;坝下电站两台机组,可发电6400千瓦。五里峡,是兴安县的聚宝盆。

水库不尽给兴安人民造福,还给兴安的奇山秀水增添了新的内容,让游人来此饱览山光水色,振奋精神,凡是到水库荡舟游览过的人们,谁不惬意、舒适,永记不忘!

从大坝南边200余米处下船,放舟水库,顿觉身置画图中。看,西边有高耸的荷包山;北边,有状若长虹的大坝;南边是挺拔的状元峰;东北边是群龙拱护的九龙峰。水库如一面明镜,将现实与神话传说集于一处,机声突突,小船荡漾在明朝大旅行家徐宏祖曾驻足流连过的地方,观山看水,徐霞客描绘此处的佳句就会浮上心头;“翠微之间,山削草合,蛇路伏深莽中······其东大山层叠,其下溪盘谷间,即为漠川······”眼观神领,你会惊叹于这位大家手笔的精妙!

小机轮船在水中突突前进,群山四合,卫护着小船,春风吹起层层涟漪,扑向船头,溅起朵朵浪花,船尾的两道波纹向后展开,伸延向远处;水似绿绸翠缎,山如奔马飞龙。近处的山色如毡似绒,点缀着红花点点;远处的山光如墨如黛,涂抹着翠竹青杉;山峰,却一律笼罩在乳白色的雾霭之中,色朦胧,意朦胧,更增添了一层神奇色彩。水深潭括,如畅游洞庭般雄浑,水碧山青,如荡舟西子湖畔悠闲。极目四望,则有心旷神怡之感,平时工作的烦扰,此日旅途的辛劳,全消失在绿水青山之间了。

小船自北而南,在状元峰前一转,向东驶去,水还是那样清,由于62米高的大坝拦截,徐霞客当年所见的“江深及股”的漠川河,已变成浩浩沧海,此时,你才会真正理解“潮平两岸阔”、“高峡出平湖”的意境。徐霞客笔下的“溪声甚厉”已不复见,而“崇山逼夹”却酷似当年。山峡转弯处,几位靠山吃山的农民,而今却拦湖结网在水面养起鱼来,变成靠水吃水的新一代渔翁。据说,他们在水库中放养了鲤鱼、草鱼、大头鱼,最大的竟有30多斤一条哩!刚下船时,你还会有点人比自然渺小的感觉,而今望着渔人,记起沧海桑田的故事,你就会产生人比自然更伟大的感慨。

船到破肚园了。“破肚园”,一个悲惨而凄凉的村名,流传着一个愤怒而凄楚的故事。传说,古时附近邓家村出了一位邓丞相,在状元峰上练兵造反,他扎草人为将,酿黄豆为兵,削芭芒作刀,准备推翻朝廷,为民谋福,谁知事败被杀,连他那怀孕的妻子也无法躲过,就在这破肚园被剖腹,那“遗腹子”竟一跳出娘腹就奔跑起来,官兵在身后紧追,他一路得天神保佑,连续跑了二十多里,后因御印丢失,他回来找印才被官兵杀害,一场准备多年的起义最后失败了。于是,漠川河沿岸就留下了一串神奇的地名河神奇的故事。这故事在《徐霞客游记》中就有记载,可见它久远而深入人心!如今,水库大坝加高,破肚园村大半被淹,村民们都已搬出漠川,到平原地区安家去了。邓丞相的子孙,终于实现冲出深山,到平原安家的夙愿。

船在碧波绿水中前进,进入到徐霞客的“其峰甚狭而峭,凡七起伏”的峡谷中了,南岸有上千亩的漠川乡办林场,山脚的杉木已长得碗口粗细,数万柄青锋宝剑直指蓝天,山腰的杉木却被白雾拦腰截断,剩下半截宝剑。北岸,多是断崖绝壁,峭壁上葛藤倒挂,石隙间怪树丛生,千姿百态,这里那里,开放着一丛丛红杜鹃、黄杜鹃,间杂着声声鸟语,加上水面掠过的几行白鹭,更充满诗情画意。一山连着一山,一岭叠着一岭,山与山之间散布着几处村落,村口挺立着成群结队的油绿吐翠的白果树,有的半身已浸在碧水中······这一带原是漠川最富庶的地方,家家有白果树,有的人家,仅白果收入一年就高达万元。当年,桂北游击队就在此出没,当地人民为掩护和支援自己的亲人作出过不少的牺牲,而今,为了全县的繁荣富强,他们又做出了新的牺牲,毅然离开了祖居的山乡,到外安家落户。虽然县政府对搬迁户有很好的安排,但我们仍然被他们的精神所感动。

一时风平浪静,太阳虽没有冲出云层,但却云开天亮起来,小船的轮机声也突然停了震响,船在水面上滑行,只见两岸青山迎面而来,不由让人想起前人的诗句:“五里滩头风欲平,张帆举棹觉船轻,柔橹不施停却棹 是船行。满眼风光多闪烁,看山恰似走来迎,仔细看山山不动 是船行。“只觉心静神宁,似乎进入了神话世界。我正沉入冥想,忽然一阵欢笑从前面想起,抬头一看,一艘游船迎面驶来,船上坐满了脖挂红领巾的小学生,给万顷碧波染上了一片火红,正像那青山翠绿中点上了丛丛杜鹃,徒增一片生机。我们向他们招呼时,船已从身旁驶过,洒下一片欢歌笑语。船老大告诉我们:自从五里峡大坝建成以来,几乎每天都有人来此春游,他们不光驶欣赏这人造湖的十里风光,更是要目睹家乡的巨变,点燃胸中的激情。

一个多消失的行船,十几公里的游程结束了,游船重又回到巍巍大坝前,望着那雄伟而漂亮的电厂和通往远处的条条银线,我不由得吟起三十年来此体验生活的已故诗人莎红写的一首诗歌:“漠川河哟,漠川河,叫你跑你就快快跑,叫你站,你就快站下,你走过的田野蹄花结金穗,你跑过的山村蹄声开银花。”诗的,奔腾咆哮的漠川河,已为兴安人民驯服,在改革开放的凯歌声中,它正在做着新的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