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魅力兴安 > 兴安板路 >

重访灵源寺

 2013-04-16 15:53:38  浏览:

近日颇为空闲,信步到了哗嘴北岸的灵源寺。灵源寺过去曾来过一回,现在重游,又游出一些以前不曾有的感慨来。

进入山门的第一层殿,是天王殿。该殿正中是大肚弥勒佛像,两旁则塑造有四尊高大威武的四大天王像。四天王之一是东方天王提多罗吒,能保护国王,塑像着白色,手持琵琶;南天王毗琉璃,能使人善根增长,塑像着青色,手持宝剑;西天王毗留博叉,能以净眼观察护持人,塑像着红色,手中缠绕一龙;北天王毗沙门,有大福德,保护人的财富,塑像身绿色,右手持伞,左手持银鼠。

寺院的沙弥容勤陪同我参观。容勤20岁,一口闽南话,人长得很俊。容勤的介绍就通俗多了。他说护世四天王就是“风调雨顺”,持剑的天王是“风”,因为剑锋利;弹琵琶的天王叫“调”,因为琵琶需要调拨;持伞的天王叫“雨”,伞与雨的关系不言自明;手缠绕龙的天王叫“顺”,龙身长顺嘛。我忍不住笑了,心想:这真是佛教的中国化和中国化的佛教的有趣例证。

进入巍峨的大雄宝殿,迎面是三尊结跏趺坐的、表情安详的佛像。正中的一尊是佛教徒奉为我们这个娑婆世界的教主的释迦牟尼佛的塑像。我总以为佛陀是一位自己解脱了生死烦恼并返身拯救众生的圣者,佛陀涅槃后,佛教徒们出于对他的崇敬和传法的需要,把他神话为法力无边、威力无穷的如来佛了。“梵志,为我捶腿吧”——佛教早期经典《阿含经》中,佛陀就是如此平易。现在,熙熙攘攘的拜佛人中,谁不是为名为利而来?还有谁追随佛陀疲惫的双腿?

左面的一尊是西方极乐世界的教主阿弥陀佛。佛经上说,只要皈依阿弥陀佛,发愿往生西方净土,临终前一心称念阿弥陀佛的名号,死后即可往生西方极乐世界。在古代,如此廉价的佛国门卷,如此简便的解脱法门,对于饱尝现实生活之苦的平民百姓来说,无疑具有巨大诱惑力;而对于那些靠榨取民脂民膏养活自己的寄生虫,在酒足饭饱之余,念几声阿弥陀佛,既不妨碍他们继续作恶,又可以为后世安排一个好去处,何乐而不为呢?所以,阿弥陀佛信仰在中国历史上曾风行一时,佛教史上有“家家阿弥陀,户户观世音”之说。

右面的一尊是东方琉璃世界的教主药师佛。佛教认为,凡俗人都是患有贪、嗔、痴三毒的病人,佛是医治这些疾病的大医王。所以,不是只有药师佛才是药师。药师佛独得其名,是因为他是一尊现在佛,掌司现世利益,对当今问题特别是众生直接困苦,有救治能力。按常理,药师佛也应该香火旺盛,可是当念佛往生的净土宗和即生成佛的密宗兴起后,药师佛反而被冷落了。

寺庙的外边排开了几张简易桌椅,桌后面四位穿着便服的人稍稍有些紧张地等待着为善男信女占卜吉凶。右边也排着几张桌椅,两位穿着便服的人正口吐莲花地为一男一女指点迷津。我问容勤:“佛陀住世时是不容许从事看相、抽签、占卜这类活动的,灵不灵验是另外一回事。这里怎么有这么多人搞这些?”容勤哂然一笑,小声说“他们不是出家人。真正学佛的,只相信因果。修善得善果,作恶将来避不了恶报,绝不是趋吉避凶的方法可以避免的。”

出了山门,猛然想起佛陀的一句话:“我就像狮子,不怕百兽,然而怕狮子身上生的虫吃狮子肉。”这些人,大概就是狮子身上的虫吧?这是佛陀也奈何不得的事呀,我操什么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