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魅力兴安 > 兴安板路 >

寻访大塔寺

 2013-04-16 15:54:23  浏览:

中国的传统文化,佛学文化点有着很重要的一席之地。自汉帝元寿元年(公元前2年)博士弟子景宪从大月氏王使伊存那里将佛经传入中国后,这创始于公元前5—6世纪之间的佛教文化,便在中国扎下了根,很快使与中华本土的儒家、道家并存生长,被称为儒、道、释三教。其实孔子的儒家,只能算是一个学派,一种思想流派,而老、庄的道家,流传的范围也远不及那外来的佛教之广。大概由于中华大地多灾多难之故吧,而佛教倡导尚善,宣传因果报应,所以很快便被中国老百姓所接受,至南北朝时期,佛教传入不过三四百年,寺庙便已遍及中华大地,有“南朝四百八十寺”之说了。

当然,佛教的传播,佛家的流传,除了历史环境和时代背景外,它本身的哲学思想,亦是人类文化的精华,对促进人类文化的发展、陶冶人们的情操,都是大有益的。正因为如此,两千年来,神州大地上,凡有风光明媚,山水幽静奇秀之处,都有佛家的寺庙。而寺庙,又离不开塔!塔,在梵语中称为“浮屠”,而“浮屠”又是佛经的变音!因此,寺庙、古塔、佛经便连在一起,僧徒中的口头禅更有“救人一命,胜造七年浮屠”之说!于是,佛塔又成了名山、古刹不能缺的风景点,成了佛方化的代表。试想,杭州如缺了六合塔、雷峰塔;西安如少了大雁塔、小雁塔;北京少了北海公园中的白塔,那会怎么样呢?

兴安是一座古县城,虽然在唐初开始建县,但史禄凿通灵渠后,这里便成了南北枢纽,史书虽无记载,我们却可以推断,这里定然有集贸交易的市镇;这里定然也少不了寺庙与佛塔。至今,我们最早从文字中看到的是分水塘南岸的伏波庙,有唐人李商隐写的《祭伏波庙文》。伏波庙处有没有古塔我们不知道,但在《兴安县志》中却载有万里桥南端有座大塔寺,寺内有座大塔,志说“明正统癸亥八年(公元143年)邑人孙敬芳募修并造浮图九级“。万里桥,建于唐历元(825年),是楚粤交通必经之处,它是广西最古老的石拱桥之一,在桥头建寺、修塔,本是情理中事。《县志》说大塔建于明朝,是不是太晚了点!

事实确实如此。后据考证,大塔建于南宗政和年间(公元1111—1118年),寺创建于南宗宣和元年(公元1119年),寺因塔得名。该寺民国年间已逐渐破败,而古塔直到民国二十三年(公元1934年)方才倒塌,人们从地宫中挖出了带盖莲花石盆一个,莲花铁香炉一个,内装做工精致的金龙两条,金螯鱼一条,银寿像一个,银童像一个,“政和”铭文银钱十枚,银碗一个,不同款式的银碟四个,银匙一把,唐宋两代铜钱一百零九枚。这些文物最迟的是南宋绍兴年间(公元1131—1162年)的,出土时曾在万里桥摆过展览,后来全送交广西博物馆去了。这些文物告诉我们,古塔不修建于明,起码建于南宋绍兴提间,或于更早,南宋只维修过一次。明人孙敬芳不过又重修过一次而已。在佛教盛行于神州大陆之际,作为两粤最早开发地的兴安,当然免不了也成为佛教繁殖的土壤!特别是南宁国势微弱,从北宋的宋宗赵开始便寻求神灵的保佑,到南宋的宋高宗赵、宋宁宗赵扩、宋宗赵昀,他们都先后对全州湘山寺已逝的全真法师(寿佛爷)进敕封,这离湘山寺不远的大塔寺兴旺一时,又有何奇怪?

由于时代的变迁,人们自无缘见到大塔寺昔时的容颜,但见过这座九层莲花宝塔的却远有人在。据说塔顶被雷劈去一角,有人曾在四川峨眉山看见一块石头,其形状、大小与塔顶所缺完全一致,人们便说是峨眉山仙人给灵渠送来块镇妖的飞来石,就用此莲花塔顶做交换的啦!

传说终究是传说,传统文化永远是文化,它以各种方式、从各个方面去教育、启迪后人去进取、创造、传承,推动历史前进,去开创更加美好的未来。如今,兴安的市政建设、改造,又拟在寺塔寺旧址不远处重建一座更漂亮的古塔,供游人观赏,给兴安增色。这不是历史的重复,更不是佛教文化的重演,而是一种更新的创造!看到它,我们会记起过去,当然,更会看到一个古县城正在新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