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魅力兴安 > 兴安板路 >

吴玉与万里桥

 2013-04-16 15:57:54  浏览:

\

灵渠上的万里桥,史载是唐代李渤修建的,之所以取名“万里桥”,据说是从这里到长安,足足有万里之遥。到了有飞机和网络的今天,一万里当然不是个很遥远的距离,但是在一千年前的古代,一万里就足够让人很神秘和很伤感一阵了,万里之桥,自然也就成了古人嗟叹和述怀的地方了。明代的大奸丞严蒿被弹劾革职发配到广西,途径万里桥时,就站在桥亭上大发悲声:“兴安城郭枕高丘,湘漓水分南北流。万里桥头风雪暮,不知何地望神州。”严蒿当年权倾朝野,一旦被贬,悲哀之情可以想见。不过早在二年之前,因参严蒿而被贬发配到广西的刑部主事董传策却没有那么感伤,他在过万里桥时高声吟唱到:“忆昨含香侍圣朝,风烟回首隔迢遥。客游忽到三江峡,世路今到万里桥。笼内乾坤人独醒,舟中日月赋堪消。戊楼那更炎荒远,横笛秋天爽气飘。”一个忠臣,一个奸臣,心态竟是完全不同。更有戏剧性的是,严蒿被贬之时,正是董传策平反回京复官之时,两人竟在万里桥桥亭上相遇,想来那种大悲与大喜的尴尬,只有他们二人心里才知了。

万里桥上本无亭。若如果桥上无亭,大风大雪之时,严蒿也不会冒雪站在桥上感叹“万里桥头风雪暮”了,也就不会有与董传策狭路相逢的尴尬了。严蒿要怪,只有怪他的前人吴玉了。

唐李渤修万里桥,有桥无亭。至明代初年,兴安知县鲁孔达首修桥亭。之后百年三次倒塌三次重修,至成化二年,万里桥再次倒塌,数年无人修建。明成化九年,宪宗皇帝任御史吴玉为广南钦差大臣,巡视广西。

吴玉的资料史书上记载不多,只知道他是名宣德年进士,浙江人,任职内有何功绩,也不太清楚,不过能被皇帝任为钦差大臣,想来为人为官也不会太差。

吴玉从中原到广西,自是乘船,溯湘江而上,经北渠,过铧嘴而入南渠,顺流而下到万里桥。历代的文人骚客到了灵渠,上了万里桥,没有不诗兴大发吟诗作词的,想来吴玉也不例外,那年到万里桥上,也是诗兴大发,正想赋诗一首,不想一阵大雨骤然而至,把站在桥上的吴玉淋了个落汤鸡,吴玉的满腔诗兴,也付之渠水。此时镇守兴安的,是湖广都指挥陈望仁。陈望仁听说钦差大臣来到,早等在万里桥上迎接,谁知天公不作美,一场大雨先迎接了钦差大臣。陈都指挥那种诚惶诚恐的心情,是可想而知的。其实陈都指挥,也还是一个好官,在兴安任内,保境安民,百姓口碑甚好。当下吴玉见了陈望仁,晒然一笑,说了八个字:“有桥无亭,有袍无冠。”陈望仁一听,只觉背心发凉。吴玉走后,陈望仁当即带头捐款筹资,大兴土木,修建万里桥亭。三月后,吴玉回途经兴安,登万里桥,见桥亭修茸一新,大加称赞,当下写下《万里桥记》,对陈望仁大加褒奖,并挥笔题下“万里如归”四字。如今,这碑与桥记,成了记载万里桥历史的景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