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魅力兴安 > 兴安板路 >

田汉题联清幽亭

 2013-04-16 15:58:48  浏览:

灵渠南渠入南陡谷,绕了一个大弯,转过四贤祠,飞来石,突然向西北一折,直湘江故道靠拢,数十丈宽的秦堤一下子变窄了,窄到不足八尺,而堤下的湘江故道却直冲秦堤而来。好在堤下有一块大乌龟石挡着,不然那悬在秦堤中的渠水便会破堤而回湘江故道。故这段秦堤称为灵渠险工。

在这里有一座六角形,盖绿色琉璃瓦的亭子,亭北临湘江,南靠大路,亭柱上挂着一副木制对联,上写“泉石自清幽,云外波光烟外柳;江山余霸气,秦明时月汉时关。”,这楹联上方有一方“泉石清幽”的横匾。这楹联和横匾的作者署名为湘阴湛宗砺,这凉亭叫清幽亭。

清幽亭也名杏亭,原建在飞来石北边不远处,这里古木郁,篁竹箫箫,芳草纷披,加上那块神奇的飞来石,自是景色幽美,前人便选中这里建亭。1920年,原亭例毁,兴安镇居民文杏田捐资重建,将亭址北移至湘江故道岸边,改名为杏亭。当时,兴安县令彭学还写了扁《杏亭记》,刻碑存于亭内。兴安清末最后一名进士王国梁也为文撰写了一副百字长联,联语云“是何代飞来灵石竟成砥柱坐镇岩疆纵然南北分流在史禄渠边却占有一片山光一片水光安排明月清风终古永留名胜地;从今朝建设新亭装点林泉倍增游兴记取春秋佳日到越王城畔须领略数声樵唱数声渔唱消遣良辰美景大家同作自由人”。亭北也有两副楹联,一为“举杯漫饶孔北海;拜石不让米南宫。”一为“感怀南越归心日;想见东坡叙事时”。一时间,这里更成了游人赏景、文人弄墨的胜地,那山光、水光、竹影、浓荫和凉亭给人们带来了说不完的快意与欢欣!

可是好景不常,盛筵难再,民国初年的表面繁荣没能维系待多久,在那些吟诗联对的文人们尚没有全然辞世亡时,日本帝国主义的铁蹄,已经践踏上了中华大地!1944年,大半个中国早已沦陷于日寇之手!那曾抒写过“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的诗人田汉,在武汉、长沙的失守后,也只好跟随郭沫若的“第三厅”迁徙南下,来到桂林。

这年四月下旬,在一个风和日丽的日子里,田汉与柳亚子等一干爱国文人歌手相约共游灵渠,宣传抗日。当他们从沧浪桥溯渠而上,过了粟家桥、泄水天平,来到杏亭的时候,目睹了灵渠这段险工,望着湘江水浪的拍打着秦堤,又急匆匆朝西北流去的情景,已是心潮滚滚,再完看隔江的农田里,茹菜花白,油菜花黄,红花草紫红,仍是一派生机,可远处的都厐岭山峰一个连着一个,剑似的直指云宵,岭下的农舍却静静的少见人影。回头西望,那一座越城岭山峰,也是一片死寂。想起国难带来的凄凉,文人们不由感慨万端,有的便唱起了救亡歌曲,有的吟起了即兴的爱国诗歌。渠上游春的人们见此也都过来看热闹,当听到抗日宣传队队员们唱到动情处时,也禁不住相应共鸣,跟着高唱起来!一时间,群情激愤,斗志昂扬,使鸟语停声、飞蝶停舞、河水涌波。作为一代剧作家和诗人的田汉,更难抑心中激情,他禁不住诗兴大民,文思泉涌,当即便叫同行取过笔砚,用灵渠水研墨,蘸上墨汁,旋即在杏亭墙上飞快写下了七律一首,当写到“先民巨凿留残石,战士高歌起怒涛”时,人们更一阵欢呼叫好。田汉兴犹未已,接着又在亭柱上,在那“大家同作自由人”的长联旁边,写下副更为激励人们斗志的对联:”国难恰似双江急,民气如同五岭高!”

这首诗和对联,在杏亭墙上和亭柱上一直保存了许久,更迅速传开,成为兴安人民和游客的一道靓丽风景,它给杏亭增加了文采,给灵渠注进了雄浑壮美之情。

半转星移,时光过了几十年,中华民族已得到解放,杏亭因地基下陷而拆除了。1981年,一座新盖上绿上琉璃瓦的新杏亭立起在旧址上,亭柱上的对联虽只保留了湛宗砺那一副,可王国梁的那副百字长联早收进各种典籍中,而田汉的诗和对联更一直写在人们心里,激荡着人们的爱国豪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