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魅力兴安 > 兴安板路 >

兴安的科举村黑石屯

 2013-04-16 16:01:32  浏览:

\

\

\

\

\

挂了120余年的李氏宗祠匾

兴安县界首镇黑石屯,这个只有六七百人的小村子里,象征封建社会里读书人荣耀的“系马桩”石(旧时凡考上举人、点了进士,皇帝御赐“系马桩”,石桩上刻写某年某科进士或举人,竖立在其住宅前以显示读书人的矜贵和荣耀),竟有二三十条之多。但村民们只晓得祖上曾有过显赫的荣光,却数不出哪一科哪一年及第的先人来。近年来村里重修的家谱对此也全无记载,只有那些默默伫立在田头地尾的古碑和“系马桩”石,仿佛在诉说着先人的故事。

源远流长李家人

兴安县界首镇大洞村黑石屯,110余户人家都姓李,明朝洪武初年从江西吉安府吉水县迁到广西资源县中峰乡李家村,生活了近300年,于明朝末年迁到兴安界首,迄今也有近400年了。

前几年退休的兴安县文化旅游局局长李子靖说,在清朝乾隆、嘉庆、道光和咸丰几朝,是黑石李家人辉煌的时代,几乎现存所有的古迹都是那时留下来的。到了清末和民国,这个村子渐渐没落了。日本鬼子来时,所有的老宅子差不多被烧光了,只留下了李氏宗祠。从前,他家的大门上就挂有“武魁”的匾。全村自古尚武,武举人和武进士出了不少。可惜在“文革”时牌匾都烧掉了,只留下田头地尾上散落的几十条“系马桩”石和几块古碑,有的古碑和石桩还被拿去架桥修路。

为什么近年重修李氏家谱时,不整理一下先辈人的科举事迹呢?回答是“文革”时原有的老家谱统统烧了,已无从查找。

然而李家人到广西来的脉络是很清楚的。坐落在村头的李氏宗祠,大堂的砖墙中,嵌着一块清道光十七年(1837年)刻的石碑,碑文上记载:“(李氏)祖居系江西吉安府吉水县,宅名顾村。代有文人。曾修有谱。历以‘景华朝信,孝世仕光,文思孔孟,必愈朝廷’辈数,自我祖景通公迁移粤西……迄后16代……后世追宗思祖,又定以‘魁元先裕,茂盛光辉’之辈……(续以)‘克绳承祖,继德泽永,芬芳科第,绵延启贻,徽映绪长’字辈……”

今年80岁的李然老人说:自先祖魁义公到黑石,现已出了“芬”字辈,李家人到兴安有17代了。

古碑上闪耀着荣光

村边土屋土墙边,两块“系马桩”石分别刻着“雍正九年”、“宣统元年”的字样。瓜棚下,小河边,稻田旁和草木丛生的土岭上,到处可见前人科举留下的石桩和石碑。

村西北有土岭名“响堂山”,山上有清道光年间建的李家先祖李步云和其三子李宏典的坟墓。墓碑上刻着父子俩都是“皇清例授武信郎”。李然说,李步云是武举人,他用的大刀有120斤,前后左右砍四门,水泼不进,远近闻名。李宏典的墓碑上说:“生于嘉庆十八年五月,没于道光壬寅岁十一月。幼习孙吴,及长游泮,壮岁登科。进京皇榜题名。扶危有志未遂,于是贻情花鸟,乐享田园……”

最令村人感到自豪的是,李家在清乾嘉年间曾出过一位大学士。

清朝不设宰相或丞相,皇帝之下统管文武朝政的最高行政长官,叫做大学士。朝廷设满、汉大学士各二人,自雍正八年起其品级定为正一品。这就意味着大学士成为清朝最高的官员,犹如历朝的丞相,品列文官之首。大学士的副职为协办大学士,满汉各一人,乾隆四年始有,其品级为从一品。

记者跟村民来到离黑石屯五六公里外的百里村,在一座长满杂草的山冈上,见到一座很大的古墓。整块的大青石围砌的墓的扶手已倒塌,直径四米多的墓穴因被盗已塌陷,草丛中有一块直径1米多的坟墓盖石,形状像古代的官帽。墓碑上刻着:“皇清例授大学士显考李公讳茂华字翰若之墓”、“生于乾隆辛酉岁(1741年),没于癸卯年七月二十六日,享春光五十有五”、“嘉庆元年(1796年)丙辰岁季秋立”。可惜,碑上没有其生平事迹;也无法从新修的李氏家谱和近年出版的县志上查找(2002年版的《兴安县志》,没有列出“兴安历代科举”类的栏目)。

整理文物建“碑林”

李然老人说,听老一辈的人讲,从前的黑石村,到处是雕梁画栋,一大排的古宅都饰以荷叶浮雕的花窗,宽敞的花厅里有戏台,来一个连的人都住得下。一两里长的青石板路,直通到村外的大路上。

现存的两座乾隆桥可见村子的格局:整个村庄倚靠西北的山岭,农舍坐北朝南而建,村东头的石拱桥锁住了小河的水口,村西边的接龙桥接住了水源和龙脉。村口的李氏宗祠分上下两座,中间是天井。上座建于乾隆年间,下座建于光绪八年(1882年)。祠堂大门上那块“李氏宗祠”匾,已悬挂120多年了。但原先挂在大门两边的“进士”和“武魁”匾,文革时毁掉了。不过,当年老祖宗读书人的荣耀———那些古代的石桩、石刻我们应当保护好来。村主任李东日说,村里马上动员村民将散落在路边或用来架桥垫路的“系马桩”和古碑收集起来,存放到祠堂里去,免得年时久了搞坏了。

是呀,这样李氏宗祠里就会有“碑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