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魅力兴安 > 兴安板路 >

最后的陡军

 2013-04-16 16:03:31  浏览:

\

20世纪60年代初,民国年间灵渠的最后一任渠目宿昌定回忆起他的陡军世家的生活经历时,常感慨万千。

宿昌定祖居兴安县城西六里的茄子塘村。据他说,他的祖先原籍安徽,明代洪武二十九年(1396年),“随王护驾”来到兴安(其实是随严震直来兴安修浚灵渠),同来的还有一位姓季的(后人现住城西季家屋场),一位姓颜的(后人居住兴安城内),三人结义为兄弟。灵渠修好以后,即由他们三姓轮流管理。宿昌定生于1886年,他从光绪三十年(1904)起即代替父亲任渠目。这一职位传至他已经是第五代了。他任渠目三十六年,直至民国29年(1940年)以后,灵渠极少船只通行,兴安县府停发了他的工饷,他才卸任归田。

据他说,塞陡工具每年由县府一次性发给工料费,由每陡陡夫自己置办,实行包干。塞陡工具有与陡门宽度稍长的杉木面杠一根,与陡门宽度相同的杂木底杠一根,比陡门高度稍长的小陡杠一根,马杈若干(马杈是用三根长约二米的小杂木,一头凿孔用绳子套住,另一头可自由收张,类似照相机的三脚架),陡拼若干(陡拼是用五尺长、一寸宽的竹片编成的帘子,一般用五块竹板编成一张),陡簟若干(陡簟是用竹篾编成五尺长、三尺宽的竹席),挽钩一条,斧子一把。

塞陡时,先把小陡杠斜插入渠底的石孔内,上端斜靠入陡盘上的凹口里,再将底杠的一端放入对面陡盘底的鱼嘴迎水面一侧,另一端架在小陡杠下端,让鱼嘴和小陡杠顶住底杠,不使被水冲走。再以面杠架在对岸陡盘上面的凹口内,另一端放在小陡杠上,以小陡杠为依托。这样就架成了“=”形的一个陡门框架。然后,依次先把马杈以面杠作依托,横排满陡门,在马杈前再铺陡拼,陡拼前面铺上陡簟,一座陡门就算塞好了。塞好的陡门可以阻止渠水大量下泄,但不致完全塞断渠水,因而陡门以上的水位可以慢慢升高,陡门以下的水位也不会断流,如果下游的陡也塞上的话,水位也会逐步升高。等水位升高至可以通航时,船只驶近陡门,陡夫即用斧子将斜靠在陡盘上凹口内的小陡杠敲出,小陡杠、底杠、面杠失去了依托,在水的冲压下,连同马杈、陡拼、陡簟一齐向下游崩塌。陡门开了,船只即可逆流而上或顺流而下地通过陡门。塞陡工具的一端都用细绳拴住,系在陡盘的牛鼻孔内,不会被水冲跑。等船只过后,陡夫用挽钩可一件件打捞上岸,备下次塞陡再用。

当时的陡夫(或陡军),只负责官船的陡门启闭。所谓官船,是指由官府租用的货船或迎送过往官吏的民船。南来的官船到达溶江大埠头,北来的到达界首,即通知陡夫塞陡。如系来往官吏,渠目必须西至画眉塘、北至唐家司上船叩见,并导领船只过陡,过陡后还能领到一点赏钱。民船过陡,则由船夫自己关陡和塞陡,须借用塞陡工具的,则要付租赁钱,这些都是陡夫们的额外收入。(本文来源:唐兆民著《灵渠文献粹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