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魅力兴安 > 兴安板路 >

张鼎星的灵渠情结

 2013-04-16 16:04:13  浏览:

\

清末民初时期的兴安本土文人张鼎星,首善镇(今兴安镇)人,生于咸丰七年(1857年),青年时就读于漓江书院,后参加科举考试得中举人,与彭学傺(民国九年县知事,《杏亭记》作者)、彭榕(清末兴安最后一名进士,著名《兴安八景图》作者)等人同为兴安地方知名文人学者,曾一起为兴安著名景区题诗撰记。张鼎星为飞来石题诗并书“溯湘漓源头水到此江分去,寻秦汉遗迹石从何处飞来”。

1918年,六十一岁的张鼎星徒步游览灵渠全渠,在严关马头山牯牛陡他听说了牯牛石的故事:传说东海有一条黑牯牛霸占了湘江,南海有一条黄牯牛霸占了漓江。灵渠修通了以后,两条牛都想把灵渠据为己有,相互争执不下,就定下了一个规矩:每年在灵渠边的马头山下比斗一次,以一晚为限,不分上下,则第二年继续斗,直斗到分出输赢为止。

这两条孽牛的约定,却害苦了百姓,每年它们争斗时,湘江、漓江都要涨起大洪水助战,洪水淹没庄稼,冲毁农田不算,还影响到灵渠堤坝,冲崩损毁,不能通航。真是“二牛相斗,祸害平民”。

这一年,两条牯牛相斗时卷起的洪水,把一位老阿爸淹死了,这老阿爸的儿子和儿媳发誓要为阿爸报仇。他们打听到附近狮子山上寺庙住持智真和尚有一张八百斤重的铁弓,可射死孽牛,便一起来到山上拜见住持智真和尚,智真和尚对他们说:“要射死两条孽牛,还必须用对面凤凰山柳树上的柳树虫丝来织一张大网,罩住孽牛,才能将它们都射死。”于是夫妻二人商量好,丈夫上山练习射箭,不练到百发百中决不回来,妻子捉虫抽丝织网,不织成五丈宽的大网决不见丈夫。过了九九八十一天,夫妻俩见面了。他们一个拿弓,一个搭网,冒雨来到浊浪翻滚的灵渠边上,见两条孽牛,一黄一黑,头对头,角对角,兴风作浪,斗得正欢。夫妻两人见了,怒从心起,只见妻子紧扣网绳看准机会,双手一抖,嗖地一下,大网张开,将两条孽牛罩个正着;旁边的丈夫,早已张弓搭箭,一箭将黄牛射倒在河里,黑牛一惊,顶着丝网冲到岸上,被丈夫的第二支箭射中,挣扎了几步,也倒下了。风停了,洪水退了,乡亲们听说夫妻俩射杀了孽牛,都纷纷跑来观看,只见两头牯牛,一头倒在水里,一头死在岸上,都变成了黑墨墨的大石头。

张鼎星听了这个动人的故事,灵感一来,欣然作诗云:“见闻牯牛石,不知在何方。偶经马山下,见二石苍苍。一在江岸上,一卧水中央。崭然露头角,非马亦非羊。厥名何所肖,入目心彷徨。路问采樵者,言事属渺茫。昔人见二牛,夜斗陡河旁。嶙峋化为石,陡名始昭彰。我今恍然悟,古迹遗吾乡。县志多遗失,父老传弗忘。挂角共可读,烧尾却无伤。桃林放不去,李老骑赤遑。常留山水间,历尽风雪霜。人生七十稀,光阴似箭忙。富贵贫贱中,谁能自主张。安得如此石,专与山河长。中区铁骨傲人张鼎星题,民国六年二月”。写毕,命人镌刻摩岩,立石于灵渠畔。

1943年,八十五岁高龄的张鼎星,在杏亭为灵渠留下最后的楹联“湘漓异源非异源自来地志纷纷忘了相离二字,秦汉杂霸不杂霸祗此江堤寸寸亦当雄视千秋”后,离我们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