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魅力兴安 > 兴安传说 >

乳洞岩

 2013-04-17 11:56:28  浏览:

\

兴安城南十二里地,有座秀丽的蟠龙山,山下有个岩洞,叫乳洞岩。岩的底层有长流不断的泉水流出,在严关附近流进灵渠,增加灵渠的水量,使灵渠就是在特大的旱灾缺水时,也能有足够的渠水通航。说起这股水流,还有一个故事。

古时,蟠龙山下茅坪村里有个老石匠,他身边只有个孙女,叫石花,长得十分聪明伶俐。小石花自幼跟爷爷开山采石,雕龙琢凤,粗细石工,路路精通。但在她刚满十八岁时,爷爷就断了气。

附近有个财主仔叫贾少爷,是个酒色之徒。见石花爷死了,就想去采花折柳。可刚一踏进石花的门槛,就被一盆脏水泼了回来。

贾少爷不死心,又托人送去三百两聘金,要娶石花做三房姨太太。石花不贪富,不嫌贫,撇开贾少爷,却嫁给了勤劳善良的打柴汉——樵哥。气得贾少爷肠子都断了三根。

石花与樵哥成亲以后,贾少爷就处处同石花作对,他一不准石花上蟠龙山开山采石,二不准樵哥进蟠龙山打柴种地。夫妻两个都是有骨气的人,“身上有双手,百事能糊口”,樵哥每天就到深山大岭去采药捕蛇,石花在家养蚕织绢,小两口节衣

缩食,互相照应,苦日子也过得甜蜜蜜。

贾少爷见难不住石花,心里又打起了坏主意。

这 年夏天,百日无雨,旱得江河断了源,水井现了底,方圆几十里连一口能吃的水都没有。贾家却有一口“千古井”,大旱十年有水流,要想吃水,只有靠它。贾少爷 躺在牛皮椅上想:这回你石花不来借粮,也要来求水,我这里“池边采莲藕,坐地等花开。”谁知等了数日,却不见石花上门求水。

樵哥见石花鼻孔干出了火,嘴唇干出了血,就瞒着妻子,到贾少爷家里去要了半桶水回来给她喝了。第二天,石花就一病不起。

樵 哥日夜守在妻子的病床边,望着妻子憔悴的面容,伤心得直落泪。一天晚上,樵哥困了,昏昏地进入梦乡。蒙眬中,见一只龟从云雾中飘落下来,对他说:“我是此 地仙人岩里的龟仙,修炼了千年,今见你妻子被坏人陷害,喝了‘断阳药’水,危在旦夕。我那里有‘还阳珠’一颗,让她含在嘴里,方可救死回生……”说罢,飘 然而去。樵哥从梦境中醒来,又惊又喜。鸡啼三更,就匆匆往十里外严关附近的仙人岩奔去。

仙龟送梦,果然应灵。樵哥真的从仙人岩里取回宝珠,放在妻子口中,不一会,石花的病就好了。她蹦下床来,扑到丈夫怀里,激动地喊着:“樵哥!”一开口,宝珠就顺着喉咙滑落到肚里去了。

隔了许多天,石花胃口变了。想吃酸的,樵哥知道妻子有了喜,心里自然很高兴。

十月怀胎,一朝降喜,石花生下了个石蛋子。这事传到贾少爷耳里,他又来找岔子了。说石花生了妖孽,要祸害乡里。不但把石蛋子抢了去,还准备拿她夫妻治罪。

贾少爷想把石蛋子毁掉,用刀劈,劈不开;用火烧,烧不烂。他怕了,赶忙把它丢进石岩里。

原来这石蛋子是“还阳珠”变的,被丢进石岩后,受了清风潮气,自化自开,三日后,便变成了一个胖胖的石娃子。一滴石乳落进嘴里,就长一寸多;两滴石乳落进嘴里,就长一尺;石娃子一见风,就长成了粗眉大眼,力气过人的彪壮后生。

石娃子回到家里,知道爷娘被贾少爷抓去了,一口气跑到贾家堂前,骂道:“姓贾的,快将我爷娘放回来,要不然,当心小老子给你闹生丧!”

贾少爷见有人前来闯堂,忙叫家丁上前捆绑,石娃子东一巴掌西一拨,轻轻几下,就打得那些家丁一个个鼻青眼肿。贾少爷一看要吃眼前亏,只好陪礼放人。石娃子一手拉着爷,一手拉着娘,高高兴兴地回到家里。

贾少爷并不甘心,等石娃子一走,即刻写了状子,差人带了二十锭大银,送到县衙请吴大人前来断案。吴大人是个贪官,黑眼睛见了白银子,当天就坐轿赶到茅坪来。

公堂设在城隍庙里,看热闹的人把庙前庙后挤得水泄不通。吴大人传审石花,喝问道:“你这贫妇,为何生养妖孽,伤风败俗,该治何罪?”石花答道:“我儿有脚有手,有耳有鼻,何为妖孽?又怎能说是伤风败俗?” 三言两语,驳得吴大人哑口无言。贾少爷见吴大人下不了台,连忙禀道:“大人,这贫妇之子,破壳而出,不是妖孽所生,也是妖孽所变,望大人明察重处。”吴大 人一听,忙说“在理,在理。”惊堂木一拍,正要叫差役拿下石花。这时,石娃子从门外闯了进来。吴大人见他如同丈二金刚,两眼圆瞪,威武雄壮,不觉倒抽了一 口冷气。过了好一会儿,才定了定神。说:“吴某乃父母之官,为民秉公办案,贾家告你母亲伤风败俗,本应连你一同治罪。念你年少无知,姑且从宽。这里正逢百 日无雨,江河断流,稻粟焦枯。本官限你三日之内,凿开蟠龙山,引出清泉,治旱灭灾,方可免罪。不然,休怪本官执法施刑了。”

石娃子本来是受龟仙所托,化变而来,要他开山引水,那还不易如翻掌,况且这还是为民造福,也就满口答应了。他知道仙人岩里有神锤神凿,靠它可以凿山引水。所以一离开公堂就往仙人岩奔去了。

再说吴大人这样断案后,贾少爷以为一定会难 住石娃子,下一步定会套住石花,于是请吴大人住下,大摆酒宴,痛饮了两日。

第三天,两顶八抬大轿,停在蟠龙山下,贾少爷与吴大人监察凿山来了。

石娃子取得神锤,神凿回来,爬到半山腰,对准石壁,轻落一锤,凿开了一个十丈深的岩洞,水,没有流出来。石娃往山下挪了一百步,对准石壁,又落一锤,凿开了 一个五十丈深的岩洞,水,还是没流出来。石花、樵哥站在一旁,急得双脚蹦蹦跳;贾少爷、吴大人坐在轿子旁,捧着肚皮嘿嘿笑。

石娃子不慌不忙,又往山下挪了一百步,对准山脚石壁,猛落一锤,只听得“轰”的一声惊天巨响,凿开了个百丈深岩,巨大的清泉顺着洞口奔泻出来,把吴大人和贾少爷连同两顶大轿也冲得无影无踪。

从此以后,蟠龙山下的沃土得到滋润,长出了金果银瓜。岩里的清泉水,象香甜的乳汁,常年流个不完,灌进灵渠,使渠道水量不管在什么旱季都能通航。人们把第一 凿凿出的洞叫“飞霞”、第二凿凿出的洞叫“驻云”、第三凿凿出的洞叫“喷雷”,三层洞合称为“乳洞岩”。直到现在,乳洞岩里的汩汩清流,还甜得象乳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