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魅力兴安 > 兴安传说 >

火烧黄麻子

 2013-04-17 12:02:09  浏览:

万里桥上原来有座凉亭,四根柱子撑起四角飞檐,古雅得很哩!夏天,人们爱到这里乘凉;冬天,行人愿到桥上喝碗热粥热汤圆,暖暖身子。后来,这么好一个地方竟被一个独眼女人霸占了!兴安人从来都叫独眼做“眇子”,因此大家背地叫这个女人做“眇婆女人”。眇婆女人也在凉亭里卖汤圆。她的手艺如何?有人给她编了几旬顺口溜:

万里桥,桥万里,

桥上有汤,桥下有水,

汤汤水水,实难入嘴……

她的汤圆不好,怎么又能占据这个好地方,过往行人又非吃这汤圆不可呢?原来这眇婆女人的丈夫是地方上一霸,姓黄,脸上又长着数不清的大黑麻子,人家就叫他“黄麻子”。俗话讲,“十个麻子九个巧,九巧赶不上一个眇”,他们一对是又麻又眇,世上难找配全了!你说哪个还是他们的对手?这黄麻子在桥头开了个火药铺,他能讲会说,又会巴结官府,几年之内便挤走了万里桥头那些卖馄饨的,卖稀粥的小贩,连桥亭一起霸占了。一般的小摊小贩哪个还敢太岁头上动土?还不远远躲开!他是独门生意,当然买卖也就不错了。

有 个仙人听到了这回事,便下凡来看个究竟。他装成一个驼背弯腰的老人,衣服滴滴吊吊,头脸邋里邋遢,拖着双烂草鞋,吧哒吧哒地走上万里桥,二话不说,拣了个 好座位坐下来乘凉。眇婆女人见老人一不买汤圆,二不讲好话,就赶他走。老人先是低声下气请求让他收收汗,透口气再走,眇婆女人不仅不听,反而拿起根柴火棒 就打,嘴里还不干不净地骂人:“你这个不识相的老叫化子,讨米也不找个地方,跑到我这桥上来寻死!” 老人不服,就和她顶起嘴来。两人你一句我一嘴,惊动了一大帮人,把座万里桥围得个水泄不通。黄麻子以为出了什么事,赶忙奔上桥头,见是个叫化子和自己老婆 吵架,不问三七二十一,就打了几拳,又用力一推,把老人推下桥头,摔得头破血流。老人爬起来,咬着牙边骂边走了。周围群众害怕黄麻子,也暗暗咒骂,忿忿离 开。

仙 人边走边想:这双鸟夫妻当真是对火辣婆——碰不得,我偏要去撩他一撩。便又摇身一变,变作个七、八岁的小孩,嘴角边流两条鼻涕,脏手上拿一个破碗,又走上 了万里桥凉亭,朝眇婆女人递着破碗说:“婶娘,给我几个汤圆吧,我饿……”眇婆女人先前的气还没消,又见这个小叫化子来了,举起巴掌就是一耳刮子,小孩头 一缩,正好把碗打落在地,摔成了四块。小孩见打破了碗,就赖在地上,大喉大嗓哭着要她赔碗。他这一哭一喊,又引来了好多人,眇婆女人再也无法卖汤圆了。

黄 麻子闻讯赶来,见一个小叫化哭赖,气得那颗颗黑麻子都胀红了。他不声不响,鼓着一对金鱼眼,走过去,抓起小孩的手脚,往水里就是一丢,“咕咚”一声沉底 了。众人看不过眼,有几个立刻跳下灵渠去打捞小孩尸首,准备和黄麻子打一场人命官司。可奇怪得很,他们摸遍了每一块石头缝缝,就是找不到小孩的影子……

晚上回家,黄麻子夫妇很不痛快,生意没做成倒还罢了,还招了这么多闲气,两人便对坐着喝起闷酒来。喝到深夜,听见门外有人喊道:“老板,我买硝药!”黄麻子没好气地答道:“白天不来半夜来,老子今晚没空,不卖了!”那个人也蛮韧皮,硬是赖着不走。说:“老板,有急用我才连夜来买,价钱贵点好不好?”黄麻子夫妇听说有好价钱,也就停下酒杯,开了店门。客人果然一开口就是五十斤,价钱也比平常高一半,黄麻子夫妇喜欢得嘴巴扯到了后颈窝。

过好了秤,客人要先看看货的好丑再给钱,黄麻子忙把胸口一拍说:“我黄某从来货真价实,要试就试给你看!”说着,他撮了撮最好的火药放在地上,叫眇婆女人拿过腊烛,凑过去点火。哪晓得火苗刚一接近,火药便“扑”的一声烧了起来,跟着“轰”的一声巨响,黄麻子和眇婆女人都一起上了西天!这火烧光了黄麻子的房屋,也烧掉了万里桥上的凉亭,只剩了四个石墩!

不用说,那买火药的客人,就是那先变老人,后变小孩的神仙。大火一起,他早就腾云走了。万里桥少了个凉亭,好比光光脑袋没戴帽,总象少了个什么。旧时,众人怕世道不好,若重修桥亭,再招来个新的眇婆女人更麻烦,干脆不修;直到太平盛世出现,前几年才重新修起了新桥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