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魅力兴安 > 兴安传说 >

万里桥

 2013-04-17 12:09:34  浏览:

\

灵渠渠水流到兴安县城,一座单拱大石桥跨越渠上,桥头刻有“万里桥”三个大字。说起万里桥的来历还满有意思。

两 千多年前,兴安北街里是中原和岭南来往的交通要道。开凿灵渠后,渠水从这里经过,把这条要路截作两下,于是,官府就在渠上架了一座木桥。木桥又矮又窄,来 往行人多,非常拥挤。船只经过,还要临时挪开桥板,等船过了才又搭回,行人得等老半天才能过桥。老百姓怨声不绝,便写了一首打油诗贴在桥上:

坐北朝南一木桥, 走在桥上动摇摇,

船只过渠桥拆去, 行人站得脚打飘。

唐朝宝历年间,桂管观察使李渤来兴安修整灵渠。一天,他微服私访从这里经过,见到桥边的诗句,心中思忖:这写的虽不成诗,却也道出了百姓的怨气。回到驿馆,便叫一个随从如此这般地给县令写了一封文书。

县令接到观察使的文书,马上拆开来看,却是一首诗。县令不解其意,就叫人把全城的知名文人都请来帮他解释。大家看到观察使送来的诗是这样的:

灵水清清渠岸高, 虽是有桥似无桥,

隔岸犹如隔千里, 民怨如潮何时消。

一个士子说:“这是要我们修千座桥,免得老百姓有怨气。”另一个士子说:“非也,非也,这是要我们换座桥。”

大家琢磨争论了半天,最后敲定,还是要换座桥。于是县令叫一个乡绅为首,筹备银两修桥。老百姓出了银钱,官绅们胀了荷包,之后,只换了另一座木桥。

隔了一段时间,李渤又从这里经过,又见一群人围着看字条,他走近一看,见是一张白头帖子,上面写的是:

拆了旧桥换新桥, 换来换去是木条。

县令多绅同条裤, 修桥银两进腰包。

李渤看那桥,果然还是座木桥,只不过稍微宽了点,高了些。心里好生不满,回到驿馆,忙派差人把县令叫来。县令还以为观察使要奖赏他呢,哪知一进门就挨了一顿斥责,说他不体谅民情,最后,限他三个月内修好一座石拱桥。

县官回到府衙,整天板着脸,坐卧不安。他有个侄儿名叫赵七,是个劣绅,得知此事后,便要把这个差事揽过来,想从中捞些油水,还想挂个修桥铺路的美名。要叔叔让他承包此事,县令真的成全了他。

赵 七经过筹粮捐款,召募石匠,一番准备之后便动了工。由于百姓都盼望石桥早日建成,石匠民伕都竭力尽心,日夜赶工,不到三个月,一座坚固的石拱桥真的修成 了。赵七来到桥上,东瞧瞧,西望望,好不得意。一个管家见此,忙凑上来献计说:“你何不在桥上给县令阿叔留几个字,也好流芳千古。”赵七听了,正中下怀, 县令名叫赵禺三,于是,他便命石匠在桥上刻了“禺三桥”三个大字。

四周的百姓,素知县令赵某为人奸狠毒辣,而今却想贪功立碑,背地窃窃议论。夜里,有一个懂刻石的,就悄悄在“禺”字上面添了个草头,“三”字上头改成个“甲”字,变成了“萬里”二字。

过 了几天,赵七陪同县令来到桥上,正想给他拍马屁邀功,可是到桥边一看,“禺三桥”变成了“萬里桥”,气得火冒三丈,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他正想向县令禀 告,要追查改字人的时候,李渤骑着高头大马走来了。他看着“万里桥”三字,手捋胡须微微点头,对县令说:“由此至京城恰好万里,名副其实,桥名好,桥名好!”

县令和赵七听了,真是哑子吃黄莲,有口也难言。只得跟着连声称好。从此,“万里桥”这个名字就一直沿用至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