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魅力兴安 > 兴安传说 >

双女井溪

 2013-04-17 12:15:26  浏览:

\

兴安县城,有一条从南向北横穿灵渠渠底,流过马嘶桥下的溪水,叫“双女井溪”,它是从县城南边双排岭下的双女井流出来的。据说,以前这股水又清又甜,后来变得污浊发臭了。清甜的井水,怎么又会变臭而且只能从灵渠底下通过呢?古人传下了这样一个故事:

苦歌牵情

从前,双女井旁的村里,住着个心毒手狠的寡妇,叫邬婆。邬婆有两个女儿,小的叫秀月,生得象牛粪上的烂菌子,又丑又毒;大的叫莲子,长得象朵出水荷花,又好看,又有好心(芯)。因为秀月是亲生女,邬婆对她十分偏爱;莲子是丈夫前头大婆生的,所以就千方百计地虐待她。

白 天,莲子下地种棉种菜去了,邬婆就关起门来煎荷包蛋,熬白果粥给秀月吃。莲子回来时,桌上摆的全是红薯、芋头、苦菜汤,只能吃个半饱,晚上,邬婆夜夜要莲 子纺纱织布到三更。莲子困了,只好在纺车上打个盹。邬婆还经常拿洗衣棒头打她。有一回,莲子忍不住顶了几句,邬婆就顺手抓起一把石灰朝她脸上撒去,把莲子 一双水灵灵的眼睛弄瞎了。从此莲子就更加难熬了,她一边摸着织布,一边唱起苦歌:

悲切切, 苦妹不见日和月。

日伴纺车千行泪, 夜伴纺车千滴血……

悲凄的歌声透过低矮的木窗,飞过灵渠,传到了鲤鱼潭里,被潭底水晶宫里善良的鲤鱼郎听到了。他知道莲子在受苦,很同情,就同乌龟爷爷和鲢鱼弟弟商量,决定把莲子娶到水晶宫里来。

鱼郎娶妻

鲤鱼郎变成一个青年后生,跳出水面,来到莲子门口,对邬婆说:“老婆婆,我是灵渠摆渡的船工,孤苦伶丁,无人料理家务,听说你家有个瞎妹妹,我想娶她为妻,不知老婆婆答不答应?” 邬婆本来就嫌莲子眼睛瞎了,做不了多大事情,生怕嫁不出去,现在见有人上门提亲,当然求之不得。但她却假惺惺地说:“本来我舍不得瞎妹子离开,但见你也可 怜,‘无女不成家’嘛,只要你备下十两彩银,我就把瞎妹嫁给你。”鱼郎当即摸出十两银子,递给邬婆。邬婆接过银子,走到织布机前,笑吟吟地对莲子说:“宝 宝女,娘给你找了个好女婿,快跟这后生去吧!”秀月怕莲子赖在家里不走,也就催她说:“去吧,那后生打灯笼都找不到理!”就这样,莲子出了家门。

那天正是七月初七,鱼郎带着莲子来到水晶宫,拿出一颗夜明珠,在莲子眼前晃几晃,莲子觉得眼前一阵清凉,睁眼一看,只见四周是雪白透亮的水晶柱,五彩缤纷的大殿堂,金砖玉瓦的楼阁,一派富丽堂皇。她揉揉双眼,再仔细一看,宫壁上还嵌着个金双喜哩!

莲子结了亲后,仍旧在家纺纱织布,小日子过得又舒服又称心!

丑女抢鞋

不 觉过了半年,到了三月清明。莲子想回老家给爹妈扫墓,顺便看看后妈和妹妹。鱼郎虽然知道她的后母和妹妹狠毒,也不好阻拦,就给她备了些礼物,让她带回娘 家。鱼郎将莲子送到潭边,递给她一双绣花鞋,叮嘱道:“这是一双‘分水鞋’,穿上它就能下水入宫,你千万不要丢失。”莲子点点头走了。

莲子回到家里,后娘和妹妹见她眼也好了,又带回许多好东西,笑得连嘴巴都合不拢。后娘忙为她熬鸡汤,煎荷包蛋;妹妹也给她打油茶,煮白果粥,问这问那,特别亲热,莲子见后娘和妹妹跟以前不一样,心里很高兴,把在水晶宫的情况都告诉了她们。

其实,邬婆表面上对莲子亲热,心里却在打着鬼主意,她知道莲子身边有双“分水鞋”,能下水入宫,就同秀月想出了一条毒计……

莲 子住了半个月,准备回郎家。这天清早,正要动身,秀月哭哭哇哇地从村口水井边跑回来,嚷者说:“姐姐,我到井边挑水,把金耳环掉到井里去了,你快去帮我找 一找。”好心肠的莲子,真的跟她到了井边。那井水绿茵茵的,深得看不见底。莲子对秀月说:“妹妹,莫找算了,下次我回娘家,给你带一对好的来。”

秀月听了,故意大哭起来:“姐姐,你一年半载才回来一转,妈妈知道我丢了金耳环,腿都要被她打断!”莲子见妹妹哭得伤心,就从身上摸出“分水鞋”,准备下井去找金耳环。秀月见了,突然抢过“分水鞋”,顺手又将莲子推到井里去了……

化鸟入宫

秀月害了莲子,邬婆便把她打扮成莲子模样,一穿着“分水鞋”来到水晶宫。她一不种棉种菜,二不纺纱织布,天天吃饱喝足了就睡懒觉。鱼郎并不知道其中情由,只发现自己的妻子变了,心里好不纳闷。

一天,鱼郎独自到潭外柳堤上散步解闷。见柳树上一只画眉鸟正在悲泣地朝他唱歌:

泪淋淋,悲凄凄, 我是鱼郎结发妻

鲤鱼郎听罢,想了想,对画眉问道:

你若是我莲子变, 我俩结亲是几时?

画眉听了马上唱道:

宫壁上面挂喜字, 结亲正是七月七。

鱼郎见画眉对答如流,心中奇怪得很:莲子不是已回宫了,怎么又变了画眉鸟呢?他决定把它带回家,弄个水落石出,于是对画眉鸟说:

鱼郎带你回宫去, 来月再辨真假妻。

鱼郎话没落音,只听得“扑”的一声,画眉飞到袖中来了。

回到水宫,鱼郎编了一只精致的鸟笼,把画眉养在笼里,挂在楼台上。每天早上,画眉看见秀月坐在镜子边懒洋洋的梳妆,就唱起歌来:

不知羞, 厚起脸皮住阁楼。

拿我铜镜照狗脸, 拿我木梳刮狗头。

秀月梳一下,画眉唱一声,梳两下,唱两声。秀月听得火起,就把画眉抓出来,摔死了。

鱼郎回官,看见画眉死了,心里十分难过。便钉了一只白果木板箱子,把它埋在后花园里。第二天,就在埋画眉的地方,长出了一棵白果树。不到三天,就有碗口那么粗,枝上结满了白果。

鱼 郎到树下乘凉,白果掉在跟前。他捡回家去除了皮壳,熬起象板油一样白的粥,吃起来又甜又香。秀月是个好吃婆娘,见白果粥味道好,也狼吞虎咽,一连喝了几大 碗。谁知白果粥下肚,她便上呕下泻,一连屙了好几天。她又恼又气,就把白果树砍了,拿去当柴烧。鱼郎回来,她就编了一套假话,说是那夜大风把白果树吹倒。 自己把它当柴烧,只剩下一小节。

鱼 郎听了,自然更伤心,就把这截木头削做洗衣棒,带在身边,衣服脏了,就用它来捶洗,衣服洗得又快又干净。秀月知道了,也用它来捶洗衣服,结果衣服越洗越 脏,越捶越烂,凡是捶洗过的衣服,夏天穿着热,冬天穿着冷。秀月一气,就把洗衣棒烧成灰,撒在荷花池里。第二天,池塘里长出一朵很大的荷花来。

荷香藕甜

这天,鱼郎从荷花池边经过,池塘里响起了一串低沉而悲凉的歌声:

鲤鱼郎,停一停, 莲子对你诉苦情:

三月清明回家转, 妹妹害我她替身。

柳堤我变画眉鸟, 回宫来骂毒妇人。

毒婆心恶摔死我, 又变白果后园生。

毒婆砍树郎削棒, 我为鱼郎洗污尘。

如今我变花一朵, 莲子就在荷花心。

随着歌声望去,只见池塘里一朵荷花慢慢张开粉红色的花瓣,中间托出一位年青美貌的女郎。啊!正是爱妻莲子。

恩爱夫妻重相会,又是喜来又是悲。鱼郎和莲子抱头痛哭了一场,才肩并肩,手牵手,高高兴兴地往家里走去。

秀月看见鱼郎和莲子回来,又是惊,又是羞,赶快从后门逃回娘里。村上人知道这件事,大家都骂她母女是毒心人。邬婆和秀月无脸见人,就跳井死了。恶人死是死了,大家还是天天骂,年年骂,骂得这两个死鬼在井底日夜啼哭,流出了一条眼泪河,水也变得污浊发臭了。 后来人们就叫这个井为“双女井”,井里流出的这股水叫“双女井溪”。灵渠修成以后,大家怕这条又臭又脏的泪河污染灵渠,就在马嘶桥下开了一条阴沟,让它从灵渠渠底流走算了。直到现在还是这个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