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魅力兴安 > 兴安传说 >

马嘶桥

 2013-04-17 12:18:58  浏览:

\

流过兴安县城的灵渠北岸,有一座跨越双女井溪上的石桥,人们称它为“马嘶桥”,桥虽然不长,却有一段生动的故事。.

汉朝伏波将军马援,有一匹“千里驹”。他一生打了许多仗,“千里驹”随他立了不少战功。因此,马援常在人前称赞:“宁折一虎将,莫失千里驹”。

这年,马援奉命到岭南戍边御敌,兵马来到兴安县城边的城台岭下安下大营。连日来,由于山路崎岖,河道淤塞,粮草接济不上,因此行军缓慢,马援为此事急得象热锅上盼蚂蚁,坐立不安。

一天早上,马援骑上千里驹到各个营地巡查。千里驹走到双女井溪上的一座石桥边,突然停了下来,扬起前蹄,嘶叫不前。马援见千里驹不肯过桥,只好下来牵着马,从桥下涉水过去。

中 午,马援从营地巡查回来,走到桥头,千里驹又扬起前蹄,嘶叫不止。马援见千里驹两次停蹄不过桥,不觉火了起来,便大声喝道:“畜生,往时你随我转战沙场, 赴汤蹈火,从不停蹄;今日过这小小石桥,竟敢踌躇不前,定是久不上阵,养娇了你,非要重责你几鞭不可!”说罢,举鞭要打。忽听桥那边有人大声喊着:“将军 莫打,好马,好马!”

马援抬头望去,见桥头走来一位道士,笑吟吟地望着他。马援心里不快,叱问道:“道家,你莫非取笑我马援?”

老道士听他道出姓名,知道他就是有名的伏波将军,便不慌不忙地走上前来。拱手答道:“贫道哪敢取笑将军?我是看得起你的坐骑,确实是一匹难得的良驹呀!”马援见老道士讲得认真,又问道:“你又何以见得?”

老道士见伏波将军息了怒,便哈哈笑道:“马将军,自秦代开渠以来,朝廷年年从这里运去千匹帛、万担谷,只知取之于民。你看这座石桥,年久失修,基础受损,行人通过,随时都有桥塌人亡的危险。将军高高坐在马上,怎么会觉察出来?”

马援被说得面红耳赤,跳下马来,走到桥边仔细一看,果然桥基倾斜,石板缝裂,桥面长满杂草,桥下污泥堵塞……

老道士见伏波将军低头不语,便接着说道:“马将军,俗话讲‘老马识归途’将军的马是‘良驹知民情,啊!”

马援回到帐中,想起那老道士的话,心中非常羞愧。他想:“良驹知民情”,自己身为一国之将,不为百姓办事,岂不枉此一生。他找来掌粮官说:“明日拨出军粮百担,重建石桥。”

掌粮官一听,感到左右为难:“将军,眼下粮草未曾运到,兵士半饱半饥,哪里拨得出百担军粮,我看还是请将军另想办法吧!”

马援的眉毛捻成了线疙瘩,独自在帐中踱来踱去。正好马伕王二入帐报告,说是“千里驹”已喂好,问何时备用。马援心里一沉,说:“那好,你去让它配上鞍子,牵到集上买了,好备钱修桥。”

王二知道老将军的脾气,从来是说一不二,只好照办。

这 天正逢三月清明,赶圩的人特别多,大街小巷挤得水泄不通。王二将马牵到桥头,找来一根棍子,在上头扎个大草结做标志,立在马旁,等候买主。不久,一个肩头 挂着钱袋化斋的老道士走过来,看了看草标,手往马背上一拍,问道:“要多少银子?”“要、要……”王二是头回卖马,不知行情,要、要了半天,也说不出个马 价来。老道士突然抓住王二胸口,喝道:“这马是将军坐骑,你竟敢盗卖。走,见县衙去!”

王二慌忙说:“道师,请不要误会,我是马伕王二,是奉老将军之命来卖马的。”老道士将信将疑,问道:“老将军还能卖马?”王二见老道士追问,只好将实情讲了出来。

老道士知是马将军要卖马修桥,心里十分敬佩。便对王二说:“这马不要卖了,你背上我这钱袋,跟我到大街小巷去走一圈。”说罢,将千里驹牵上,往闹市区走去。王二不知道老道士搞什么名堂,只好背着钱袋跟在后面。

到了闹市,老道士喊道:“大家听着,马伏波将军为民办事,要卖马修桥,各位也行行好事,募捐几文吧。”

老 道士一边喊叫,一边叫王二拉开钱袋口子。那里的人很多,听老道士这么说话,大家都很感动,你几文,他几文,两个钱袋装都装不下了。老道士又叫王二去布店扯 了几尺布,临时赶做成两个大口袋,把众人捐出来,丢在地上的钱都装起来。最后,老道士帮王二把钱袋挂上马背,返身就走了。

王二牵着马,驮着钱,高高兴兴地走回营帐。马援见了问道:“马没卖去,哪来这么多钱?”王二把老道士帮助募捐的事说了一通。将军一听,眼里噙着老泪,说不出话来。

此后,马援不但重修了石桥,还疏通了灵渠,为老百姓做了好事。人们为了纪念他,就把这重修的石桥正式定名为“马嘶桥”,还把马援的生辰牌位供奉在灵渠渠首边的“四贤祠”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