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魅力兴安 > 兴安传说 >

查礼拜师

 2013-04-17 12:41:41  浏览:

在 灵渠头的许多碑刻里,要首推清代查礼的“灵渠”二字最大最显目;在修治灵渠的众多领头人里,怕也要算查礼走的地方最远了。他从湘江源头海阳坪到灵渠末尾的 澪河口都走过,还遍访了灵渠支流始安河、石龙江……而且留有诗文传世。他是个治河功臣,也是个画家,以画山水、梅花著名,诗文、书法都很有一手。但兴安人 却说:他的字是到兴安以后才练出来的,传说有这么一个故事:

查 礼来兴安以前,诗画是早就出了名,但书法却平平,他毫不在意。到兴安后,有一天,他到分水塘去察看天平,正巧碰上一个抓鳖的老渔翁。他不用任何捕鱼工具, 只是在沙洲上转了一转,在沙滩上一扒,就抓住了一只鳖。跟着到浅水里一捞,又抓着一只;接着脱下衣服,到齐腰深的水里一钻,又抓出一只。查礼走过去问道: “老人家,你这本事是哪里学来的?”那老渔翁说:“我是自己摸出来的。你们文人写字、画画有路子,我们抓鱼、捞虾也有路子。眼睛一看沙子、水面就知道有无;抓时,手脚该轻该重,该前该后,也不会差错。摸多了,法子自然也就有了,这有什么稀罕?”

“摸多了,法子也就有了。”查礼听着这话,点了点头。说实在的,以往他总觉得自己比一般人聪明,自己的诗画满不错,经老渔人这么一点,他有点自愧了。

他沿南渠而下,走到飞来石旁,看见一个老石匠在凿碑,那一锤一錾,很有章法,一下子,便凿成了一个龙头,张嘴飘须,活灵活现。查礼忍不住又过去问道:“石匠伯,你这手艺是怎榉练出来的?”老石匠抬起头,见是一个官员问他,便收了锤錾说:“我这是师父教出一半,自己学出一半。没有师父,我连怎样掌凿也不会;自己不学,别人教你的东西是死的。”

“自己不学,别人教你的东西是死的。”这话多好!查礼听了又点了点头,他开始为自己那不好的字难过了。

第二天,查礼又带着随从到大溶江的澪河口看了一通,跟着上了酒楼。老板拿出一瓶溶江板油三花酒招待他。查礼轻轻呷了一口,只觉得香气扑鼻,味道又醇又甜。酒一下肚,把身上的疲劳都赶走了,连神志也清醒了好多!查礼不由问道:“老板,这酒这样好,是哪样酿出来的?” 老板见问,嘿嘿一笑说:“这酒,叫板油三花酒,先要用溶江的清甜江水焖饭,用越城岭出产的饼药酿制。焖饭时水不能多一点,也不能少一滴;开锅时不能早一 步,也不能晚半刻。酿出酒后,还要选最好的新鲜猪板油浸泡到酒里,再用缸子封起来,选干爽的地方埋三年……这中间,一步工夫不到家都不行。酿酒和你们写字 画画一个道理。”

“一步工夫不到家都不行。酿酒和你们写字画画一个道理。”老板的话不正是朝我讲的?查礼不由脸上发烧了。过去自己总以为有好的诗画,写字马虎一点不要紧,原来我连渔人、石匠、酒店老板的见识都不如!

从此以后,查礼便苦练书法,尽管事情多,公务忙,也从不间断。因为他原来有诗画的功底,所以几个月工夫,就练出了一手好字。

听说,如今秦堤飞来石上“灵渠”那两个漂亮的大字,就是他练好字以后才写下,又专门请来那凿龙头的老石匠,精心凿下来的。那字写得有气派,凿得有精神。如今,谁见了不开口称赞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