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魅力兴安 > 兴安传说 >

荷包山

 2013-04-17 13:03:56  浏览:

灵渠的分水塘东面不远,有一座秀丽如画的石山,叫荷包山。说起它来,还流传着一个悲惨的故事呢!

前秦时候,青山脚下有个姓石的老石匠,他的手艺真是高山上打锣——响当当的。老石匠的老伴早过世了,身边只有个心灵手巧的姑娘,取名石姑。石姑一天天长大了,老石匠想:我这把锤子、錾子交给哪个呢?女仔家是不能天天耍锤子的,我这门手艺莫非要断了烟火呀!

有一年,北方发大水,村子里来了好多逃荒的人。老石匠在逃荒的人群中看上了一个姓曹的小伙子,便把他请到屋里,问他愿不愿学石匠手艺?那青年一听,好比口渴遇到了凉粉担,忙向老石匠磕了三个响头,高高兴兴地拜了师傅。

小石匠学了一年,能做粗活了;学了两年,能做细活了;学了三年,连最精细的活路也不在话下了。他凿出来的碓,舂出的米没半颗糠壳;他凿出来的石磨,磨出来的粉不用过筛子。远近乡里的人都叫他巧哥。

巧哥学手艺,石姑对他百般照应。热天打角石,石姑给他送绿豆粥解暑;冷天凿磨盘,石姑给他烧火取暖。巧哥手艺学到了家,他和石姑的爱情也象六月天的桃子——熟透了。老石匠择个吉日,买来酒肉,请了几个乡邻助庆,给他两人拜了天地合了房。

巧哥和石姑成亲刚三天,便碰上了修灵渠。官府派人点名要老石匠去应差。巧哥担心老石匠年老体弱经不起劳累,便要求顶丈人的名去当差。来人怕他年轻手艺差,巧哥就把自己凿好的石磨给公差看,公差答应了。巧哥准备第二天一早起程。

当晚,老石匠为女婿收拾好锤子、錾子,石姑为巧哥捡好衣物用品,含着泪在灯下绣荷包,嘴里还哼着苦歌:

妹绣荷包泪双流, 绣对鸳鸯水里游。

哥是针来妹是线, 妹心随哥过九州。

鸡叫三遍了,石姑送巧哥走出了村,边走边唱:

送哥一步哭一声,外人哪知妹伤心;

心中犹如钢刀绞, 十根肠子断九根。

巧哥见石姑哭得这样伤心,也用歌来劝石姑:

生也连来死也连, 一个铜钱破两边;

心中有团红炉火, 破钱入炉又团圆。

石姑送巧哥过了一山又一山,爬了一坡又一坡,巧哥把石姑送的荷包收进衣襟里,左劝右劝,好不容易才把石姑劝了回去。

巧 哥来到修建灵渠的工地上,监工命他在江边凿方石,他凿一下,便掏出荷包看一下。这还嫌不够,就干脆把荷包挂在脖颈上,低头就能看见。以后每过一天,就捡一 颗小石子装进荷包里。这样不知过了多少日子,巧哥手上的老茧脱了一层又一层,巧哥的钢钎换了一根又一根,巧哥的荷包渐渐地鼓起来了。好不容易累到堤坝修 成,眼看可以回家与丈人和石姑团聚了,不想修好的河堤又被洪水冲塌,监工又命巧哥和石匠们在三天内凿好一千块方石。巧哥和石匠们累死累活,三天才凿好五百 块,监工把误了期限这笔帐记在巧哥这帮石匠身上,要将他们斩首。临刑前,巧哥给伙伴们留下话:“我死后,不要告诉石姑和我的老丈人,把我的尸体和荷包埋在 分水塘对面的小山上吧!”

巧哥被杀了,民伕们按照他的遗愿,把他的尸体和那装满石子的荷包埋在分水塘对面的小山上。奇怪得很,后来,那座山竟慢慢长大起来,过了几个月,就变成了上尖下圆中间鼓的荷包形状,人们把它叫做“荷包山”。

有人讲,如今这座山还年年在长,说是巧哥每天仍在捡起小石子放进他的荷包里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