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魅力兴安 > 兴安传说 >

灵渠感怀

 2013-04-17 13:16:22  浏览:

来到兴安,一定得去访访灵渠。

我们沿着渠边新修的水泥路漫步,只见两岸的柳树正在抽芽,桃花正在含苞。天上虽然下着鹅毛细雨,又迎着吹来的北风,可是没有寒意。

经过一个大转弯,便见前面花木成片,原来,整个灵渠已打扮成为一个大花园了。

我们无心观赏眼前的花木,只急于到湘漓分派的地方去。因为那里有代表中国古老文明,代表古代劳动人民改造自然的奇迹;有代表中国古代劳动人民的聪明和智慧的名胜。谁如果说我们建设不行,那就请他来看看两千多年前我们祖先的创造吧!

“前面就是湘漓分派!”导游的同志说。原来,我们到了分水塘。大家不约而同地随着他指的方向,用兴奋的眼光向前面注视着,同时,也不由自主地竖起耳朵仔细谛听。

“江中心那个三角形堤堰,叫铧嘴,湘江的水就分一部分到灵渠来。灵渠,原来是没有的,是古代劳动人民开凿的运河。

“从铧嘴尾部接连到两岸的‘人字形’堤堰,叫‘天平’,靠北的那段较长,叫大天平;靠南的一段短些,叫小天平。它既能拦洪,又能泄洪,保持了渠水的平衡。”

“这是两千多年前,秦始皇派史禄监修的运河,也是世界上最古老的运河之一。虽然总长不过三十公里,但它把海洋河来了个‘三分入漓,七分入湘’,从而把长江水系和西江水系联结起来,沟通了南北交通,对统一和开发岭南起到了积极的作用。”

我 一面听着介绍,一面思索着,思想的羽翼不觉翱翔起来,向另一个空域飞去。我曾到过四川灌县,参观过都江堰,那是秦国李冰父子修建的巨型水利工程。一个在 西、一个在南,两处修筑的时间相差几十年,但他们所运用的科学原理是一样的,文化渊源是同根的,这从另一个角度说明我们祖国早在两千多年前的秦代已经是开 始统一的大国了。

不 是吗?在四川灌县的罐口那里,也是在岷江中心修筑的一个三角形的分水坝,那分水嘴叫做“鱼嘴”,鱼嘴把岷江分成内江和外江。从鱼嘴到名为离堆的地方,也筑 有一道堤堰名叫“飞砂堰”,既拦水又泄水,实际和天平起一样的作用,是保证洪水来时,过多的水不会涌进宝瓶口,而是泻流到外江去。

不过,都江堰着眼于灌溉,而古时的灵渠主要是运输。因而,有许多更为复杂的工程。

我们沿着灵渠往回走,那清澈的流水,缓缓地流着,吻着堤岸,露出笑纹……

我脑子仿佛出现了兴安县的一幅地形图。

据 各种方志记载:兴安在桂北一带,地势是比较高的,因而民谚说:“兴安高万丈,海洋山在天上。”湘江上游发源于海洋山,它向北流入洞庭湖;而另外的一条漓江 上游却发源于猫儿山,向南流去,注入西江入海。这两条江之间,距离虽然只有三十来公里,可是中间却是地形复杂的丘陵地带,向来是南热北寒的分界线,因而有 “雪不过严关”的说法。而当时并没有什么水平仪,测量仪等科学仪器,然而,却把灵渠这条人工运河修通了,这不能不佩服我们祖先的聪颖和智慧。

修堤堰,得用灰浆,那时还没有发明石灰和水泥,如何把堤堰修得坚固。他们创造了相互交叉挂勾的砌石方法,两千多年来,不知经历了多少次洪水的冲洗,竟能顶过去了,不能不说他们已经把预应力学应用于实际。

一派阳光,突然从云端露出头来,山色分外秀丽,当人们从回忆中突然醒来的时候,看到客观世界往往分外明丽、鲜艳。

我不禁又想起来:记得五十年代初期,国外有一条运河刚修好,报纸就大登它“轮船上高坡”的奇迹以及这个“发明”如何如何了不起等等。其实,“船只上坡”的做法,早在两千多年前的灵渠就有了。

打 开地图一看,就知道漓江的地势比湘江的地势低,湘江分流出来的水,过分水岭后,流入漓江那是没有问题的;然而,船只从漓江上溯湘江,则非要“上坡”不行。 我们祖先当时并没有回避这个问题,反而巧妙地解决了这个问题。办法是在渠道上修许多闸门,那时称作“陡门”。船只要“上坡”时,先把陡门的门闸关上拦水, 待到水满了,把船只提升到上面一段渠水的水位,然后把船开入上一段渠道。这样象上楼梯似的,一级一级地爬上“坡”去。这种行船方法直到明末徐霞客来游灵渠 时还使用。他在日记中记载道:“灵渠……巨舫鳞次,以箔阻水,俟水稍厚,则去箔放舟焉。”

我思索着,我敬仰我们古人的伟大。开灵渠,历史上记载的是秦始皇、史禄的功劳,而实际上,建造灵渠中的许多发明创造,又该归于谁呢?

我曾怀着这个疑问去访问群众,他们对秦始皇还可以略知一二,对史禄却非常陌生。因为在他们心中,这些发明创造是属于当时参加开山劈岭的普通劳动者。他们有如下的传说:

当初,秦始皇派人来修灵渠时,是经历过多次失败的,不是湘江水涨,灵渠水干,就是灵渠水多,湘江水少。这样,第一个修渠的负责人被杀头了。

接着派来了第二个负责人。第三人左试右试。从上游把十根木头放下来,到分水的地方,流入湘江的是七根,流入灵渠的是三根。他就在三七分开的地方,修上了铧嘴。

分水分成了,可是洪水一来,过多的水涌进灵渠,冲毁堤岸,造成水灾。这样,第二个人又被杀头了。

于 是,又派来了第三个负责人,这第三个人经过考查,发现灵渠堤岸太低,但要加高又不稳固,问题是如何既能经常维持灵渠的一定水位,保证通航,又不会涨洪。后 来就在铧嘴尾部通向南北江岸,砌了两道不高不矮的人字坝,叫做大小天平,平时可以拦水,洪水来时又可滚水泄流。这样,分水,通航、防洪等问题都解决了。

第 三个人获得成功之后,缅怀着前入的功绩,觉得自己的成功都是在前人的经验教训的基础上搞出来的,功劳不应统归自己。他们为修渠积累了经验,反而被加罪问 斩,自己活下来没有意思,也就自刎而死了。人们把这三人合葬在一起,不知哪年哪代,大家觉得他们如此英烈,便叫他们为“三将军”。

现在,走过灵渠,还可以看到这三将军的古墓。

传说,是人民的愿望,是人民的理想,然而也教育后人,哪怕你有天大的功劳,如果忘记了人民,把功劳归于自己,那是极端卑鄙的。我们不应该一味去讥笑前人,而应该善于学习前人的经验,在前人经验的基础上,去创造发明,则这个民族的文化,将会更加发扬光大。

当然,也要记住,在旧社会,无论什么发明创造,都要付出一定的代价,甚致牺牲自己的生命。今天,却不必担心了,因为这是人民的时代。

灵渠两岸,柳树正在抽芽,桃花正在含苞,不寒的春风,正偷偷地把春天的气息送来,将迎来烂熳的春光。

兴安,有这样值得骄傲的地方,有过光荣的史迹,自然今天也将会创造出更新更美的业绩。现在,趁着兴安县文化馆和桂林地区行署文化局的一些同志共同编写出这本《灵渠传说故事》的机会,发表一点感想,就当作书的序言吧!

一九八二年二月二十八日

于邕江之滨沉香井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