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魅力兴安 > 兴安传说 >

四贤祠

 2013-04-17 13:25:35  浏览:

\

从分水塘顺南渠而下,过鳌鱼洲,再走数百米,就见渠畔屹立着一座古色古香的祠堂。入内,可见树荫之下,碑石成排。史禄、马援、李渤、鱼孟威四位凿渠、修渠有功人物的塑像,就在古祠的中堂。历代治理灵渠的官员众多,这里敬奉的也不下数十,为何他们了四位那么突出,祠名又独称“四贤”祠呢?故事还得从头说起。

明朝有位叫严震直的官员来灵渠视察,他见灵渠水小流急,过不得大船,便想改修灵渠,加宽河道,增加水量,提高通航能力,少不了也会留下个美名。经过请示朝庭,获得了领工治理灵渠的权力。于是他筹齐钱款,征集民工,趁着秋冬水小动了工。

严 震直下令拆掉了原来的大,小天平,改建成又高又长的拦水大坝,加宽了陡门,还修砌了河堤。半年时间,灵渠被他完全改了个样子。他好不得意,就把这些“功 劳”刻在飞来石上。一些“抬轿子”的大小官绅,还想给他建立生祠纪念。一时间,吹吹打打,好不热闹。严震直见四处乡绅都来祝贺,高兴得屁股象夹了薄荷—— 凉酥酥的,舒服得很。哪晓得还没过一个月,就遇到了海阳河发春水,一场大水冲来,由于大小天平被改成了高大的石坝堤埂,失去了排洪作用,河水便象两帮野马 闯进了灵渠的南北二渠,渠道被洪水带来的泥沙淤塞,水消不赢,秦堤被冲崩了好几处,连严震直花了许多心血修的拦水大坝也冲倒了,半年的人力物力都白费了, 自己想留名后世的美梦也被这场洪水冲个精光。

严 震直从被冲崩的堤坝回来,气得连饭也不吃就睡觉了。朦咙中,他听观有人敲门,赶忙开门相迎,来的是四位官员,有一个象是武将,还带着一匹白马坐骑,他们一 色古人装束,满身尘土。严震直把来人迎进屋里,让他们坐下。这四人也不谦让,一坐下,就不客气地训责起严震直来了。一个说:“震直,做事不要只想到自己的 名,应该多想想老百姓的利!”一个说:“震直,做事要多查查问问,不要净坐到房子里出馊主意。我因为解释错了石钟山的来历,还被苏东坡笑骂过呢,你就不晓得这点?!”这两位还讲得平和,那骑白马来的武将火气更大:“你只顾自己,不顾实情,把祖宗的脸都丢光了!”说着,举起马鞭就要打人,严震直吓得大叫一声,醒了,原来是南柯一梦。

严 震直睁眼一看,窗外明月当顶,正是三更时分。他再也无法睡了,便踏着月光,沿着秦堤一路走到分水塘边。向前看去,洪水虽然退了,但堤坝只剩下一堆乱石。看 到海阳河中心的铧嘴,他更象吃了一颗还未成熟的生李子,又苦又涩。梦里那四人的训话又在耳边响了起来:做事不要只想到自己的名,应该多想想老百姓的利。这 话讲得多实在!四位官员是哪些人呢?严震直又向前看了看铧嘴,有人不是把那里叫做“伏波遗迹”吗?对了,那骑白马来的一定是伏波将军马援;那和和气气讲话的,定是那最先凿渠的史禄;那个讲苏东坡笑驾过他的,定是唐朝李渤无疑;剩下那个官员,怕是鱼孟威吧。古人送梦来了,我应该恢复旧制,把拦河坝重新改为滚水坝才对!

这一次梦后夜游,察看灵渠,得到了启发。于是,他带领人马再次修起渠来。花了几个月时间,才又按原来的样子修好了天平、陡门,疏通了灵渠,渠里又可以通船运货了。

那 些“抬轿子”的人又到严震直身边“抱大腿”了,嚷着要为他建立生祠,严震直听了,一句话不哼。官绅们认为他默认了,就捐款收粮,征集民伕,很快修起了一个 祠堂。官绅们来请严震直为祠堂题名,严震直也不推辞,挥笔就在祠堂门上写下“四贤祠”三个大字。官绅们张嘴忙问为什么不写震直祠,严震直笑了笑说:“史禄 最先凿渠,功与天齐,从未建庙;伏波将军马援南征北战,还修理了灵渠,建了马嘶桥,并未修庙;李渤修渠后又建起了那样出色的万里桥,也没立庙;_鱼盂威修渠功劳那么大,哪里有庙!我出了差错,多花了好多金钱、人力,才恢复了渠道的老样子,还好意思为自己盖庙堂吗?我倒想修座‘四贤祠’,劳神各位帮修好了,我就多谢大家了!”。说完,丢下笔走了。

那些“抬轿子”的人再也不敢多嘴,只好在“四贤祠”里设上史禄、马援、李渤、鱼孟威的牌位和灵像,摆在突出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