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魅力兴安 > 兴安传说 >

朱元璋后代与灵渠的故事

 2013-04-17 13:36:46  浏览:

五门廊的第一道石牌坊,相传建于清嘉庆元年(约1796年),是老百姓为朱元璋的第十七世孙朱荣修建的,人们将一副天平秤刻在石牌坊上,以此来表达他们对朱荣办案公平的赞赏。由此开创了天平秤表示公平的先河。

据 史料记载,历史上灵渠是多事之渠,南渠和北渠沿岸农民为争用渠水而引发的大规模械斗之事曾不断发生。其中尤以宋元宝年间和明隆庆年间发生的两次械斗规模最 大,双方共聚集数千人在渠边斗殴,人员伤亡巨大,地方官吏因制止不力而被撤职查办的不少。到了清乾隆年间,由于连年久旱,从海阳河流到灵渠的水日益减少, 眼见水争又起,县令魏荣是个办实事的人,他接到报告后,便忙了起来。先后到南北二渠沿途进行调查,认为“古制立二渠以分水,恐未尽善也”。南渠和北渠“虽 广窄有尺寸,而两渠界限不分,水数仍无定准,南渠虽立限石于渠底,而北渠仍无,深浅无相等”。对于铧嘴,魏荣看出铧嘴的拦水石“既小且易于弃置,碎烂,毁 败”,“不能垂之”。虽然有分水的作用,但水流“湍急之势,润下之性,未必涓滴不淆”。由此,他得出结论:由于分水不均,“民之争讼终无已时”。针对上述 弊病,魏荣试行了一种新的分水方案,即“派水”。他分别在南北二渠渠口上一丈许的地方,“铸铁柱十一根,分为十洞,南三北七”,则渠面“广狭有准矣”。铁 柱上下“横贯铁梁,使铁柱相连为一”。同时对铧嘴挡水石墙加高加固,使流入分水塘内之水彼此顺流,不至于水势陡断,升降铁栅栏高低“令水下如建瓴,(水) 则缓急疾徐亦可调矣”。魏荣的派水方案,使得分水塘内之水无论多少,都能让大家亲眼看见均匀地分配,而方案实施之后,南北二渠再也没有发生过因争水而引起 的纠纷了。

到了乾隆二十年(1755年), 大书法家、桂林府知府查礼到灵渠视察,在认真检验了魏荣的派水方案后,大为赞赏。他站在铧嘴新建的分水亭边,一边吟着“粼粼亭下二江分,独立苍茫对夕曛。 忙煞连朝青白眼,看山看水看飞云”的诗句,一边挥毫泼墨,写下“湘漓分派”四个大字。后乾隆皇南巡,知道此事后,当面召见魏荣,要给他封官,这时候却见魏 荣泪流满面,跪在皇上面前,请求恕罪。乾隆忙问其中原因,魏荣于是说出了如下的故事。

原来,明朝朱元璋夺取政权后,为了巩固其统治,大行封藩,将他的一些儿孙们封到全国各地做藩王。靖江王便是朱元璋于明洪武三年(1370年)赐封他的孙子朱守谦的世袭王位。从朱守谦起,前后经历近三百年,到明末最后由朱亨印接位共经历了十四代。

而明朝中期以后,由于朝廷腐败,重赋税,使得各地反对朝廷的农民起义此起彼伏。较有影响的北有李自成,南有张献忠。他们的起义,深深动摇了明朝的统治。到后来,山海关守将吴三桂投靠了清廷,献关引导清兵入关,李自成大顺军败走,北京城被攻陷,大明王朝灭亡了,这是1644年 的事。朱亨印生不逢时,自幼生活在这一动荡的年代,不免弃文习武,学了一些打仗的谋略和刀枪棍棒武艺。但明朝大厦已倾,末代王爷的日子并不好过,到朱亨印 接过靖江王爷大印时,北京的朝廷已宣告终亡,崇祯吊死在煤山上。而推翻崇祯皇帝的李自成,也只两个来月,便被清兵赶出了北京城。随后清军铁骑在吴三桂引导 下,大肆南侵。明朝皇室后裔纷纷聚兵抗拒。刚当上王爷的朱亨印,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他也打出勤王的旗号,率部北伐。当时桂林局势已人心浮动,很不稳 定,于是,他决定率领藩王府的全部士兵,带上他的两个妻室乘船从漓江起程,经灵渠北上抗清。

事情偏有那么巧,这朱亨印的妻子魏氏已是怀孕近十月,随军坐船到兴安分水塘村时,路途颠簸,即将临产,再也不能前行了。朱亨印见状,只好将家属秘密留在分水塘村隐居下来,待孩子生下来后再做打算,自己则带兵继续北上。

不 久,魏氏生下一男儿,取名朱若焕。而朱亨印率领的军队,北上抗清却好似泥牛入海,再也没有确切的消息。后有过路人传说朱军到全州黄沙河,即遇上南下的大队 清军,两军对阵,朱军乃乌合之众,不是彪悍的清兵对手,交手即败阵。朱亨印率残部向灌阳方向败退。退到一个叫酒井海的地方,被清兵追上,逼到深不见底的酒 井海边,跳入深潭内身亡。

再 说隐居在灵渠分水塘村的魏氏及家属,听到朱亨印败亡噩耗,悲痛欲绝。当时清廷追查明朝王室余部的风声特紧,无奈之下,为保朱家一点血脉,只好全家改名换 姓,将朱若焕改成魏若焕,在分水塘村隐居下来。他们与当地村民一道在灵渠畔种田打鱼谋生,生儿育女,再也不提朱姓靖江王家之事了。

到 了乾隆年间,魏若焕的孙子魏荣得任兴安县令,由于此次治渠有功,得以面见皇上。既然皇上赐爵,便只好将自己的身世禀明是前朝朱元璋的第十七代子孙,桂林靖 江王之后。乾隆皇听后甚为感动,御批魏家恢复朱姓,并恩准朱家世袭灵渠护渠官职位。而兴安老百姓念朱县令治渠的功劳,在灵渠北渠口为他立石牌坊一座,赞他 公平公正,“永杜纷争,甚为允协”。该牌坊“文革”期间被拆除,于2004年移来灵渠水街重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