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魅力兴安 > 兴安传说 >

一碗米豆腐,丢个状元郎

 2013-04-17 13:59:24  浏览:

兴安古城有座鼎元阁,也叫点元阁。鼎元阁里供的是魁星,魁星左手执斗,右手执笔,据说只要魁星手中的笔点在谁的头上,谁就是当科状元。兴安人杰地灵,历代出了不少文人骚客,可是从来没出过一个文状元,这里面,有一个故事。

话 说当年兴安才子唐介,高中进士后,敢言敢谏,深得当朝皇上喜爱,不几年,位居副宰相之位。兴安多年未出状元,唐介心中也总觉得是个遗憾。眼见本次科举快 到,唐介心想,不如提前回到家乡,物色人才,在皇上面前推荐,说不定,皇上看中,就点了本科状元。唐介将此事奏明皇上,皇上正闲着无事,想了想说:“唐爱 卿,朕正想到江南微服私访,不如就与你一同去吧。”当下,君臣二人换了官服,带了几个随从出京,一路向广西而来。

皇 上到了兴安,住在唐介家中。那唐家数代书香门第,出过十几个进士举人,就只缺一个御笔钦定的状元郎了。唐介在朝当官,几个儿子在家苦读,只盼本科得以高中 状元,一了夙愿。唐介大儿子唐淑问,在兄弟几人当中,自是佼佼者,文思敏捷,出口成章,平日颇得唐介喜欢,这次科举,早就摩拳擦掌,准备一试身手。早在路 上,皇上就交代唐介,不得泄露他的身份。到了唐家,唐介对家人只说是世交老友,前来探访。唐介几个儿子见皇上言谈举止,乃饱学之士,常拿了诗词文章,向皇 上请教。皇上见唐介家学风甚盛,心中高兴。他与唐淑问畅谈诗书文章,见他文德倶佳,心中暗想,本科状元,可点此人。但皇上又想:自己虽是微服私访,但住在 唐家,尚未开科,自己就亲笔御点,恐天下读书人不服。一时无计,独自出门游玩,不想信步来到鼎元阁前。皇上迈步入阁,只见魁星高坐,手中大笔高扬,顿时心 生一计。皇上回到唐家,对唐介耳语一番,唐介听了,也十分高兴。当天晚上,唐介对儿子唐淑问说:“昨晚为父梦见鼎元阁内才子云集,魁星笔动,正要点向其中 一人,突然梦醒。为父心里暗想,我兴安人杰地灵,数百年间,进士举人均出了不少,独缺一个状元,如今魁星笔动,想是今科状元应在兴安。今晚你可备上纸烛, 到鼎元阁拜拜魁星,当晚留宿阁内,若果魁星托梦于你,那今科状元可能就真的出在我兴安。”唐淑问听了,自去准备。

再 说这兴安县内,有一个叫水泊村的小村,村里人自古至今都喜欢吹打唱戏,村子虽小,却有五六个戏班子,常年走乡串镇,在外演出,本地人都叫此村为戏子村。其 中有一个叫蒋南奎的年轻戏子,唱、做、念、打功夫都好,又喜欢在戏文里扮演秀才状元。他演的状元戏,神形俱备,风度翩翩,于是四乡的人都喜欢叫他戏状元。 戏状元这天晚上到外乡演戏,演完戏后,被一友人拉到家里喝起酒来。戏状元酒量不大,却喜杯中之物,每次一喝必醉。这天他又多喝了几杯,出得门来,天色已经 大黑。戏状元高一脚低一脚,刚走到鼎元阁边,已头昏眼花,一头扑进鼎元阁内,跌坐在魁星脚下,呼呼睡了起来。

唐 淑问这晚按照父亲之言,准备了香纸蜡烛,天刚一黑,就提了东西要到鼎元阁拜魁星。出了门,刚走到万里桥边,被卖米豆腐的黄麻婆喊住。黄麻婆见唐淑问停下脚 来,高兴地问道:“唐公子,这么晚了急急忙忙地到哪里去?”唐淑问作礼道:“我去鼎元阁上香。”黄麻婆上前拉住唐淑问说:“我以为有什么急事,鼎元阁那 里,你们读书人拜了千回万回,还不是一个状元也没得到,算了算了,当状元事小,吃米豆腐事大,莫走先,吃一碗我的米豆腐。”黄麻婆不由分说,拉着唐淑问坐 下来,端了一碗米豆腐放在唐淑问面前,看着他一口一口吃下去。就在唐淑问吃米豆腐之时,鼎元阁内悄悄走进一人,他见魁星脚下睡着一人,不觉大喜,举起手中 的朱笔,在睡着的人额头上轻点一下,然后离去。唐淑问吃完了米豆腐,赶到鼎元阁内,上了香,烧了纸,拜过了魁星,见魁星脚下早已睡下一个醉汉,便另找了一 个地方睡下。

第 二天一早,皇上从唐府出来,来到县府,早有随从通报进去。县令听得皇上驾到,大惊,急忙出迎。皇上在大堂上坐下,对县令说:“朕微服私访,昨晚留宿兴安, 半夜得了一梦,梦见鼎元阁内,魁星朱笔点下,正中一秀才头上,你派人速去鼎元阁中,将额头上点了朱笔之人带来,此人就是本朝今科状元。”县令听了,不敢怠 慢,急令人去到鼎元阁中,将额头上点有朱笔之人带来。不多时,县役将人带到,果然头上点有大红朱笔。皇上心中暗喜,正待问话,突然发现此人不是唐介之子, 大惊之下问道:“大胆狂妄草民,为何睡在鼎元阁内?头上又为何点上了朱笔?”

戏状元见是皇上,战战兢兢地答道:“小人不是坏人,是演戏的,昨晚喝多了,睡在鼎元阁内,头上朱笔不知是谁点下。”

县 令认得他,上前奏道:“皇上,此人果不是坏人,他是本县的戏子,人称戏状元。”皇上听了,半晌做声不得,心想道:此人居然叫做戏状元,又得我亲笔钦定,看 来定是天意了。于是下旨,御赐兴安戏子蒋南奎为戏状元。蒋南奎凭空得了皇上御封,喜从天降,忙叩头谢恩,满城的百姓听说皇上封了个戏状元,万人空巷,赶来 观看。此时,唐介正在家中等着听皇上将儿子钦定为本科状元的喜讯,突见儿子回来,头上并无朱笔钦点,正在诧异之时,外面已传来皇上点了戏状元的消息。唐介 惊呆了,半天,才长叹一声道:“此乃天意也。”

从此,兴安虽然出了个戏状元,却再也没有出文状元。民谣说:“一碗米豆腐,丢个状元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