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魅力兴安 > 兴安传说 >

牯牛陡

 2013-05-13 10:55:58  浏览:

\

古时过兴安,最便捷,最顺畅的通道,就是坐船经灵渠而去了。灵渠因水位关系,历朝历代不断改建,共修了三十六道陡门,因而,也有“三十六陡下兴安”的说法。

灵渠流到严关马头山处,也有一个陡门,人们称它为“牯牛陡”。那陡门十分特别,陡上陡下分别立着两块黑色的石头,一块在水中,一块在岸上,仿佛是一对正在打架的水牯牛,人们就叫它们为“牯牛石”,“牯牛陡”也因此而得名。

这“牯牛石”和“牯牛陡”和灵渠所有的景点和工程一样。也有一个动人的故事。

灵渠修好以后,秦始皇以灵渠为运粮道,迅速平息了南方.统一了岭南。使这一带的农业和其它各业,得以迅速发展。灵渠流经的地方,灌溉着万顷良田,使这一带 旱涝保收,灵渠两岸数十里田野,成了著名的鱼米之乡。百姓的生活,比动乱时要好多了。人们以为,天下会从此太平了。但一个谁也料不到的事情却在一个黑夜突 然发生了。

那一夜,突然狂风大作,乌云骤然在天空升起,黑压压地在空中积起,接着倾盆大雨从半空而降,哗哗啦啦地下个不停。这一下,就是三天三夜。那海洋河水暴涨, 疯了一样向分水坝,向南北渠不断涌来,大量的洪水溢出灵渠,淹没了两岸的农田,淹没了两岸的村庄。而马头山下的村庄,也遭到了洪水的袭击,许多牛羊都被洪 水冲走了。人们被这突如其来的灾害惊呆了。人们弄不明白,为什么一夜之间,灵渠会变得这样不讲人情。

这个村有一个后生仔叫李石,发洪水时正好不在村里,而他那老父亲,因为抢救家里那唯一只水牛,而被洪水无情地冲走了。当他赶回村时,家里已是一片狼藉。看 到这个破败的家,又没有父亲的消息,李石十分难过,站在家门口,泪水不由得流了出来。未婚妻小英带了几个玉米过来看他,看他那么伤心,劝他道:“事情已经 发生了,也不要太伤心,先吃饭吧!不过,我看这雨下得有点奇怪,是不是有什么妖魔作怪呀!”

这话倒点醒了李石,他也觉得,好好一个灵渠,怎么说发大水就发大水了呢?为了老父,为了乡里乡亲,他决心把这件事弄一个水落石出。于是,他四处向懂天文地理的人们请教。人们都讲不清这里面的原因。

一天,李石路过一个山头隘口,见路边躺着一个饿得奄奄一息的穷和尚,他就把那和尚背回了家。并且,一口汤一口粥地,把那和尚从死亡线上救了过来。那和尚原 来是一个高僧,四处云游,且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中间知鸟兽。当他知道了李石要找出灵渠突然闹洪水的原因时,语重心长地告诉他:“小伙子,我劝你不要去找 原因了,找到了也没有用啊!”李石着急了:“师父,你尽管告诉我,我会尽力而为的。”那和尚见李石果是一片真诚,便告诉他说:“灵渠之所以平白无故发洪 水,不是天的原因.也不是地的原因.而是因为两条牛。”李石感到十分奇怪:“两条牛?“是的”和尚答道:“这两条牛,是两条会作法的牛,一条来自东海,霸 着湘江.一条来自南海,霸着漓江。原来,两条牛各处一江,倒也相安无事。但自从灵渠修通后,麻烦就来了,这两条牛,谁都想占着灵渠为自己的领土,所以,就 开始争来斗去,每年都要在灵渠一带打斗。那两条牛呀,都是水牛,所以,当它们一打斗起来,就以水为武器,那洪水,自然就来了!小伙子,今年是第一次,以 后,每年都会有,那麻烦就更大了。”

李石听了这话,非常焦急,他对和尚说:“难道就没有了整治它们的方法吗?”“方法倒是有,就怕你们做不到。”和尚答道。李石急了,一下便跪在和尚面前: “请高僧给小民指一条除牛害之路。”和尚见此状,忙扶起李石:“恩人不必行此大礼,你随我来。”那和尚,将李石引到马头山上一石洞内,只见那洞内有一块光 滑的石壁,石壁上挂着一把巨大的铁弓。

和尚指着那把大铁弓说:“这是一把伏波将军用过的铁弓,重有八百斤,你如果能拿起它,而且用它来练习射箭,练到百发百中,你的事情就做到一半了”。李石听 了,正要去动那张弓,和尚制止住了他:“恩人且慢,除了练弓之后,还必须用一张柳树蚕丝织成的大网,罩住那恶牛,你才有机会射死他们,否则,你会丢掉性命 的”。

李石听了这话,和小英费了好大的劲,才把铁弓抬了回家,并把和尚讲的话,与小英说了。小英安慰他道:“石哥,你不用耽心,你放心去练你的箭,织网的事,我 来办!”两人相约,争取用一百天的时间,李石练成一手好箭,小英织成一张大网,如果练不成箭,织不成网,两人便永不相会,以此来激励自己。

说练容易,真正练起来,难。那李石首先天天练臂力。你想,那八百斤重的弓,是一般人能拿得动的么?为了能拿起这张弓,李石是两只手,什么都拿。别人吃水, 是用两肩挑,而他是用一个指姆勾着一只水桶在田埂上跑。别人打禾找禾桶,是用肩膀扛,而他却是用一只手抓起桶沿,举着在小路上走。遇到路边有块大石头,他 也拿起来举一下。他还经常和村里的大水牛,试着角斗,直到一只手可以一下扳倒一头大水牛。

直到这时,李石才拿起了那张弓。开始练习射箭时,他连眼前的大石山也射不中。村里有经验的猎人告诉他:“你练习射箭,不要看大的目标,要看小的目标,比如说,先练射石,再练射木,再练射鸟,再练射苍蝇,再练射蚊子。当你老远一箭能射死蚊子时,你的箭法就精了。”

你想,用大铁弓和大铁箭,去射蚊子,该是一件多么难的事,但李石不管这些,他真的照那老猎人指点去做了。专捡那些活动的,但个头小的东西去射。终于有一天,他能一箭射中飞行中的蚊子。他才感到自己有一点信心了。

于是,他请那老猎人来为他考试。那老猎人选了一个黑夜,在半里外点了三根香。一般人,半里外点三根香,你眼睛根本发现不了。但李石早练就了一双好眼睛,他 不但把目标看得一清二楚,而且,不慌不忙地把箭搭上弓,用力把那铁弓扯成满月状,只听“嗖!嗖!嗖”三声响,那三只箭飞了出去。半里外那三根香立即灭了。 那老猎人对他说:“小伙子,你成功了。至少在方圆百里,没有人能超过你的箭法了!”

而小英找来柳树蚕丝织网,则更加艰难了。在兴安这些地方.柳树不多,柳树蚕就少,要把蚕里的丝一根根抽出来,制作好,再织成网,是非常细致和漫长的一项事情。

小英每天天不亮就出发了,每天看不见路才回来。也不知跑了多少路,爬了多少山,找了多少棵柳树,也不知捉了多少条柳树蚕,才感到可以制作了。于是,小英把 那一屋子爬来爬去的柳树蚕一条条固定好,将那肚子里的丝一根根抽出来,放在醋里泡制。手抽痛了,手也肿了,也不喊一声。

接着,又将那丝一根根晾起来,晾干后,才开始织网。她每一天鸡叫就开始织网,一直织到月儿西沉。每天.村里人都听到夜里响个不停的织网声。

到了第99天,李石和小英在村口见面了,因为他们相信.他们已经练好了本领,可以和那两条恶牛作一决斗了。

而那两条恶牛,对人间这一准备一无所知,仍然我行我素,仍旧每隔一断时间,又在灵渠地段上开始它们的争斗。当一百天到来时,它们又出现了。只见那灵渠地 区,一时天昏地暗,电闪雷鸣。狂风暴雨一阵比一阵要紧,那洪水中,两条恶牛又出现了。它们在渠中跳跃争顶,头角相对,八蹄乱踢,搞得大地摇晃不停,掀起一 浪高

过一浪的水花。

李石和小英冒着狂风暴雨来到高处,两人搜索着远方,终于发现了那两条恶牛。小英忍不住内心的愤怒,“嗖”地抛出大网,不偏不倚,正好罩在两头牛身上。那两 头恶牛,正在斗得难解难分,突然被网罩住,十分狂怒,立刻停止了斗打,在网里挣扎,并企图向李石和小英这一边冲来。说时迟哪时快,李石拉开铁弓,沉气丹 田,一箭射去,射中了一头恶牛的咽喉;那牛,立刻血涌而出,挣扎两下,就爬下不再动弹;另一头恶牛见状,大吼一声,跳上灵渠,直向他俩奔来。小英急忙拉紧 网索,李石沉住气,又是狠狠地一箭,正中那牛的脑门。那牛在网中只走了两步,就倒了下来,断了气。

两条恶牛一死,风也住了,雨也停了,水也消了。人们别提有多高兴,灵渠两岸的百姓们到处奔走相告,人人兴高采烈。人们拥着李石和小英,一齐走到村里。

一到村头,鞭炮响了起来,锁呐吹了起来,原来,乡亲们早就合计好了,一待恶牛完蛋,大伙就给他们举行婚礼。李石和小英倒一点心理准备也没有,事到这一步, 也只好半推半就入了洞房。有好事者者在私下说他们两,一个用网网住了对方,一个用箭射中了对方。人们听了,都哈哈大笑起来。

那两条恶牛,一条倒在渠旁,一条躺在渠上。不一会.就变成了两块大石头。人们把这大石头叫轱牛石,而那石头旁的灵渠陡门,自然就叫“轱牛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