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魅力兴安 > 兴安名人 >

蒋世权:永不停步攀高峰

 2013-04-09 15:07:18  浏览:

兴安县严关镇,是一个山地世界,东边为都庞岭山系,西边为越城岭山脉,而中间严关一带却有着一座座青石山,将东西两条山脉连接起来,湘桂走廊到这里形成了一条门限。于是古人便选中此处建起了古严关。这条天然屏障,就成了古百越与中原大地的分界,故古人有“严关便是玉门关”的嗟叹!清人更在关北附近的上马石石壁上题诗一首: 山山山山山山山,峭壁巉岩步履艰。

欲向此中求吉壤,难难难难难难难。

山,昔日成为阻碍严关人迈步的障碍;山,今日却又成为严关致富的财宝!早在宋代,人们就曾在此群山峻岭之中,开辟出一座座古瓷窑,生产出各种碗碟瓷器,经灵渠远销南北,后来,不知是质量问题还是什么原因,古窑不再生产而成了遗址。进入上世纪90年代后,严关人利用这一座座石山,以石头为原材料,烧石灰、造矿粉,将“巉岩”变成“吉壤”,远销国内外,富了农家,更造就出一批批新的农民民营企业家!兴安严关矿粉厂厂长蒋世权,就是这一大批致富能人中的一个。

蒋世权,一九六六年出生在都庞岭山脚下的同志村委六甲村,父亲是乡政府的一名干部。他一九八三年高中毕业后没能升上大学,回农村和叔伯一起种田耕地。此时,改革开放的春风已吹遍中华大地,“严关关外不逢春”的旧地,早已春色满园。身受春风吹拂的蒋世权再不满足于祖辈“种田种地为根本”的陈旧观念,要在这曾烧制过古瓷的土地上,运用本地原料去开辟一片新的市场,改变那“面朝黄土背朝天”,世世代代都解脱不了的命运。

于是,他在村里承包了一处鱼塘,养了三年鱼,用学校学来的知识,报上看来的技术,养出了一尾尾鲜活的肥鱼,赚了一万多元钱。上世纪八十年代,“万元户”可是个不简单的称号,照理说他该满足了,在家修一座漂亮的房子,继续承包鱼塘,将鱼养下去,成家立业便可过安逸的生活。

可他并不满足于这份“小富”家当,偏要“这山看到那山高”。听人说在溶江河淘金可以发大财,于是他丢下鱼塘,与人合伙到茶源买了一块田,淘起金来。开始时,金砂含量高,赚了点钱,谁知越往深处挖,金的含量就越少,半年多下来,不仅没有赚钱,而且把养鱼得来的一万多元老本也填进去了!淘金没淘成,反而亏了本,只好悻悻地回到村里。

回来后,为了尽快还清因淘金而亏损的几千元债务,他做过泥水匠,摆过水果摊,还做过装卸工。总之,哪样能挣钱,他就做哪样,从没嫌苦怕累。

一九八八年,县特产局招考特科员——农业特产技术员。他在家人的支持下报了名,全乡八十多人报考,只录取三人,这比当年考大学还难的考试,他居然高中了。他凭着自己的知识和勤奋学习、勤奋钻研,很快就掌握了较高的特产管理技术,除了应该完成的灵坛村公所所有特产管理任务外,还被雷家部队聘请为部队种植的15000多株蜜柑管护技术指导,每月120元工资。加上特产局每月的50元工资,就有170元一个月。一九九0年,由于他工作出色,被评为“兴安县特产系统先进工作者”。这对一个刚参加工作,只有高中文凭的人来说,工资和待遇都算不低了。可他仍不满足!

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严关乡一些有胆识的农民,乘着改革开放的春风,利用严关山多、矿石资源丰富的优势,纷纷办起企业来。一时间石灰厂、石米厂如雨后春笋般地竞相建起。永不满足的他心动了,一九九一年二月,他辞去特科员职务,被招进了桂林地区五矿公司兴安严关矿粉厂。这是一家由桂林地区五金矿产进出口公司与严关乡政府合资兴办的集体企业。他进厂后,在车间担任了生产班班长。当时这家矿粉厂是我县最早生产矿石粉产品的企业之一,所以生产的产品——双飞粉,对消费者来说还是个新名词,用途领域相当单一,即仅用于建筑涂料的填料。因此,该厂投产后产品销路一直不如意。当年八月,厂长李世平慧眼识英雄,从全厂三十多名职工当中把他选进销售科,任产品销售员。

为了不辜负厂长等众领导的期望,从没出过远门的他只身一人,揣着600元差旅费,踏上了北去的列车。第一站到达湖南的衡阳市,凭着他的聪明才智,诚实的笑脸,走厂家,访建材经营部,终于联系到了三家购货单位。一年后,衡阳市的双飞粉销量从对该产品的初识到全面铺开使用,竟发展到每月用量高达八、九百吨。接下来,他又到长沙、株州、邵阳等地继续开拓市场,使严关矿粉厂的产品销售从一条生产线的产品积压滞销发展到三条矿石粉生产线还供不应求。方解石粉、熟石灰粉都产销两旺,甚至还销往东南亚国家,被广西外贸定为“广西外经贸出口商品生产基地企业”。一九九四年他荣获了“桂林地区石材开发优秀营销员”的光荣称号。

可是随着时代的发展,改革开放的不断深入,这种集体企业吃大锅饭的毛病也日益显露。到一九九六年,由于企业管理松散,日积月累的货款无法收回,因而负债累累,员工生产积极性不高,与高速发展生产力的要求已不相适应。这些矛盾,作为一九九四年二月即任销售科科长、一九九七年又升任经营副厂长的蒋世权更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其时,因原料缺乏,作为出口产品的方解石已停止生产,严关矿粉厂做了几番改制。1995年下半年,厂属的两口石灰窑和石灰生产线折价卖出;1996年10月,矿粉厂出卖了第三条生产线;1997年3月,矿粉厂的第二条生产线也实行承包管理;到1999年2月,剩下的最后一条矿粉生产线也由于负债累累而被法院拍卖。这时,政府的管理人员已全部撤回,严关矿粉厂一下子变成了民营企业!

熟悉生产业务、又有销售经验和销售门路的蒋世权知道,集体经营的矿粉并不是没有市场,集体厂办不下去,并不等于个体经营的矿粉厂也办不下去,只要接受集体经营时的经验教训,改善经营方式,把好产品质量关,充分了解市场情况,进行诚信经营,树立厂的良好形象,企业就一定能办得下去,而且会越办越好。于是,在一九九七年三月,他大胆承包了第二条生产线。说来有趣,这严关矿粉厂,原来属集体办,上边有领导,借款方便,要技术人员有技术人员,要车辆有车辆,可就是调动不起员工的生产积极性,销售不畅,生产量下降,年年亏损,全厂收不回的货款竟高达74.4万元,债务累累,连工人的工资都发不下。可在蒋世权手里,他承包的厂当年就扭亏为盈,除上缴税费和承包费外,第一年就盈利二十 三万多元。这矿粉厂正如一位害重病的病人,先请了许多名医诊治,开了许多药方,吃了许多昂贵的药,可就是医不好病,后来请一位不知名的医生,他认真望闻问切,看准了病症,开了一剂普通药方,就药到病除。而这位普通医师,就是永不满足、永不停步的蒋世权!他在承包矿粉厂后,立刻出外找客户座谈,互相进行思想交流,了解他们不付货款的原因:原来是矿粉的质量不稳定,他们对厂家信不过!探求到病症之后,他便与客户重新谈判,重新签约,重新建立供求关系,保证供货时间和质量,保证产品价格公道。回来后,大抓企业的规范性管理,建立健全规章制度,抓质量检查,增强职工遵章守纪意识,与工人沟通感情,认真听取一线生产人员的建议,采取立体化管理,确保产品质量,产品不达标就绝不出厂。 严关矿粉厂的诚信、产品质量以及公道的价格,赢得了客户的信任。一九九八年八月,他被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中国企业家调查系统定为“长期跟踪调查企业家”。一九九九年十月,他又与灵坛村委韩运通投资36.5万元,就在当年宋人开挖古瓷窑的地段,在湘桂铁路的近旁,接过原来“广西桂林地区五矿公司兴安严关矿粉厂”的商标,合资办起了个体企业——兴安县严关矿粉厂。这个矿粉厂于2000年2月正式投产,年产21000多吨。第二年,又增加了一台高分子搅拌机(钢化腻子生产设备),扩大了生产量。

湖南耒阳超牌重钙有限公司,多年来一直是严关矿粉厂的销售大户,一九九四、一九九五两年,每月的需求量达600到700吨,后来因为严关的矿粉质量上不去,他们便与矿粉厂断绝了供销业务,同时有意地拖欠一笔货款,还自己建了两条矿粉生产线,专门用来生产所需的矿粉。蒋世权为了挽回市场,便去找到这位老主顾,双方进行了沟通,进行开诚布公的座谈,消除前嫌,重新签约,重新建立了供求关系。对方不仅及时付清原来拖欠的2万多元货款,而且答应每月仍从严关矿粉厂购买一定数量的矿粉,这供求关系一直保持至今,且从未拖欠一文货款。

靠自己的产品质量和诚信经营,蒋世权的矿粉厂赢得了良好的信誉,他们厂的产品从桂林、全州直销到衡阳、厦门、上海、徐州,每年生产20000多吨矿粉,一不愁销路,二不缺货款,真是生意兴隆,越办越兴旺。

严关矿粉厂的集体企业改制后,很快,镇里各自为战的个体民营矿粉厂便相继出现,在这块山地世界的范围内,围绕着严关矿山先后建起了近三十家矿粉厂,形成了真正的“靠山吃山”、“人在严关吃石山”的现象。由于矿粉厂各自的管理方法、技术水平、机械设备的不一致,各厂生产的矿粉质量也很不一致,同一个乡镇出产的矿粉,市场价格却无法统一。为了求生存,各企业间便发生了不正当的竞争。为了将产品尽快脱手,让货币回笼,有的甚至弄虚作假,挂上别人的招牌卖自己的产品,损坏别人的信誉,有的却降低售价,乱卖贱卖,使他人企业的合格产品也跟着亏本……。为改变这种状况,一九九九年,严关成立了矿粉企业协会,当时的协会会长是陆增佑,蒋世权被选为协会的会计。协会成立的目的是避免相互“残杀”。但在初创阶段,协会仍不过是一个松散组织,各厂的生产与销售协会无法管,不正当的竞争仍然避免不了。后来,陆增佑的经营重点转移了,而会计蒋世权却对企业协会提出许多建设性的好主张,为同仁赞许和接受。 二OO五年三月,协会改选,蒋世权成了众望所归的协会秘书长,协会真正的作用也自此得到充分的发挥。

在“统一管理,自主经营”经营模式下,协会真正发挥了团队的力量,把严关的矿粉行业带上了一条健康稳定发展的道路。全镇二十二个企业、二十五条矿粉生产线都统一在协会领导下。经过民主协商,认真地制订出了协会章程。在“民办、民管、民受益”的原则下,协会采取了“统一原材料,统一价格,统一包装标识,利润上平均分配”的措施,使协会的成员都有利可得,无破产之虑。其具体办法是每吨收取3元提成费,即会员企业每进一吨矿石,协会就收取提成费3元,月底按会员总数分红。这样一来,生产少的,以至停产的企业,每年也都有二万元以上的收人,而生产多的企业虽然拿出一部分利润分给了别人,表面看它吃了亏,实则由于销路畅通,价格合理,它自己得到的利润更高。协会的有效运作,避免了企业内部不正当的竞争,维护了企业正当的收入,保证了严关矿粉的质量和声誉,为开辟市场扩大生产创造了条件。该协会成员生产的矿粉,且不说运往外地的产品增加了,仅从运往桂林一个城市的双灰粉,就可见一斑。这里每天都有六十多吨的产品运进“山水甲天下”的古城——桂林,它占该市每天所使用双飞粉总量的90%以上。

兴安县领导对他们创办的企业协会十分赞赏,县领导还表扬了蒋世权,并且拨专款数万元对协会进行扶持。在他们的影响下,县内的红砖协会也组织起来了。一石激起千层浪,蒋世权和他的同仁们,为兴安的民营企业,为企业的集约化生产探索出一条新的道路。

蒋世权自己呢?他一方面兢兢业业为协会奔忙,为协会的发展筹谋划策,同时,他还准备将自己管理的严关矿粉厂向前推进一步,让产品成为质量更高的精、尖产品,他打算最迟在明年内投资兴建一条微细粉生产线,对碳酸钙进行深加工。新生产线投产后,同样的原料,却可以生产出不一样的商品,增加更高的附加值!

蒋世权,这位正当有为之年的民营企业家,以他的雄心壮志和永不满足、永不停步的精神,正在创造着非凡的事业,他和他的战友们一道,正使严关这片古老的土地,使这片曾充满着战火硝烟的古战场,尽快变为和平发展、生机勃勃的财富之乡!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