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魅力兴安 > 兴安名人 >

灵渠骄子蒋开儒

 2013-04-11 14:56:45  浏览:

\

\

2003年10月3日晚,古灵渠畔。一台大型水上诗舞焰火晚会在小天平与铧嘴之间的水面上举行。绚丽缤纷的焰火、闪烁的霓虹灯,优雅的古乐曲,让数千观众沉浸在美的享受中。晚会进行到高潮时,主持人告诉观众:誉满神州的著名词作家,唱红大江南北的两首歌《春天的故事》、《走进新时代》的词作者,前后三次获得中宣部“五个一工程奖”的“灵渠骄子”、国家二级编剧蒋开儒先生,来到了晚会现场!在热烈的掌声中,在《走进新时代》的背景音乐下,68岁的蒋开儒先生,精神矍铄地登上了主持船,把一颗滚烫的游子心,呈现给家乡的父老乡亲……

一、堡里村头,银杏树下,一个14岁少年挣脱姐姐的手,扑向母亲的怀抱

位于湘江源头海洋河畔的高尚镇堡里村,是个有着800多人的古村,历史上曾经是个圩市,叫做太平圩。这里依山傍水,村前是良田千顷,村后是参天的银杏林,一幅美丽的田园风光。

这是1949年的秋天,银杏树的叶片开始在瑟瑟秋风中变黄。中国人民解放军南下的隆隆炮声,使堡里村这个平静的小山村再也不平静。这天下午,从堡里村的蒋家大院里,跑出两个人来。跑在前面的,是一个面容娇好的女子,看年龄不过20岁。被这女子拽住手跟在后面的,是一个14岁的少年。这少年就是蒋开儒,其时他已经在桂林中山中学学习。他们刚刚跑出村,他们的母亲就追到了村头。

“惠群,惠群啊!”母亲在身后的呼唤,让正在奔跑的姐弟俩停下了脚步。姐姐把蒋开儒的手攥得更紧,生怕一放手,任性的弟弟就从自己身边永远跑开了。蒋开儒则使劲地掰弄姐姐的手,他一个劲地对姐姐嚷:“姐,你放开我嘛,放开我嘛!”姐姐看看泪眼婆娑的母亲,看看可怜兮兮的弟弟,无可奈何地松了手。

蒋开儒的姐姐蒋惠群,这时已经嫁人,其丈夫是国民党的一个飞行员,曾经与美国的飞虎队并肩作战,打过日本鬼子。全中国解放前夕,他要部队飞到台湾去,捎信给惠群,让她带上弟弟蒋开儒赶到衡阳,以便搭乘最后一班飞往台湾的飞机。在姐夫心中,年幼的弟弟蒋开儒将来是一个有出息的人,他怕将弟弟留在大陆而遭到埋没。

蒋开儒的家庭是堡里村的大户。蒋开儒的父亲蒋冠南毕业于广州黄浦军校,任过国民党军官。母亲彭群恕毕业 于湖南长沙女子师范,任过县女工部干部。

蒋开儒小时就读于堡里小学,在班上是一个比较乖的孩子,同时也是一个很好强的孩子,学习、体育、品行都想争第一,得表扬。他7岁就能骑马,不要马鞍,就那样伏在马背上,抓住马的鬃毛策马前行。他还从小就练毛笔字,9岁便能写对联。1944年,侵华日军的枪炮声惊醒了 9岁的开儒的童年梦,他加入了逃难的行列,从此产生了强烈的民族感情和奋发图强的志向。

姐姐的手松开了,蒋开儒看看姐姐,再看看站在村头银杏树下的母亲,毅然地对姐姐说:“姐,你走吧,你离不开姐夫,你应该走。我实在离不开母亲,我还是留下来好了。”蒋开儒返身跑回到母亲身边,朝即将远行的姐姐挥手告别。这一挥手,没想到再见已经是三十年后。人生命运的选择,经常就是瞬间的事,蒋开儒扑向母亲的怀抱,为自己的人生道路作出了一个一生不后悔的选择。

不久,兴安解放了。南下的解放军驻在蒋家大院时,一位解放军的班长很喜欢蒋开儒,对他母亲说:“这孩子挺有灵气,别让他呆在身边,让他远走高飞吧!”.......

二、军旅生涯,北大荒里,积淀铮铮男儿满腔热血满腔情

新中国成立伊始,百废待兴,需要大量人才。1951年2月,通过考试,16岁的蒋开儒穿上了军装,就读于位于桂林市穿山脚下的解放军21兵团军政干校,同年10月毕业,被分配到解放军第55军432团炮兵营任文化教员。

在部队期间,蒋开儒干什么事都很认真刻苦,都想干的比别人强。因为他知道,由于自己的家庭出身不好,不干好就无法在部队立足。当时他身体比较瘦削,172厘米的个子,体重只有54公斤,但他哪一项军事训练都不甘人后。为了在体育训练方面达标,他专门买了苏联出的《田径运动》一书来读,那本书全是体育世界冠军的经验,图文并茂,给了他很大的启发。当时部队跳高都是采用跨跃式,而他却能跳剪式;跳远一般人都是蹲踞式,他却能跳挺身式。通过认真钻研和刻苦训练,他的体育成绩直线上升。1955年,在团里一次田径五项比赛中,蒋开儒囊括了五项冠军,投弹比赛得了全师第一名。由于他的出色表现,被调任430团体育主任(营级)。

从参军到转业,蒋开儒累计立功三次。师里、军里都曾想调 他去,都因政审时存在“家庭出身”问题而未能如愿。

对于8年的军旅生涯,蒋开儒颇有眷恋之情。军队是一所大学校,也是一个大熔炉,军队给了他坚强的意志、健壮的体魄,学到许多有用的知识,同时还让他养成了遵守纪律,按时作息等良好习惯,这也为他今后的成功奠定了基础。

1958年,蒋开儒从部队转业,转业安置的地点有两个:一个是海南岛,一个是北大荒,都是亟待开发的地方。按照9年前那位解放军班长“远走高飞”的建议,蒋开儒选择了北大荒。

列车载着23岁的蒋开儒奔向北大荒。他坐在列车上,看着窗外一排排倒退的树木一闪即逝,向往与惆怅在心头交织。故乡在身后愈来愈远,北大荒越来越近,北大荒是什么样子,蒋开儒不知道,他身边的人也讲不清楚,大家只知道,那里有着广袤的黑土地,那里是青年一代大显身手的地方。那年头,正是青年一代支援边疆建设如火如荼的年代,著名诗人贺敬之《西去列车的窗口》这首诗,几乎就是蒋开儒一路上感受的真实写照。惆怅过后,蒋开儒坚定了信心,一个对生活充满热爱的人,到哪里都是能够生根开花的种子。

一路跋涉,蒋开儒精神抖擞来到北大荒的腹地——大庆油田总部所在地、黑龙江省安达县萨尔图镇。他先在一家奶牛场工作了半年,不久调到穆棱县(今穆棱市)工作。

1960年,蒋开儒调到穆棱县文化馆任创作员,一干就是二十个年头。这二十年,是蒋开儒人生中最好的青春时期,他把自己植根在北大荒,融入到北大荒,并在那里结婚、成家 ,生育了三个孩子,把最美好的青春献给了北大荒。北大荒也磨练了他的意志,给了他丰富的生活积累和创作实践的机会。

在这段漫长的岁月里,蒋开儒对文艺创作进行了孜孜不倦地追求和认真细致地探讨。为了搞好创作,他广泛涉猎古今中外的大家名著,并“现炒现卖”。那段时间,无论小说、诗歌、散文、报告文学、戏剧、曲艺等各种文学作品,只要组织上需要写什么,他就能写什么,作品陆续被 《北方文学》等省、市、县级报刊采用或被县文工团演出。“千淘万沥虽辛苦,吹尽狂沙始到金”。通过在北大荒近二十年的探索和积累,蒋开儒的文学创作技巧日臻成熟,加上在北大荒工作生活多年的丰富经历,为他后来创作上 的飞跃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三、春风拂面,万象更新,讲着“春天的故事”“走进新时代”

1978年11月,中国共产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以后,神州大地迎来了拨乱反正、改革开放的春天。蒋开儒的人生道路和文学创作也进入一个辉煌的时期。

1980年以后,蒋开儒先后被任命为县文化馆长、县文化局副局长(一度主持工作)、县文联主席、县侨联主席、县政协副主席。政治上春风得意的蒋开儒,创作的激情也空前高涨,并一发不可收。

自上世纪80年代以后,蒋开儒的创作重点转向了歌词领域。他为了学习歌词创作,写信叫《词刊》编辑部寄来了创刊以来的所有《词刊》杂志,并把国内外所有能找到的歌词都找来读过,特别是每一位国内外名家的作品,他都反复地进行了认真的分析研究,从中吸取养分,找出规律。他一边创作歌词,还一边办歌词创作培训班,他当了10年县文联主席,办了10期歌词培训班。

功夫不负有心人,1988年,他创作的 歌词《喊一声北大荒》,在全国的上千件作品中脱颖而出,一举夺得“虹雨杯”全国首届歌词大赛一等奖。两年以后,他的歌词班的学生宋青松创作的歌词《长大后我就变成了你》,也获得了“虹雨杯”全国第二届歌词大奖赛一等奖,一个不知名的小县城的作者连续两次夺得全国歌词大赛的一等奖,这在全国是绝无仅有的。这一现象,振动了全国歌词界。从此,蒋开儒在全国歌词创作领域名声鹊起,《词刊》、《北京文学》等刊物纷纷向他约稿,他的创作生涯上了一个新台阶。

1992年,随着邓小平同志南巡讲话的发表,我国的改革开放事业 又掀起了一个新高潮,这时已经年届57岁,从领导岗位退居二线的蒋开儒,毅然南下,只身投向中国改革开放的前沿地带——深圳,他当时两手空空,按他的说法是“三无”人员,即无青春、无户口、无文凭,而要在这座全国最具青春活力(当时深圳人均年龄只有27岁)和竞争性(有40万专家)的城市立足,可想而知是多么的艰难。然而,蒋开儒并没有畏惧和退缩。他发誓要与年轻人一决高下。

在南国新兴城市深圳,蒋开儒亲身感受到祖国改革开放带来的巨大变化,亲身体验到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制定的大政方略产生的巨大威力。在深圳的高楼大厦间穿梭,在落户深圳的企业中走访,在南中国海岸沙滩上徘徊,蒋开儒几十年积淀的生活阅历和丰富情感,在这里找到了释放点。一个春意盎然的晚上,一股创作激情让蒋开儒久久不能成寐。他在房间的小书桌上铺开白纸,挥笔写下:“1979年,那是一个春天,有一位老人,在中国的南海边画了一个圈……”蒋开儒写着,脑海里涌现出故乡的小河和银杏树,在那里,他与小伙伴嬉戏捉鱼、检黄蝴蝶般的银杏叶片;蒋开儒写着,身边仿佛充满了北大荒黑土地肥沃的气息,他一生最美好的青春年华,毫无保留地献给了这片土地;蒋开儒写着,仿佛听到了1979年,与分别30年的惠群姐姐在香港重逢时的欢笑与啜泣……“春雷唤醒了东方神州,春雨滋润了华夏故园”蒋开儒把胸中澎湃不息的情和爱,倾注在笔尖,挥洒在纸上,《春天的故事》在春天里诞生了。

《春天的故事》在中央电视台一炮打响。迅速唱遍了大江南北,家喻户晓。蒋开儒再次以他的作品证明了他的实力。“蒋开儒”这个名字逐步进入每个歌曲爱好者的脑海,引起了全社会的广泛关注。

1997年,香港回归,中共党的十五大召开 前夕,深圳市罗湖区文联聘请蒋开儒为创作员,请他写一组题为《香港早晨》的组歌,作为向党的十五大献礼 的歌曲,组歌共10首歌曲,其中第十首就是《走进新时代〉,结果这首歌又一次唱红了神州大地。歌词中的“高举旗帜,继往开来”等提法,与后来十五大报告的提法不谋而合,更令圈内人惊羡不已……这首歌与《春天的故事》一起,连续两次获得中宣部“五个一工程奖”。

2001年,蒋开儒为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80周年而创作 《金光一缕 》一歌,又一次获得中宣部“五个一工程奖”。他连续三次获得全国精神文明建设最高奖“五个一工程奖”,可以说是创造了一个辉煌的奇迹。他的创作生涯达到了一个人们难以企及的巅峰。除了三次获得“五个一工程奖”以外,《春天的故事 》还获得了全国第一届广播新歌奖第一名,作品《春天的故事 》、《走进新时代》双双获得全国音乐界最高奖——金钟奖。《走进新时代》一歌获得了文化部的“文华奖”、解放军文艺奖。作品《世上有你才有家》获得了第二届“虹雨杯”全国歌词大赛二等奖。应上海市有关领导之约写的作品《东方龙抬头》在2001年中央电视台的歌舞晚会上作为“压轴戏”由阎维文演唱……。

对于蒋开儒所取得的骄人成就,社会各界予以了高度关注和肯定。《深圳特区报》曾经有这样一段经典的评价:“一首《春天的故事》美化了一座城市,一首《走进新时代》浓缩了一个时代。”2001年7月24日《人民日报》头版头条刊载了当时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李岚清的一篇题为《广泛开展群众歌咏活动,大力推动先进文化建设》的文章,文中提到:“《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歌唱祖国》、《春天的故事》、《走进新时代》等一曲曲嘹亮的歌声响彻神州大地。”文中所提到建国以来里程碑式的四首主旋律歌曲中就有两首是蒋开儒创作的。

我国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邓小平的女儿邓林说:“《春天的故事》这首歌,对我父亲的定位是准确的。”2002年6月15日,蒋开儒应邀到中国最高学府——北京大学作了题为《从春天的故事》到《走进新时代》的专题讲演……

为了表彰蒋开儒所做出的卓越贡献,深圳市委、市人民政府先后为其解决了全家的户口问题,并授予他“深圳市杰出专家奖”和“文明市民”称号,奖励他价值70多万元的住房一套。春华秋实,蒋开儒的辛勤耕耘终于有了丰硕的收获,这位灵渠边走去的骄子,用他那支生花妙笔 在为中国创作优秀作品的同时,也为自己赢得了荣誉和尊严,为兴安增添了绚丽的光彩。

四、广泛涉猎,厚积薄发,主旋律作品堪称大家

古人有“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厚积薄发”之说,蒋开儒的成功,也决非偶然现象。笔者就此问题采访蒋开儒先生时,他对自己成功的因素归纳为以下几个方面:“首先,是与自己的故乡有关,我出生在美丽的古灵渠畔,在她身边长大的孩子都具有灵气;加上广西又是歌仙刘三姐的故乡,山歌对唱那种语言风格、音乐形式都给了我很大的影响。其次,自己从小就有一种争强好胜,总想出人头地的精神,无论干什么事都想干得比别人好,都想争第一。第三,身处逆境,迫使自己比一般的人更加发奋,更加刻苦,否则就没办法生存。第四个就是要善于学习,找出事物的规律。我没有读过大学,现在是国家二级作家,我对别人说是自学成才,但别人不知道我究竟怎么个自学法。我不太注重学理论,主要是学作品,专门拿一些大家的作品来分析研究,找出它的创作规律。当然,象《毛泽东论文艺》这些理论书籍也是读过的。另外,就是每天通过报纸、电视等媒体,及时捕捉有价值的信息,对信息要有敏感,特别是对政治我是非常的敏感。因为它可以改变人的命运。因为对政治的敏感,才能有超前意识,政治上怎么发展,你要把握它,才能抓住机遇。譬如,我在中共党的十四大召开前后写的《春天的故事》、十五大召开前夕写的《走进新时代》、十六大召开前夕写的《中国好运》、建党八十周年纪念前夕写的《金光一缕》等等,都具有一定的超前性。特别是《走进新时代》一歌对党的三代领导人的确定,‘高举旗帜’、‘继往开来’、‘接力赛’这些提法都与后来 十五大报告吻合。别人很奇怪:是不是有人给你透露了什么信息?因为这首歌我在半年前就写了。我说,我没有任何内部信息,全靠自己去感悟。一个作家的超前意识很重要,尤其是写主旋律作品,不能马后炮,俗话说‘下棋看三步’嘛!”.......当然蒋开儒先生的成功,恐怕还有家学渊源、天资聪颖等客观因素。但从蒋开儒先生的这些谈话中,我们应该可以得到某些有益的启发。

六、严于律己,真诚待人,坦荡人生赤子心

蒋开儒能取得今天的成功,与其良好的个人习惯和温馨的家庭生活也是分不开的。他在部队就养成了不嗜烟酒、早睡早起、热爱体育锻炼的良好习惯。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凡是有害健康的事情都一概拒绝”。每天早上5∶30起床,晚上10∶30准时睡觉,雷打不动。喜欢的体育锻炼项目是打太极拳、爬山和冬泳。由于他坚持锻炼,68岁的身体比一些小伙子还棒,172厘米的个子,体重还保持在76公斤,血压70至110,一年四季都只穿短袖。他说:“凡是小伙子能干的事情我都能干。”在10月4日登猫儿山的时候,山顶的气温是10℃左右,一些人穿起了毛衣、夹克,甚至羽绒衣,可他却一直只穿短袖,傲立风中,其健康程度令人叹服。此外,他性格开朗,豁达大度,什么事都看得开,这也许是他在十分艰难的逆境中得以挺过来,并获得成功的又一条重要法宝吧。

人们常说:“一个成功的男人背后一定有一个贤惠的女人”,此话在蒋开儒先生身上再次得到验证。

蒋开儒先生的夫人杜祥珍,湖北秭归人,1942年出生,比蒋先生 小7岁。秭归是屈原故里,王昭君的故乡,自古就是出美 人的地方。杜祥珍原在秭归一个公社中学任数学教师,是全公社远近闻名的大美 人。

他们的结合,真可谓“千里因缘一线牵”。1967年夏天,“文革”正搞得轰轰烈烈,对家庭出身特别注重。杜祥珍由于家庭三代贫农,根正苗红、工作努力 ,是公社学区树的标兵,兼任公社团委书记。再加上人也长得标致,许多 人争着给她介绍对象,有武装部的参谋长、县劳动局长、中学教师等 等,她一个都 不看,唯独经同学介绍,与远在几千公里蒋开儒通了几个月的信 ,看了蒋开儒的照片和发表在《北方文学》上的作品后,被他的帅气和才气打动了,毅然决定 北上成亲。

杜祥珍坐车到了哈尔滨火车站。蒋开儒到车站接她,她见眼前的蒋开儒与照片 中的一模一样,高大帅气,心里暗自欢喜,但对他的家庭成份存有疑惑。杜祥珍揣着一颗既惊喜又狐疑的心,随蒋开儒转车到了牡丹江市 (因穆棱归牡丹江管辖),杜祥珍禁不住问道 :“你家里是什么 成份呀?”蒋开儒答道 :“是地主。”杜以为他是哄她的,便不信。蒋开儒很认真地说:“是的。”之后,杜祥珍虽然 表面上平静,心里却翻江倒海,思想上激烈地斗争了一天,从一个“无产阶级革命接班人”一下子变成“地主家的儿媳妇”,当时的她确实有些接受不了,但后来想想,他这人很诚实,没有 等 到了穆棱县才吐露真相,想到这些杜祥珍最后作出决定:“宁愿舍弃自己前途,也要选择蒋开儒。”后来有人问杜祥珍为何选择蒋开儒这样一个“家庭成份不好”的人,杜答道 ;“出身不能选择 ,道路可以选择呀,如果嫁个贫下中农的子弟,以后也不能保证不变坏,犯了法也照样得受到制裁呀,只要人好就行!”

杜祥珍回忆说:“结婚以后,我发现开儒是个很真诚的人,对任何事都不隐瞒。另外,开儒又是一个很有责任感的人,这对一个男人来说非常重要。我见他自己 本来工资不高,还把母亲弟弟妹妹带到身边,还负担弟妹上学,我感觉他是一个可以依靠的男人。”

杜祥珍是个非常重感 情的人。她进了蒋家的门,就把自己当成蒋家的一分子,对待家婆和开儒的弟妹就如同对待 自己 的亲妈亲弟妹一样,与他们一起喜、一起悲,单位搞活动有糖果、水果都 拿回分给他们,家婆文革期间作为“四类分子”雨天挨批斗,别人唯恐躲之不及,杜祥珍却给她送雨伞、雨靴,后来家婆 瘫 痪在床四年,自己也有三个小孩,蒋开儒又经常下乡,杜祥珍为了上班与照顾家婆、孩子两不误,上下班都是跑步前进。由于蒋开儒的家庭出身问题,杜祥珍没少受委屈,闲言碎语还不算,本来 在中学干得好好的,1973年莫名其妙地被调到了幼儿园工作,后来又被调到聋哑学校工作;为此,杜祥珍在河边洗衣服时曾经独自一人悄悄地流泪,却从未在蒋开儒家 人 面前流露过任何伤感 情绪。

蒋开儒对待杜祥珍也是恩爱有加。用杜祥珍的话来说:“他这个人心眼好,又宽洪大量,什么事都 想得开。他一直把我当成孩子 一样,我自己也一直象没长大的孩子 似的,有时想不开了找他撒撒娇、出出气,他都从来不计较,只是安慰我。”

正因为有一个善解人意的贤内助,也因为他们夫妻俩互相理解、相濡以沫、同舟共济,才共同走过了几十年的风风雨雨,才走出了今天 这位名满 华夏的蒋开儒。

五、古灵渠畔,猫儿山顶,拳拳游子意,浓浓故乡情

2003年10月2日晚,蒋开儒先生携夫人从深圳回到了他的故乡——兴安,下榻在古灵渠畔的灵渠饭店。

这是他离开家乡54年的漫长岁月里第三次回故乡。第一次是1955年从部队立了功后回乡探亲;第二次是1999年,回家给父母亲扫墓。那两次都是来去匆匆。这次他们是应兴安县委、县人民政府之邀回家乡参加“灵渠情韵”系列文化活动的,他们要好好地看一看家乡的一草一木,领略家乡浓厚的历史文化风情,为家乡付出自己所能做到的一切。

年逾花甲的两位老人,怀着激动的心情,顾不上旅途的劳顿,放下行李后,便趁着皎洁的月光,迈出灵渠饭店,沿着灵渠缓缓走去,来到分水塘边,坐在石墩上,灵渠畔的桂花,天平坝的流水,他们找到了一种远离尘嚣的宁静,找回了对故乡的美好回忆。

第二天一早,蒋开儒先生就在灵渠边打开了太极拳。在《兴安报》一位副总编陪同下,蒋开儒先生和夫人漫步灵渠公园。站在南陡阁前,蒋开儒认真地听完关于灵渠修建的介绍,他用手比画着:“大天平,小天平,一撇一捺,一个大大的人字。黄河之水天上来,灵渠之水高尚来,真有意思!”吃完早餐后,蒋开儒夫妇兴冲冲地来到位于兴安县城南郊约2公里的广西规模最大的台资旅游项目乐满地。他拉着夫人的手,象小青年们一样,一起到乐满地主题乐园玩了“激流勇进”、“大峡谷飘流”、“海盗船”等游乐项目。回到宾馆,他对陪同的人员说,象乐满地这样的外来投资项目,兴安还可以花大力气多引进一些,它不仅可以增加当地的财政收入、扩大就业、带动城市发展,还可以带来很多先进的文化和理念,包括思想观念、管理经验、冒险精神,促进人们素质的提高。

入夜,蒋开儒夫妇高兴地应邀参加在灵渠公园小天平上游水面举行的“大型灵渠水上诗舞焰火晚会”,当晚恰遇冷空气南下,灵渠公园的水面上凉风习习,热情的观众密密麻麻地挤在岸上,个个穿着厚厚的两层衣服。他们大多是冲着蒋开儒去的。在晚会的高潮,68岁的蒋开儒先生却雄姿英发,穿着短袖到江心的舞台上高声朗诵了他新作的一首散文诗——《故乡的力量》。他念道:“......亲人哪/可记否/弯弯小河/依依垂柳/绕着咱的家门口/......亲人哪/可记否/浩浩江河/滚滚东流/春水一去不回头/天悠悠/地悠悠/人生几度秋?......”他的朗诵声音洪亮、字正腔圆、抑扬顿挫、声情并茂,倾注了他对故乡的深深眷恋之情,征服了在场的每一位观众,赢得了一阵又一阵的掌声。

晚会结束后,他对陪同他观看的兴安县领导深有感慨地说了三个“想不到”:“想不到兴安的领导这么重视文化建设;想不到兴安百姓的文化底蕴这么厚,对雅文化这么感兴趣;想不到家乡的父老乡亲对我这么热情!......”

10月4日,蒋开儒夫妇游览位于兴安西北部的华南第一峰——猫儿山.。山脚下的十里大峡谷。望着苍翠欲滴、一望无际的竹林和清澈见底的漓江源泉水,蒋开儒先生惊叹地说:“这太漂亮了,这不比九寨沟差!家乡有这么好的资源,旅游和经济都大有潜力可挖!”在龙潭瀑布,蒋开儒高兴地留影纪念,并禁不住捧了几捧清冽的山泉来喝,喝完以后,连声赞叹:“家乡的水真甜哪!”

下午蒋开儒一行登上了海拔2141.5米的华南之巅——猫儿山顶峰。他一上去,就象一个小伙子似地兴高采烈,马上用手机给远方的亲人和全国文艺界的朋友打电话。他拉长了嗓门,大声地对他们说:“我现在在我的家乡——兴安的猫儿山——是华南最高峰——海拔2141.5米——这里有佛光——是福气的象征——我通过电话把福气带给你!……”话语间透露出他那无限喜悦的心情和对家乡深厚的感情。当时正好有广西大学师生组成的一个旅行团也在山顶,当师生们知道他就是《春天的故事》和《走进新时代》两首歌的词作者后,立即邀请他合影留念,并请他签名,师生们自发地唱起了《春天的故事》。——这就是蒋开儒,凭着他那优美的歌词,走到哪里都能找到知音 。

 

10月5日,蒋开儒夫妇回到了他的出生地——高尚镇堡里村,在村头,受到了当地政府和村委干部乡亲们的夹道欢迎。邻居邀请他们夫妇到家里小坐,土话、油茶、欢声、笑语 ,体现出浓浓的乡情,勾起了蒋先生对童年的美好回忆……。当邻居蒋天青端出热腾腾的油茶给大家喝时,蒋开儒先生说:“我小时候就是喝油茶长大的。”他喝完一碗再要一碗,并连声称赞:“好喝,好喝!”喝罢油茶,小叙乡情之后,蒋开儒夫妇由邻居陪同,上山到其父母合葬的坟前,烧了香,深深地鞠了三个躬,寄托了深深的怀念和哀思……

10月6日,兴安县委二楼会议厅里坐无虚席,来自全县各单位的文艺工作者和爱好者、县城及周边学校的教师、机关干部、离退休人员共300人,聚集一堂,参加县委宣传部、县文联主办的“蒋开儒先生专题报告会”,静静地听蒋开儒先生做报告。蒋先生的传奇人生经历和创作道路深深地打动了听众的心,他声情并茂的精彩演讲更是征服了在场的所有听众。在他讲话期间,整个会议大厅内鸦雀无声,在他42分钟的演讲当中自发地响起十多次热烈的掌声。

蒋开儒先生 说:“灵渠是秦始皇留下的两 大建筑之一,与长城南北相呼应,都是中华民族智慧的结晶。我们要告诉所有的人,北边有个长城,南边还有个灵渠。长城象一个魁梧、刚健的男子汉,灵渠则是一个美丽、温柔的少女。”、“长城以雄伟、阳刚著称于世,灵渠则以秀丽、阴柔见长。人们登长城是步步登高,游灵渠是源远流长”。对于兴安旅游的两张王牌灵渠和乐满地,蒋开儒先生也有独到的见解:“乐满地是现代的、冒险的、动感的,灵渠则是传统的、温柔的、宁静的。兴安这两 张王牌都要打好,让它相得益彰。”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