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魅力兴安 > 兴安板路 >

六月六的滋味

广西日报 2015-06-04 15:43:21  浏览:

蒋忠民

当夏天的感觉渐浓起来,不觉就是农历的六月初六了。

芒种过,芒鸟飞。这种在我们老家一带最小的鸟儿,成群结队,在一天天黄熟起来的麦地里撒欢。老家有句俗话:“前头赶走芒头鸟,后头舍了老鸡婆”,两 相比较可见芒鸟之微小。芒鸟撒欢意味着六月六的到来,六月六的到来也就意味着散发着成熟气息的小麦开镰收割。那时候,地处都庞岭下狭长地带的故乡,俨然一 幅色彩分明的泼墨大画,黛青色的山峰,山峰边缘深绿色的松林,松林边就是金黄一片的麦地,麦地旁边就是稻谷沉甸甸地勾头的青黄间杂的水田,水田旁边一道墨 绿色的鬼柳守护着河堤,河堤外就是那条纵贯都庞岭下狭长地带的河流,在阳光下跳跃着万点金光,斑斓七彩,格外美丽。故乡的麦地,固然比不上北方麦田的宽广 壮阔,但是人走其中,一块接一块的土地全部散发着麦香,不自不觉就会沉醉其中。

开镰割麦,全村男女老少出动,镰刀拉割着干脆麦秆的刷刷声,芒头鸟被惊动乱飞的扑簌声,邻里之间彼此的问候声以及大人对胡乱在麦地里窜的调皮小孩的呵斥声,交织演奏出着“农家少闲月,五月人倍忙”的欢快乐曲。

割下来的小麦打成捆挑回到自家的场院,趁着上好的阳光,打场,簸筛,风扬,一粒粒圆滚滚的麦粒就在打麦场上越堆越高,堆成黄褐色的小山。祖父站在麦 粒堆边,随手捞起一小把麦粒,就着阳光仔细地察看,阳光洒在他古铜色的脸上,脸上抑制不住笑容。好年成,好麦粒。他将一颗麦粒丢进嘴巴,嘎巴嘎巴嚼得格外 香。我和我的小伙伴忍不住,七手八脚跑到麦粒堆边,也想学祖父的样子,却遭到大人的呵斥,只好委屈地跑到打麦场边的小堰沟里打水仗。

这委屈,到晚上面对碗里清香扑鼻的麦香粑粑时,全部烟消云散。故乡的麦香粑粑,可以说是关于六月六的所有滋味里,最让人馋涎欲滴的。将 刚打出来的新鲜小麦泡上清水,用石磨磨成浆,在大铁锅里放上隔水的竹编,竹编上铺着新鲜的荷叶或者玉米叶,当然也有铺竹叶的,用勺子将麦浆一勺一勺地舀 起,均匀地倒在上面。盖上锅盖,大火猛蒸。不多一会,整个屋里弥漫着扑鼻的麦香,让几乎一个春天没能吃上几顿纯纯的大米饭的我们,守在蒸着麦香粑粑的大铁 锅边不离不弃,任凭大人软硬兼施,揪耳朵、抽竹条还是许诺这样那样,就是眼巴巴地守着,口水将火塘里的柴灰打湿了也不知道。终于,锅盖掀开了,热气腾腾 地,小手止不住就往锅里伸,得到的是大人的一巴掌。新蒸的麦香粑粑,第一个,得用干净的碗盛了,双手恭敬地端到神龛上,供祖宗,感谢祖宗庇佑,风调雨顺年 成好,儿孙后代能吃上清香的麦香粑粑。

终于轮到我们啦。顾不得烫嘴,狠劲咬下去,好烫哦,新鲜的麦香随着舌头的裹动,那份清新那份香味那份甘甜那份包含着太多太多成分的滋味立刻满嘴都 是。那一刻,即便你用金山银山也不能换走手里端着的那一碗麦香粑粑。新麦上场,家家户户弥漫麦香,新鲜的麦香粑粑摆开了故乡小山村的饕餮盛宴。